王瑞杰坐酷航去南京出差,一上飞机就工作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王瑞杰搭酷航
我国财政部长王瑞杰昨天搭乘酷航航班从新加坡飞往南京。(同机乘客提供)

部长多休息!

新加坡部长真是很拼。

财长王瑞杰昨天搭乘廉价航空酷航直飞南京,开始九天的“中国行”。这也是部长过去一年里第三次访华。一名与部长同机的乘客在前线拍到第一手画面,还近身观察了部长的一举一动。

根据这位同机乘客昨晚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信息:部长一登机后就开始工作,批改文件。阳光照射进机舱太刺眼,部长还是没有放下工作,他右手一直举着西装外套挡住窗户的强光,左手继续翻看文件。

20180601 HSK scoot.jpg
王瑞杰部长昨早坐酷航商务舱飞往南京,上机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当阳光太刺眼时,他右手举着西装外套挡住窗户的强光,左手继续翻看文件。坐在部长身旁的应该是财政部官员。(同机乘客提供)

红蚂蚁联络上这名同机乘客。他向红蚂蚁透露,部长坐的是酷航商务舱,上机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中间有休息。坐在部长身旁的应该是财政部官员,看来是在协助部长工作。网上信息显示,部长昨天搭乘的航班机型是波音787-900,根据王部长用右手拿西装遮太阳的方向判断,他和财长部官员是坐在客机前面头五排的右侧(座位H / K 的那一侧)。

Scoot seating.jpg
互联网截图

红蚂蚁看了同机乘客在微信朋友圈上传的照片后,第一反应是:“部长太拼了,一定要多保重身体啊!” 王部长2016年生了一场大病,目前已经痊愈,还生龙活虎地做了好几次公开演讲,包括财政预算和国会辩论等等,但人体不是铁打的,一定要多休息。

据《联合早报》报道,王部长从昨天起至6月8日访问南京、上海和北京,今天一早应《联合早报》邀请,参加在中新南京生态科技岛举行的“2018中新人工智能高峰论坛”。王部长也是新加坡——江苏合作理事会联合主席。

部长在论坛上致辞时说,在人工智能的研发方面,新加坡和中国的研究人员和企业有很多合作机会,两国也可以在开发第三方市场方面进行合作。他还说,新中两国领导人频繁的访问和交流反映了两国深厚的友谊,以及在许多合作领域有共同利益,其中一个领域就是鼓励创新并采用科技改善人们生活,这也是他参加此次论坛的主要原因。

南京AI论坛
今早在中新南京生态科技岛举行的“2018中新人工智能高峰论坛”。论坛由南京市政府、新加坡企业发展局等主办,获得新加坡全球创新联盟(GIA)的支持,《联合早报》是联合主办单位,并由新加坡南京生态科技岛管委会和生态岛开发公司承办。(顾功垒摄)

部长风尘仆仆就是为了应邀赶上AI论坛,但身为新加坡财长、下一任总理接班人“领跑者”级别的人选,王瑞杰为何会选搭廉价航空而不是较尊贵的新航呢?这是不是也太寒酸了?

红蚂蚁上网用谷歌查了一查,原来啊,新加坡直飞南京也就只有酷航。如果选搭新加坡航空,就得经厦门或香港转机,选搭国泰、南航或厦航也都得转机。所以,管钱的财爷搭廉价航空,相信更多是为了节省时间。连坐上直达航班都要忙着干活了,哪还有时间去转机啊?

spore-nanjing flight.jpg
(互联网截图)

新加坡部长还真是务实的。红蚂蚁在网上查询后发现,财爷搭廉航飞南京,可以省下四个小时的飞行时间。酷航每天就一个航班TR180从新加坡飞南京。部长昨早搭乘的航班是早上11:03起飞,下午3:47分抵达南京,全程只飞了4小时44分,如果选搭转机航班,至少要飞约八个小时。

酷航官网显示,从新加坡飞南京的的酷航商务舱机票,单程约500新元,比普通航班的机票便宜约100元。以国泰航空为例,从新加坡飞南京的单程票价,最便宜也要约600新元,但加上等候转机时间,整个行程得花上11小时又45分钟,时间成本非常高。

这其实不是新加坡部长第一次出差搭廉价航空。

20141605_ln_shan-01.jpg
(互联网)

2014年,当时担任外交部长兼律政部长的尚穆根在缅甸开完亚细安十国外长会议后,就是乘搭廉价航空虎航回国的。据《联合晚报》报道,尚穆根在机上还和领班空姐雪莉合照,照片挂上网之后,十几个小时之内就有3600多个网民点赞。当时,有网民还惊叹道:“哇,部长也坐廉航!就跟我们普通人一样,好务实。赞!”

这一次财爷飞廉航,网民会不会也猛点赞呢?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