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刚庆祝建国54年,却依然有老人连一张床褥都没钱买

更新:
2019年08月13日 18:12
一条毛巾就是床褥
义工们送床褥时进入其中一户老人家里,发现老太太天天睡的床褥,就是一张薄薄的毛巾被。(Lee Siew Yian面簿)

家徒四壁。

国庆长周末,大伙儿在吃喝玩乐外出游玩普天同庆的当儿,面簿上两张照片外加一段叙事短文,却让无数网民内心揪痛了一下,长周末的高涨情绪似乎也浇灭了不少。

就是下面两张照片:

20190813-two images.jpg
(Lee Siew Yian面簿)

单看照片,红蚂蚁原本以为又有人拍到组屋走廊外有苦命的人睡在那里。

不过看完短文后发现苦命是真,但照片里拍的却不是组屋走廊,而是组屋单位内的情景。

面簿短文这么写道。

8月8日傍晚在明地迷亚路“敲敲门”的过程中上了一堂人生课。

敲了敲门。

一名年迈老太太(Aunty)打开了门。

:“Aunty,你需要床褥吗?”

Aunty:“你要免费送给我吗?”

:“是的。我可以进来看看可以放在哪里吗?”(这其实是我们评估这些家庭需求的做法)

我走进组屋单位里,放眼望去根本没有一张床褥。整个地板是空的。

:“Aunty,你们晚上睡哪里?”

Aunty:“我睡在这张薄薄的床褥,我的老公睡在椅子上。”

:(内心淌着泪)我们可以送给你新的床褥,是单人尺寸的。你想到多少张?(问了个笨问题)

Aunty:一张吧。

:……
 
拿出笔和纸,我填写上“两张”。

我们每天都遇见各种各样的人。有好人、坏人、感恩的、贪心的。我们不能期望每个人都在我们帮助他们时,也对我们好、感恩或赞扬我们。我们在行善时应该不求任何回报。我们不应该因为某些“坏心或贪心”的人而感到失望泄气,就不再继续行善。

我们力所能及,在能力范围内尽力而为。我们发自内心付出,为我们还可以帮助他人而感恩。

感谢那些受惠者给我们上了一课,让我们感到自己发挥了用处,也让我们体验到助人为快乐之本。

加入“让希望活下去”(Keeping Hope Alive)当义工吧。他们每个星期天上午7点半都有活动。想了解更多详情可以上他们的面簿页面查询。

这则帖文4天内被转发了近700次,超过1300人点赞,以及点了爱心和哭泣符号。有网民在帖文下留言说:

“我们不需要穿上名家设计的上衣出席国庆庆典。我们也不需要百万年薪。我们不需要大气的星耀樟宜项目,或者装饰豪华的电梯和大堂。我们只需要让普通人能够简单可持续的生活下去。”

20190813-CherylMichelle(designer clothes).png

也有网民留言说,如果这对老夫妇缺钱需要工作,她想聘请其中一人到她位于邵氏大厦的农场工作。一星期一天,一天100元。每个月还能供应新鲜的海鲜和蔬果给他们。

20190813-ShannonLim (job).png

新加坡其实不缺清醒的人和好心人。

红蚂蚁看了上述帖文后,内心也是一阵钝痛。在建国54年后已经如此富足的新加坡,竟然在一些容易被遗忘的角落里,还藏着一些家徒四壁的人。这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三餐温饱可能都成问题的国人,往往也是最谦卑最不贪心的人。

年迈的老太太明明家里一张床褥都没有,明明家中有她和老公两人,却在义工们问她想要几张床褥时只开口要了一张,没有理所当然地索求两张,反而更让人敬佩与心疼。

撰写上述帖文的李秀燕(译音,Lee Siew Yian, 44岁)也在自己的面簿上另外描述了免费分发床褥和枕头的具体过程。

“让希望活下去”慈善团体前个星期天8月4日在明地迷亚低收入组屋区,一共分派了54张床褥、150个枕头,以及一些二手家具和必需品。

该团体的义工们也临时摆摊,筹划了“希望市场”,让有需要的居民下楼来自己领取餐具、衣物、书本、鞋子和梳洗用品等等。当天他们也帮着清理了两座组屋内的6个单位。汗流浃背换来的是行善后深深的满足感。

从视频中可看出,该团体所捐赠的床褥都是质量非常好,厚度也够的那种。枕头也是质量不错的。

这个由民间发起,非正式注册的慈善团体“让希望活下去”的发起人,就是眉间有一颗俗称“观音痣”的潘迎芬(Fion Phua,49岁)。

20190813-Fion Phua.jpg
(潘迎芬面簿)

30多年来,潘迎芬每个星期天都会带领义工团全岛走透透,到一房式和二房式组屋区帮助居民们清理房子,派粥送食物或者赠送必需品。一个地点一年会轮到两三次,以免他们成为社会安全网所遗漏的一群。

这让红蚂蚁想起刚出道采访社会新闻时,有一回去了红山一带的一房式租赁组屋采访。那是红蚂蚁第一次意识到,“家徒四壁”这个成语也适用于新加坡。

受访者一家五口就住在一间空荡荡的组屋单位里,该有的床和沙发等家具一概没有,一家人席地而睡。厨房内也是空荡荡的。最惨的是,丈夫残疾、妻子智障,孩子们也患有疾病,感觉人生最悲惨的事都发生在一家人身上。那次采访完毕后,红蚂蚁躲起来哭了好一会儿,内心才好受一些。

这也让红蚂蚁想起一则寓言故事。

一名乞丐饿得趴在路边行乞,一名流浪妇女经过,往罐子里投进了4元。紧接着,一名富翁也往罐子里投入100元,让乞丐受宠若惊。不幸的是,富翁和流浪妇女下一秒都遭遇车祸,死后来到审判厅。富翁最终被拒进入天堂,流浪妇女却得以顺利“升天”。

富翁极为不服,举了自己死前慷慨捐出100元的善行为例,认为自己比流浪妇女更应该进入天堂。

在旁的天使看了富翁一眼说:“你确实捐出了100元,但你的银行里有几个亿,这100元只不过是零花钱。流浪妇女虽然捐了4元,但这是她当天辛苦乞讨回来的总额,捐出去后身上再也没有一分钱。她将自己的全部身家给了另一名更需要的人。你认为谁更该进入天堂?”

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大家好好思考思考。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