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没有四季 却有胜似樱花的灿烂花季

更新:
2018年09月14日 13:51
Tabebuia Rosea at Robertson Quay
罗拔申码头(Robertson Quay)犹如《桃花源记》所描述: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国家公园局面簿)

花园城市原来这么美。

持续下了一星期狂风暴雨后,新加坡有不少人用手机拍到了美轮美奂的“樱花”盛开画面,有艳粉红的、淡粉色、紫粉色还有白色的,花团锦簇美不胜收。红蚂蚁真没骗你,有图为证,看看下面这组照片是不是很漂亮,酷似樱花?

Tabebuia-Sakura.jpg
新加坡的中央快速公路(CTE)上出现一条罕见的“樱花带”。(NParks国家公园局面簿)
Nparks FB01.jpg
中央快速公路。​​​​​(国家公园局面簿)
MRT amongst Tabebuia - ST.jpg
地铁轨道两旁。(海峡时报)
ST-02.jpg
东部勿洛私宅区。(海峡时报)
ZB-01.JPG
新加坡河畔。(联合早报)
NParks-Robertson Quay.jpg
罗拔申码头。(国家公园局面簿)
Nparks-FB03.jpg
组屋区邻里。(国家公园局面簿)
Xinhua-01.jpg
组屋区。(新华社)

这些粉色系看似樱花又胜似樱花的花卉,就是俗称为“喇叭花树”(Trumpet Tree)的风铃木(学名Tabebuia Rosea)。

真正的樱花其实长这个样子:

cherry blossom Japan (Yap SC).jpg
日本京都的樱花。(叶孝忠摄)
sakura-yap sc.jpg
日本京都的樱花。(叶孝忠摄)

新加坡在全球被誉为“花园城市”,自然与花有缘。这个国际美誉不是凭空而来,新加坡的第一个世界文化遗产是植物园也绝非偶然。

风铃木的花朵呈喇叭状,花瓣长约5至8公分,比樱花大多了,颜色有白色、粉色及紫红等,一年有两次花季,介于每年4月至8月旱季的前后,不过花期短暂,一般盛开数日后便会凋谢。

NParks-FB05.jpg
粉色风铃木。(国家公园局面簿)
NParks-FB06.jpg
淡粉色风铃木。(国家公园局面簿)
Xinhua - Tabebuia close up.jpg
(新华社)
ZB-tabebuia.jpg
(联合早报)

起风时,娇弱的花瓣就会像樱花那样随风起舞,飘扬在空中犹如花瓣雨。

Wei zhong - chua chu kang 蔡厝港公园连道.jpg
西部蔡厝港公园连道的风铃木。(温伟中摄)

下雨时,满开的风铃木经雨水洗礼,更显娇艳欲滴。被暴雨击落在地上时,满满覆盖了一地,用花瓣编织出一张花毯,作为它们在生命结束前为自己所铺的一条最美天堂路,也留给世人一抹最动人的残缺美。

Xinhua - river.jpg
(新华社)
ST-03-Tabebuia carpet.jpg
(海峡时报)
NParks-FB07.jpg
(国家公园局面簿)

风铃木原产地为南美洲,树身介于18米至30米。国家公园局在规划新加坡园林景观时,经常将这些树干笔直树冠大小适中的花树种在公园及马路两旁,甚至是高速公路的分界堤地带。在不开花的季节里,风铃木就和岛上其他常青绿植一样,绿得非常不起眼。

然而,花期一至,全岛各处的风铃木就像是一早就相约好似的,画了个最精致的妆,各自静悄悄地绽放静谧美。

等到知花人在乘搭地铁时、开车时、逛公园时,甚至是走在路上时,不期然抬头或低头,那抹专属于风铃木的成片灿烂艳色,就突然闯入搭客、司机、路人和公众的眼眸与心房,让人震撼得久久无法移开视线,仿佛风铃木这一生的普通,就为了这一刻的精彩。

国家公园局本月10日在面簿上传了多张出现在新加坡河两岸、后港、锡安路、布莱德路、中央快速公路摩绵路出口附近的风铃木照片,让网民在惊艳之余禁不住赞到:真漂亮。这一刻也终于理解到新加坡作为一个“花园城市”的真正意义。

“花园城市”的概念,是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在新加坡建国初期倡议的,目的是将城市建造在花园里,让“人人都能享受绿意”。就连本地立交桥之间在建造时总会留一条1.5米宽的“缝”,也是李光耀在上世纪80年代,为确保阳光能充分照射到立交桥底,让花草顺利生长而想出来的特别措施。

当年的那份苦心,如今在景色壮观的花季中结出了硕果。

weizhong.jpg
(温伟中摄)

喜悦可以很简单,幸福也可以来得很悄然。

地处赤道的新加坡虽然没有四季,却有着热带岛国独有的靓丽花姿。

如果你也是爱花人,不妨选择3月份或9月份到访新加坡,也许你也能邂逅一场风铃木的靓丽,然后回去跟亲朋好友分享:“感恩有幸在新加坡遇见了胜似樱花的身影。”

你会觉得感恩就对了,因为风铃木本身的花语就是:

“感恩与感谢”。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