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间谍?王炳忠涉共谍案被起诉 问神纸条成铁证

更新:
2018年06月18日 16:51
王炳忠涉共谍案
新党青年军王炳忠。(互联网)

段数为零。

台北地检署在6月13日宣布,新党青年军涉间谍组织一案侦结,检方表示新党王炳忠、林明正、侯汉廷等人涉嫌被“陆生共谍”周泓旭吸收,并接受中共当局资助在台湾发展间谍组织。检方也公开间谍组织架构、收取运用资金流程、报帐资料等证物,并以国安法起诉王炳忠、林明正、侯汉廷及王炳忠父亲王进步。

对此,中国大陆国台办指责民进党当局“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压主张统一的人”、“这样丧心病狂的行为,必遭两岸同胞的一致反对和谴责”。当事人王炳忠也对公然呛声“有种公开审判”、“让社会大众评断检调编织的故事是否禁得起质疑”。

所以,王炳忠与他的快乐伙伴们真是被冤枉了吗?很遗憾,就目前看来,想赖都赖不掉。

王炳忠秘书转污点证人

案情关键突破点,在于王炳忠的秘书转为污点证人,秘书主动供出案情以及组织帐册,令检方得以掌握王炳忠的金流。检方也破获为王炳忠洗钱的同泰公司,并将表面上买卖精品、私底下做地下汇兑勾当的同泰公司以违反银行法起诉。

最搞笑的是,我们的炳忠哥不但被自己人卖了,连自己拜的神都出来补他尾刀。

求神问卜留纸条

王炳忠及父亲王进步,在新北市板桥区设立“南鲲鯓代天府板桥玉旨代天堂”,供奉神明“王爷”(华人民俗信仰中的神祇,有点类似新加坡的大伯公)。

检方起出王炳忠父子请示“王爷”的纸条,内容明确记载“目前弟子主要运用唐山政府支助弟子的资源,培养弟子的宣传部队”、”弟子目前在厦门,和上海赵O(上海市对外联络办公室官员)见面谈到成立公司构想”、“弟子目前在厦门,与赵O在房裡密会......国台办政党局局长王O文和他说,觉得弟子与林明正、侯汉廷的团队工作太分散了,这样下去未来不确定是否再支持弟子”。

temple.jpg
王炳忠父子在新北市板桥区设立“南鲲鯓代天府板桥玉旨代天堂”供奉神明“王爷”。(互联网)
wang's father.jpg
据台湾媒体报道,王进步是板桥玉旨代天堂负责人。(互联网)

炳忠应该不用太担心国台办是否会支持啦,人家可是检方刚宣布起诉就跳出来帮你讲话了呢。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吧,都白纸黑字把自己的烦恼写出来了,这样还讲自己是被民进党迫害的,谁相信啊?很明显就是拿了中共的钱办事啊,连自家的神都看不下去不想保佑啊!

我们平常可能看多了好莱坞电影,一提到间谍,便会主动联想起黑寡妇(Black Widow)或杰森包恩(Jason Bourne)的形象。但炳忠父子档不像那些精明干练的间谍,反倒像海绵宝宝和派大星(SpongeBob SquarePants & Patrick Star)。拿了中共的巨款,没干出什么成绩也就算了,还把自己做坏事的证据当日记一样到处放送。中共居然将颠覆台湾的重责大任交给这种家伙手上,还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炳忠哥太差劲反倒救了自己

某种程度上,炳忠哥很废这一点,可能反倒救了自己。正因为没干出什么事业,虽然收了钱从事间谍任务,但总归也不算大罪,最后可能被关个一两年就会被放出来了。基于事证充足,法官不大可能会采信王炳忠的说词,这个牢饭恐怕是吃定了。这样一来,刑期长度的关键可能就取决于犯后态度了。像炳忠哥的秘书那样全盘合作,便能用污点证人的身分全身而退。至于炳忠自己呢?

对法院呛声、把自己营造成政治迫害的牺牲者,可能自觉是为了祖国统一大业牺牲的烈士吧?但在大多数人眼中,他就是海绵宝宝啊。他想住在深牢的大凤梨里,是没什么人会同情的。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