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人把新加坡拍成80年代feel,新加坡人镜头中的朝鲜是这样的

更新:
2018年06月20日 20:09
第21届平壤春季国际商品展现场
潘君瀚所拍摄的第21届平壤春季国际商品展现场。(DPRK 360面簿)

也就差几十年而已。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上周来新加坡参加特金会,随行的朝鲜官方摄影师记录了“伟大领袖”的访问全程,却把新加坡拍成了上世纪80年代的感觉

朝鲜人镜头下的新加坡充满了怀旧风情,那么新加坡人拍到的朝鲜又是怎样的呢?

本地摄影师潘君瀚(Aram Pan,42岁)获得朝鲜当局准许,自2013年起17次访问朝鲜,走南闯北,从乡村到城市,拍摄到朝鲜不为外人所熟知的另一面。期间,他也设立了网站DPRK360.com,免费与全球读者分享他在朝鲜的所见所闻。

就在上月,潘君瀚又去到朝鲜,用他的镜头,同步记录了一个神秘而又普通的国度。

先来看看大气的朝鲜。从5月26日傍晚延时(time lapse)拍摄至5月27日早晨的首都平壤大同江畔景色。与世界其他大都市无异,夜幕中的平壤灯火通明,远处清楚可见当地最显眼的地标性建筑——柳京饭店。这样的朝鲜,分明是走在21世纪的最前列嘛。

白天的平壤。

金正恩上任后的政绩之一——黎明大街。这个新区的住宅楼专供教育和科技工作者居住。从动土到完工,花了不到10个月,官方称体现了“平壤速度”,但真正的施工质量,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再来看看朝鲜的日常。第21届平壤春季国际商品展上月21日至25日在平壤市内的三大革命展览馆举行。这是朝鲜规模最大的国际性展会,每年举办两次。中国媒体引述主办方称,有来自朝鲜、中国、伊朗、蒙古、越南、叙利亚等15个国家的260多个企业参展,展出了电子、金属、机械、农业、轻工业、食品等产品。

看来参展的,不少是朝鲜的社会主义“好兄弟”。除了外国企业寻找商机,还有朝鲜民众前来“淘宝”。以下是潘君瀚拍到的现场情况。

在乡村工作生活少不了它们。

民众围观“全自动营养养生机”等从中国进口的小家电。

年代感渐渐体现(尽管红蚂蚁一个字也看不懂)。

展会上的智能穿戴设备。

不是韩国,也不是中国,这是朝鲜。

在潘君瀚看来,朝鲜正在改变。他在2013年第一次访问时,朝鲜的广告仍在室内慎重地展示,“而到了2018年的现在,已经有了户外LED影像屏幕,向朝鲜这个不断扩大的消费市场,投放最新的手机广告。”

朝鲜国产品牌阿里郎双摄像头手机,入门级型号售价约几十元,高端型号售价超过400美元,或许只有权贵才买得起。

“2017年朝鲜手机用户超过400万。平壤人口大约300万,平均每5位平壤市民中,约有1人是手机用户。朝鲜全国人口大约是2500万人。”

也就是说,朝鲜的手机渗透率仅为16%。作为对比,根据官方数据,截至2017年10月,我国的手机渗透率高达148.8%。朝鲜一旦开放,经济增长可期啊。

看完了景,再来看看人。

平壤的女学生,当然了,整齐地在左胸前佩戴朝鲜第一、二代最高领导人金日成和金正日的胸章。

朝鲜男女。似乎有种把我们带回1980年代的错觉。

合法的路边小贩与不戴胸章的朝鲜人。

朝鲜妈妈俯身给孩子绑鞋带。国籍纵有不同,天下妈妈爱孩子的心是一样的。

看够了繁华的首都,让我们转向更加神秘的朝鲜乡村。

穿着连体泳衣在东部重要港口城市元山市的海滩玩耍的女生。不用多想,没有穿比基尼的。

镜头转到元山市的市区。元山市设有朝鲜人民军的海军及空军基地,同时也是导弹发射地。

朝鲜南部黄海北道延山郡的农田与住房。

同样在黃海北道的乡村温室。乍看之下,和平日韩国综艺节目里看到的韩国乡村没有很大的不同。

但从插秧的农民装束看到,三八线南北的生活水平还是有差距。

乡民赶集。

从南部的平壤到朝鲜半岛最北端的咸镜北道稳城郡,潘君瀚镜头下的村庄,与中国吉林省仅仅一江之隔。

人在朝鲜,擅长360度摄像的潘君瀚也在旅馆房间全方位完整记录了朝鲜中央电视台在14日播出的特金会纪录片。

站在平壤,远眺远处的柳京饭店,听着朝鲜国宝级播报员李春姬激情滂湃的旁白和很有1980年代感觉的音乐,目睹电视荧屏上那熟悉又陌生的新加坡,这种时空错置的体验,是相当特别的。

而又是看过了平壤以外的朝鲜,或许才能理解,为何在朝鲜的宣传机器镜头中,新加坡被拍成了1980年代的氛围。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