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交通部长不好当 一上任就忙着“灭火”还得频频“挡子弹”

更新:
2024年07月09日 16:41
巴士站
(陆交局提供)

好高的曝光率

紧跟新闻的你,是不是觉得上面这张图似曾相识?

对了,又是另一个把柱子盖在前方,挡住乘客视线的巴士站上了新闻。

这个巴士站坐落在百汇广场(Parkway Parade)对面,本月初,就有网民在网络论坛上吐槽其设计,除了柱子阻碍视线,同一个巴士站还有两个上下车处,让乘客感到混淆,不知道要在哪里候车。

也有网民一语中的:

“这让我想起榜鹅那座巴士站。”

截图
(Reddit网络论坛截图)

“榜鹅那座巴士站”,指的大概就是榜鹅地铁站外的巴士站,2022年9月就有公众投诉,巴士站前有一排柱子,阻碍乘客视线。

就连李显龙资政的夫人何晶当时也看不过眼,通过脸书贴文狠批了当局

找回当时的照片来看,这两个巴士站还真有点相似呢。

榜鹅巴士站
摄于2022年9月的榜鹅地铁站巴士站。(新明日报)

交通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徐芳达的动作也算快了,他于7月6日在脸书贴文(大概是听到风声后迅速厘清事实?),表示已知晓百汇广场对面的巴士站设计对乘客不友好。

他也在贴文中对陆路交通管理局(简称陆交局)的解释表示理解,并指出已经指示陆交局探讨解决方案,例如安装录影摄镜头,让乘客看得到哪些巴士即将到站。

榜鹅地铁站外和百汇广场对面的巴士站为什么都把柱子建在前方,陆交局给出的解释都提到巴士站后面的排水管。

姑且不论这是否代表陆交局没有以榜鹅地铁站外的巴士站作为前车之鉴,让红蚂蚁困惑的是:

怎么又是徐芳达出来灭火?

徐芳达
徐芳达在今年5月,也在国会上回答了议员针对第二代电子公路收费系统(ERP 2.0)第二代智能行车器(OBU)的问题。(国会直播视频截图)

徐芳达今年1月18日才正式升任交通部长,在这半年里,他的曝光率一点也不低。

就以1月的新易通(SimplyGo)风波来说,当时,交通部1月初宣布,所有成人车资将从过渡6月1日起到新易通账户式系统,还未提升的成人易通卡(EZ-Link)和 NETS万捷通卡(FlashPay)届时将不能再用来支付公共交通车资。

但新易通最为人诟病的一点,就是上下车时看不到车资和卡内余额,却始终没有解决,引发了不小的民怨。

结果,徐芳达“扶正”才四天,就得先通过脸书代当局向公众道歉,再宣布暂停全面过渡到新易通的计划。

新易通
新易通服务因为无法在地铁站闸门显示车资和卡内余额,引起不少公众不满。(联合早报)

但这似乎不足以平息公众的怨气,徐芳达于是又在1月26日接受媒体访问,再做一番解释,并在2月5日的国会中回答了议员对新易通的提问。

奇怪的是,不管是新易通、ERP还是巴士站,怎么不见陆交局高层面对媒体?

时任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兼国防部第二部长王乙康在2018年1月,公共部门(治理)法案进行二读时指出了政府部门和法定机构的关系:

政府部门由部长领导,负责制定政策方向;法定机构则负责落实政策,以实现政策目标。

红蚂蚁不是公共行政方面的专家,但政策若在落实的阶段出了问题,由法定机构先出面解释,应该不为过吧?

举个近年的例子,2018年本地艺人冯伟衷军训伤重不治,也是先由新加坡武装部队三军总长和陆军总长等人先召开记者会,后来才由国防部长黄永宏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

政府领导要如何回应媒体乃至公众的疑问,当然可以因事制宜,上级要替下属“挡子弹”也无可厚非,但这种作风是否该有个限度,可值得商榷一番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