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阿兹敏性爱片引马国政坛震荡 是谁要搞垮公正党?

更新:
2019年06月13日 22:42
原产业副副部长高级机要秘书哈兹阿兹坚(右)今早再爆料称,他与马国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左)从3年前到现在,共发生4次性关系。
原产业副副部长高级机要秘书哈兹阿兹坚(右)今早再爆料称,他与马国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左)从3年前到现在,共发生4次性关系。(张丽萍制图)

每个都是戏精啊。

“疑似阿兹敏”的男男性爱视频事件闹了两天,有马国网民抛金句说:“马国政坛这二三十年,其实就是一朵朵菊花的血泪史”。

总结得十分传神。

最好玩的是,进入高科技时代之后,菊花朵朵开,已难分哪朵真哪朵假。

反正,幕后黑手的目标很明确——整垮阿兹敏。影片一波波陆续有来,有小男生连环爆料、有弟妹落井下石,很有节奏地推进。如果是要搞臭阿兹敏,那不用多想,获益方就是在公正党内与阿兹敏派系不和的安华派系。但如果幕后操盘手有一个更大的目标——整垮公正党,获益的又是谁?是哪一位大内高手有能力操控这么一大盘棋?

性爱视频与老马交棒安华有关?马媒:希盟高层要老马下月启动交接程序

20190613 azminmahathiranwar.jpg
好乱的关系。马哈迪(中)用阿兹敏(左)来牵制安华(右)?(红蚂蚁档案制图)

连日来的性爱丑闻高潮连连相信与敏感的首相“传位”一事有关。按照协议,马哈迪先任首相,两年或三年后交棒给公正党主席安华,但这个交接是否会兑现没人说得准。

马国《星报》一篇分析文章就指出,希盟核心圈子有传闻称,按计划,首相交棒的议程要在开斋节当月之后,也就是7月初之后推动。好些希盟领导人认为,必须定下马哈迪交棒给安华的明确日期,担心交棒日期太模糊会影响投资者信心。对于老马最终会不会交棒给安华,一些领导人甚至没有信心。

《星报》引述消息人士说,按计划要在开斋节过后,要求老马给出一个明确的交棒日期;另有消息人士说,希盟领导层希望老马8月就宣布安华重返内阁。如果一切顺利,安华今年底将取代旺阿兹莎出任副首相,2020年底从老马手中接棒。报道说,希盟领导人不是要逼马哈迪,而是希望见到一个更明确的交棒计划。

众所周知,安华虽然是内定未来首相,但阿兹敏是老马提拔的人选。老马最近委任阿兹敏派系的前公正党员拉蒂法当反贪会主席引起舆论哗然,因为这又被视为是牵制安华的一步棋。 

领导层交接明争暗斗,又杀出疑似阿兹敏的性爱视频和贪污指控。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回到原本命题:谁要搞垮阿兹敏和公正党?以下四个答案,你选哪一个?

A)马哈迪 

B)安华派系 

C)巫统

D)上述全非

A) 马哈迪再玩“男男”烂招

20190613 mahathir AFP.jpg
93岁老马说:“有一天,你可能会看到我的(性爱)视频流出来。”(法新社)

老马说:
这是有政治意图人士制造出来的一起政治丑闻,并认为这是当前科技移花接木可做到的事。他说,若是够聪明,就可以制作出任何短片,还拿自己开玩笑说:

“有一天,你可能会看到我的照片流出来”。(应该是笑话,但很抱歉笑不出......)

这位93岁老人还说:“这是肮脏的手段。如果无法打败对手,也不应这么做” 。话中话噢,是谁和阿兹敏竞争?老马是说给什么人听的?

可能是马:

希盟是执政联盟,老马是一国之首相,但他所领导的政党土团党在执政联盟里头并非大党,排在公正党和民行党之后,只能当老三。如果要当老大,或者希盟最大的马来政党,就要整一整公正党。

招揽巫统议员跳槽加入土团党被视为是老马制衡公正党以及扩大土团党议席的最快方式。单靠这一招,土团党从去年509马国大选到今年3月间的议席已从15席至20多席。

借打击阿兹敏引发公正党内部进一步分裂,最终达至整垮公正党并收编其党员的目的,最大赢家毫无疑问是土团党和马哈迪。特别是,如果老马不愿被希盟各成员党领导人所“挟持”,抗拒在下个月初给出一个明确的交棒日子,这个时候搞点事让公正党内部乱作一团,老马就有更多拖延和喘息空间。

20190613 DR M and son.jpg
马哈迪与儿子慕克力(右)。(南洋网)

面对交棒压力的老马也必须在掌权期间完成部署,确保土团党不会他离开后被其他政党吃掉。他的宝贝儿子慕克力是土团党署理主席,坊间有传他可能是安华之后的首相人选之一,但如果土团党长期只能做老三,慕克力就没戏唱了。

之前也有评论指出,如果老马在传位问题上与安华起冲突,依照马国的英式议会民主制度,两人的政治斗争最终要看国会议员会倾向支持谁来定输赢。搞垮(收编)公正党、壮大土团党,正合老马意。

不可能是马:

阿兹敏是老马提拔的政治明星。原本任雪兰莪州务大臣的阿兹敏在509胜选之后,被老马调到中央当经济事务部长。老马这么快就把自己的爱将丢弃吗?

外界也一直认为,老马有意借阿兹敏来牵制安华,这个棋子如果用得好好的,何苦费力搞砸它?

20190613 azmin and mahathir.jpg
阿兹敏(左)与马哈迪合影。(阿兹敏面簿)

红蚂蚁在这篇《马国最火京官阿兹敏,靠向老马与安华决裂?》的文章中已提及,老马对阿兹敏有知遇之恩,安华是革命之情。阿兹敏在安华在1998年被老马革职后,追随安华展开烈火莫熄运动,但其实早在80年代后期,阿兹敏从美国留学归来后,是马哈迪推荐他给安华,成为安华的机要秘书。

阿兹敏1988年结婚时,时任首相的老马还亲临现场祝福,和马哈迪的关系密切程度,老马不至于这个时候下重手吧?

B)安华派系嫌疑最大

20190613 anwar internet.jpg
自己曾在21年前被指涉入鸡奸案,安华会用这种手段对付竞争对手吗?

安华说:拒绝肮脏和可耻的政治抹黑。尽管不知道操纵性爱视频丑闻的幕后黑手是谁,但相信没有涉及公正党党内人士,公正党内部也没有任何问题。

可能是华派:

“安阿”争当首相,阿兹敏是挡路石,安华派系要把主子拱上位当然要搬开这块石头。搞个“疑似阿兹敏”男男性爱视频,在道德上重击对手,可以帮安华攻顶。那位声称是性爱片男主角之一的哈兹阿兹(Haziq Aziz)曾经于5月初在面簿上传一张他和安华、安华家人及一些公正党领袖一同观赏电影后的大合照,也让人产生了联想。

20190613 Haziq Anwar FB.jpg
声称是性爱片男主角之一的哈兹阿兹(Haziq Aziz)(右一)和和安华(中)、安华家人及一些公正党领袖一同观赏电影后的大合照。(取自哈兹阿兹面簿)

不可能是华派:

如果《星报》引述的消息正确,希盟各党领导人要老马给出一个明确的交棒日期,首相大位安华已垂手可得,这个时候又何必节外生枝去搞一单“疑似阿兹敏”性爱视频呢?

况且,一个政党的主席和署理主席都和“疑似同性恋”或“被同性恋”沾上边,在普遍保守的马来社群眼中肯定不是光彩的事,对公正党打击非常之大,即便安华在两年后顺利当上首相,下届大选可能也玩完了。

公正党内华派与阿派内斗早已浮上台面,阿兹敏被搞臭,嫌疑最大的就是华派,会有人这么傻去白白“送死”吗?身为当年的疑似鸡奸案受害者,安华理应不会用这种下三滥手段去对付竞争对手。

20190613 azmin and anwar malaysiakini.jpeg
公民党安华派系和阿兹敏派系的内斗早已浮上台面。(当今大马)

C) 巫统浑水摸鱼搞事?

巫统全国代主席莫哈末哈山呼吁所有党员,不要插手性爱短片风波。莫哈末哈山劝请巫统党员和支持者不要借故打击敌对党,抑或作出任何行为恶化这起事件。

前首相纳吉不愿回应,但在面簿上发出一张已故美国歌手迈克杰克逊吃爆米花的gif,意思浅浅。吉叔想说的是:“我坐等好戏上演啦。”

可能是巫统:

在宗教牌和种族牌之外,巫统想用道德牌制造希盟内部进一步分裂,借此打击希盟及公正党。巫统最高理事洛曼第一时间就去报警要求警方彻查,被指是事先早已知情,报警只是“按剧本演戏”。

事件爆发后,哈兹阿兹被起底是个政治墙头草,曾在去年大选前退党加入国民阵线(国阵)的砂拉越土著保守党,不过希望联盟(希盟)大胜后他又重新加入公正党,这家伙显然有些问题,会不会是巫统派去的“卧底”?

不可能是巫统:

现在距离下届大选还早,远远未到关键时刻,巫统没有必要这个时候出手,而且如果被逮着反而自伤。反正希盟、公正党内斗已白热化,就隔岸观火,坐收渔人之利。

搞政治的都是戏精,就看马国警方会不会彻查

人人都撇清,搞政治的都是戏精。

所以答案是什么?A、B、C、D都有可能。

如果真要查,马国警方不可能查不出。那几个whatsapp群组是谁开的?向电话公司索取后台资料就有头绪。那家被指为是性爱视频拍摄地的山打根酒店有没有CCTV?调一下录像也不难。再来就是那位27岁小鲜肉,他现在到底人在哪里?把他揪出来问问,幕后老板到底是谁?

20190613 Haziq FB.jpg
看似相当注重打扮的哈兹阿兹。(取自哈兹阿兹面簿)

27岁小鲜肉再爆料:与阿兹敏3年孽缘4次上床

话说那位小鲜肉今天又爆料说,3年前就开始和“疑似阿兹敏”幽会了,两人上床4次。

这位原产业副副部长高级机要秘书在面簿上说:

“第一次是在3年前古晋大洲酒店(Grand Continental Hotel),第二次是去年10月公正党党选期间在古晋的铂尔曼大酒店(Pullman Hotel),第三次是在今年3月汶莱苏丹到访你担任侍从部长在吉隆坡君悦酒店(Grand Hyatt Hotel),以及上个月在沙巴山打根福朋酒店(Four Points)。” 

哈兹阿兹还直指“疑似阿兹敏”有录下性交行为视频的癖好。

“我知道你有病,因为每一次邀请我到你的酒店房间之后,只有你才可能录下那些视频作为个人收藏。”

“你最好的朋友就是你最危险的敌人”

哈兹阿兹还称,性爱视频曝光之后,阿兹敏的政治秘书、公青团团长希尔曼(Hilman)约他见面,要求他撒谎,否认片中男一号是阿兹敏,但被他拒绝了。希尔曼今天承认确实见过哈兹阿兹,但拒绝对外公开说明双方沟通的内容,并称今早针对性视频一事向警方报案时已经交代了。

同性恋是传统回教教义所不容的,在马来西亚这样一个保守社会里,小伙子三天两头出来高喊自己就是和“疑似阿兹敏”搞上的男生,如果没有强大的后台撑腰和保护,他敢这么做吗?

不管幕后黑手是谁,能豪赌玩这么大的,百分之百肯定是一个身经百战刀枪不入、拥有庞大资源和深厚影响力的政治高手。写到这里,红蚂蚁突然想起武侠小说家古龙的金句——“越危险的地方,越是最安全的地方”“你最好的朋友就是你最危险的敌人”。

各位怎么看?

20190613 anwar and mathathir.jpg
(设计对白)安华和老马一致表明:“不关我的事”。(互联网)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