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打压媒体现在变言论“自由派” 马哈迪讲话三岁小孩才信?

更新:
2019年04月12日 16:58
在周二(9日)新马非正式领导人峰会结束后的联席记者会上,马国首相马哈迪是觉得有点闷,还是仰头望屋顶陷入沉思中?
在周二(9日)新马非正式领导人峰会结束后的联席记者会上,马国首相马哈迪是觉得有点闷,还是仰头望屋顶陷入沉思中?(彭博社)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周二在新马非正式领导人峰会结束后的联席记者会上,马国网络媒体“当今大马”向李显龙总理和马哈迪首相提问最后一道题,完全与新马双边议题无关,但却喧宾夺主在互联网上引发热议。

201904012 mahathir and LHL reuters.jpg
(路透社)

记者问什么呢?是关于“防假新闻法案”的。

问:新加坡最新的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Bill,简称POFMA),最近受到国际批评。“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表示,法律审查互联网用户,并且为政府提供很大的自由裁量权。马来西亚则采取了与反假新闻法案相反的方向。李总理,你对于这个法案有任何回应?

问题虽然偏离双边议题主轴(还以为会问关于1MDB讨钱进展之类的),但好在能让大家有机会看到两位大人物见招拆招的功力。    

李总理当然得为政府推出“反假新闻法案”辩护。他答复的大意是,假新闻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新加坡不是唯一制定反假新闻法律的国家,并强调政府“所做的事对于新加坡是有效的”,目标是“继续做一些对新加坡有利的事”。

新加坡“防假案”立法后如何执行?国人等着看

用膝盖想也知道,在“防假案”掀起舆论(特别是英语平台)热议的当下,总理的答案肯定不会让所有本国网民信服,“对新加坡有利”、“对新加坡有效”这样的话可能还会引起知识分子反感,因为那是标准的“保姆式政府”思维。

李总理在新马领导人联席记者会上的答复,没惊喜没惊吓。接着就看法案怎么在国会辩论。朝野双方会如何攻防?这个法案一旦通过又会如何执行?是防止外国势力干预或假新闻入侵破坏社会团结,还是用来打击政治对手?

政府出手立法对付假信息的同时,也押上自己的公信力,新加坡人都等着看。

马哈迪跟李显龙唱反调:避免政府滥用法律更重要

倒是,医生出身的马国首相马哈迪像往常那样,发挥大律师的嘴皮子功夫,说得头头是道,乍听之下很有道理。他是这么说的:

“我们承诺我们将废除假新闻法令。那是因为,这是人民想要的,而且我们尊重实际投票给我们、让我们当选的国人。另一方面,当然我们知道社交媒体可能会被严重滥用。对我们而言,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学习如何应对假新闻。当我们有一项阻止人民发表意见的法律,我们会害怕政府本身滥用该法律,而这情况曾发生在前任政府。我们不希望任何政府;当今和下一任的政府,利用法律制造假新闻来维护本身。但是,它(假新闻)当然难以处理,我们相信,我们可接受挑战,以及应付它。”

老马成民主自由开明进步的化身,开笑话吧?

既是尊重人民又不希望政府滥用法律,几乎可以听到网上同步响起激动人心的掌声。新加坡政府要立法对付假新闻,马国政府说不必立法,老马和李显龙大唱反调,形成巨大反差,老马简直就是民主自由开明进步的化身啊。 

20190412 mahathir ZB.jpg
(设计对白)马哈迪:不许笑,我现在是自由派了。(联合早报)

但真是这样吗?细细咀嚼之后发现,比较像是梁婆婆演搞笑行动啦。

首先确立一下,在马国纳吉政府时期订立的2018年反假新闻(废除)法案在希盟执政之后,确实于去年8月在马国国会下议院通过,但最终无法在上议院通过,所以这条法还在。

学者:马哈迪是马来西亚媒体管制的总工程师

还有,很多人可能忘了,这位口口声声说“尊重人民”的马哈迪,实际上才是马来西亚媒体管制的总工程师,在掌权期间甚至被喻为媒体自由公敌。马国学者庄迪澎就曾经分析指出,老马在任内未竟其功的其中一件事就是立法管制网络媒体,但这并不是说老马毫无此意。

先说说他为什么没有立法。庄迪澎给两个理由:

一、老马自1996年开始积极推销“多媒体超级走廊”,翌年在美国加州为多媒体超级走廊招商时开出“马来西亚将确保不审查互联网”的保证书;为了成就他宠爱的项目,他对于立法管制互联网还是投鼠忌器。

二、互联网开始普及和盛行可说是“烈火莫熄”改革运动的结果,而此时的马哈迪权威已大不如前,党外烈火、党内逼宫,主要心力恐怕不是用在立法管制互联网这方面。

但老马在任内曾不只一次宣称要再修订《1984年印刷机与出版法令》,以扩大至管制互联网,只是后来“只闻楼梯下,不见人下来”。老马的心愿后来由他讨厌的纳吉在首相任内完成,2012年4月修订《1950年证据法令》、三年后再修订《1948年煽动法令》剑指网络媒体。

再来看看老马过去的说辞。

2012年6月《新海峡时报》报道:

“当我说,不应该审查互联网时,我真的没有料到网络的威力,它能够吞噬道德价值观,制造问题和鼓噪民众。”

2014年8月1日老马在自己的部落格发表题为《网络审查》的文章,全文共分12段落。这里抽几段看看:

“我当时不知道互联网的威力,我(以首相的身份)承诺不会审查互联网。不过,今天我改变想法了。”

“我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那些控制伺服器的人,他们正在审查内容并决定什么样的内容可以出现在非主流媒体,我也成了网络审查的受害者。” 

老马抱怨,他在个人博客发布一篇抨击犹太人的文章,无缘无故不能链接到面簿,浏览量大打折扣,这说明掌控伺服器的幕后人一样在执行审查。他接着说:

“互联网并非官方控制的印刷媒体和电子媒体以外的自由平台。它所受到的限制比政府的控制力度还要大。”

“非主流媒体其实比领取政府执照经营的印刷媒体和电子媒体还更不自由。”

“我想我们必须停止讨论媒体自由,我们就承认媒体必须受审查管控,它需要被审查,因为任何一种形式的自由都会被滥用。最糟糕的情况是涉及道德议题。”

看到了吧?

老马因为自己一篇雄文连不上面簿,一气之下呼吁要当权者对互联网进行审查。现在竟然被部分网民吹捧成言论自由的捍卫者,对中老一辈新马民众来说,这应该是个笑话。

当年安华案件是怎么个情况?

1987年10月27日,当时由马哈迪领导的国阵政府以内安法令逮捕了106人,包括反对党人士及董教总、职工会和非政府组织等团体领袖。隔天,三家报章的出版准证被吊销,分别是《星洲日报》、英文《星报》和马来文《祖国报》。1988年,国阵政府为了一些对自身不利的法庭判决而罢免联邦法院院长和几名最高法院法官,造成司法危机。

老马说,马国不需要假新闻法,政府可接受挑战及应付它。他还真是说对了,去问问安华当年是怎么个情况应该就知道了。

20190412 anwar case.jpg
安华在1998年被马哈迪撤职投入大牢后,被警察总长打成黑眼圈(互联网)

希盟会有“自己的媒体”吗?

马国长期以来是由政党控制媒体所有权。在马哈迪第一次当首相的22年里,政党-媒体格局大致为:巫统控制首要媒体集团(Media Prima)、马华公会控制星报媒体(Star Media),国大党控制一些淡米尔文报章。老马去年从“在野”变“执政”后,那些原本由巫统和马华所控制的媒体,处境显得尴尬。

老马回锅之后曾表示,考虑将政党在媒体机构所持的股份限定在10%,以确保“媒体自由”、“防止某方为私利而利用媒体”。如果真是如此,那些原本属于巫统和马华的股份会转移到什么人,或者说是,什么人的代理人手上吗?希盟至今还没有一个“倾向支持希盟政党的媒体”,会有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