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在“海陆空水”议题上过招,笑脸背后暗藏这些玄机

更新:
2019年04月09日 22:38
新马非正式领导人峰会在布城举行,李显龙总理和马国首相马哈迪今天会后出席联席记者会。
新马非正式领导人峰会在马国行政首都布城举行,李显龙总理和马国首相马哈迪今天会后出席联席记者会。(路透社)

努力做个好邻居。

高手过招,一看就知道有没有。

67岁的李显龙总理和93岁的马国首相马哈迪今早在布城出席了新马非正式领导人峰会之后,中午约12点时一同出席联席记者会。

和父亲李光耀同辈的马哈迪站在一起,应该说李总理没有给比下去。特别是谈到马哈迪一直碎碎念的新马水供问题时,李总理还绵里藏针地反将老马一局,提醒老马不要吵着要谈水价,得赶紧顾一下柔佛的水质和水量问题,否则将成两国的政治问题。

联合声明:致力于通过友好、建设性的方式解决双边议题

整个记者会长约30分钟,马哈迪先发言,过后轮到李总理,最后开放给媒体提问。

就像两国领导人在联合声明中说的,“致力于通过友好、建设性的方式”解决双边议题,李显龙和马哈迪在记者会上都挂起了笑容,讲话带刺的老马今天收敛不少,说话刺不多,但面部表情多多。在李总理发言和回答记者提问时,做出了几个怪表情,估计是双腿有点累了。

20190409 spore msia joint pf.png
(视频截图)
20190409 spore msia joint pf 2.png
(视频截图)
20190409 spore msia joint pf 3.png
(视频截图)
20190409 LHL and mahathir reuters1.jpg
(路透社)

回答媒体提问,老马口出“战争”

93岁的老先生在回答第一道由新传媒记者提问的的问题时,还出其不意地谈到“战争”。老马说: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关系一直很好。至少我们保持沟通渠道……我们没有相互对峙,或暗示要通过冲撞手段例如和新加坡打仗来解决我们的问题。”

那艘死赖在我国水域不走的“钉子船”是怎么回事?既然不想对峙,那为何派船来挑衅?(今早的好消息是,“钉子船”终于撤了。)

有意思的是,两国领导人在记者会上发言时,所提及的新马双边议题顺序排列一致,依次为:海域纷争、领空纷争、水供问题、新柔地铁新马关卡。

“海陆空水”四大议题:老马花最多时间谈“空”,李显龙谈得最久的是“水”

海域纷争:

马哈迪花了大概30秒谈这个课题,李总理约20秒。

马哈迪说,继马新在港口界线重叠课题达成共识后,两国将在未来一个月内成立新的委员会展开谈判。李总理也说,随着新马双方为避免在海上出现突发事故而落实一系列缓和措施,包括暂停对重叠港界的声索等,两国将在一个月内展开划界磋商。

我国大士一带景观,对面是新山港。(海峡时报)

马来西亚去年10月25日单方面宣布扩大新山港界,并在之后派遣政府船只入侵新加坡大士一带领海。我国在去年12月6日反击马国挑衅,宣布即日起扩大大士附近的新加坡港界。

小结:海域纷争暂缓,两国一个月内谈海上地盘怎么划清,让海域边界不再模糊。

领空纷争

马哈迪谈了约2分20秒,李总理1分40秒,看来老马很想索回领空管理权。

领空议题有两个部分,一个是马国“哭父哭母”的实里达机场ILS系统问题,这个解决了,就是用GPS系统取代ILS,而马国也无限期暂停把巴西古当上空列为永久禁飞区。马国飞萤航空从本月21日起,可以飞来实里达机场了。

20190409 seletar airport.jpg
实里达机场。(海峡时报)

另一个问题手尾长,就是马国提出要收回自1974年开始就由新加坡掌管的西马南部领空的控制权。

马哈迪今天明确表明,从2019年底至2023年,马国计划分阶段向新加坡索回西马南部的领空管理权。

按照新马两国于1974年签署的“1974年吉隆坡与新加坡之间的空域控制中心关于新加坡航空起降与飞越同意书”,森美兰芙蓉到柔佛新山空域的民航交通由新加坡管理。这项协议获得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批准。

两国已经成立的一个高阶委员会,将检讨在1974年定下的这个领空管理安排。

老马说:

“这是很重要,因为在签署1974年营运同意书时,马来西亚的飞行情报区(FIR)刚起步,我们当时的航空设备并不齐全,国际民航组织当时建议将该领空的交通服务交给新加坡……我们为准备索回领空付出做好准备,并希望可以依时完成。”

李显龙总理回应说,他知道马方有这个意愿,但这事情复杂,必须咨询很多利益相关者,包括航空公司和国际民航组织,不可能快速处理。

总理强调:

“新加坡愿意和马方商讨这件事,主要关注点是航空交通的安全和效率,以及两国的需求和利益。”

说到安全和效率,蚁粉比较相信哪一国?人命关天啊。

小结:马国飞萤航空可以飞了,柔南领空管理权问题只能慢慢来,这不是新马两国说了算的事,得取决国际多方意见。

水供问题:

这应该是最让老马牵肠挂肚的老问题,“3分钱便宜论”天天唱。有意思的是,老马谈水只谈了40秒,李显龙总理谈了约2分20秒。

老马一开头就说,解决新马水价的问题是希盟政府“优先考虑”的项目,并称马国政府在90年代末和2000年代初期已经“积极协商”。

老马说:

“李总理和我都同意,要寻求友好的解决方案,包括可能获双方同意之后带上仲裁庭。”

李显龙总理在回应时,向马哈迪表达了我国在水供问题上的两大关注:一、柔佛河流受污染;二、水供的可持续问题。

20190409 PasirGudang examine.jpg
马国环境局人员在金金河的倾倒地点收集样本。(马新社)

马来西亚柔佛巴西古当金金河最近发生毒化学废料被倒入河流一事,引发严重污染。上周,连接柔佛河的沙翁河受到高浓度的氨(ammonia)污染,公用事业局在哥打丁宜的水处理厂因为氨水平过高而关闭。

李总理说:“如果柔佛河流发生类似金金河事件,那后果不堪设想。”
  
此外,柔佛在公用事业局哥打丁宜的水处理厂上游建处理厂,这些水厂汲取的总量可能超过河流可持续供应的总量。李总理说:“我们需要探讨如何在剩余的水供协定有效期,满足柔佛和新加坡的水供需求。”两国在1962年签订的水供协定将在2061年到期。

这无疑是反将了老马一军,老马一直唠唠叨叨水价问题,新加坡现在要提醒你注意一下水质跟水量问题,如果柔佛不够水用,要新加坡卖更多的净水过去,那是笑话,但如果大家一起不够水用,那是悲剧。

李总理呼吁两国携手合作以确保双边水供可持续,不只符合两国的利益,也会减少未来进一步冲突的可能性。据《海峡时报》报道,总理今天下午接受新加坡媒体采访时把话说得更白:

“如果柔佛河缺水,那对双方来说,就不只是一个实质问题,同时也是一个政治问题了。”

至于水价问题,李总理说,两国总检察长将继续对话,以“了解彼此的观点和关注”。我国一贯的立场是,马国已经丧失谈判协定中水价的权利,但至少还是愿意让两国总检察长对话。

20190409 water .jpg
新柔长堤的输水管。(海峡时报)

在回答媒体询问马方要求检讨水价是否合理时,李总理说,他能理解马哈迪在检讨水价课题上有向新加坡施压的“政治必要”,但水供协定在1965年新马分家协定下获得保障,是两国决定如何处理双边关系的基本文件。
 
李总理语气坚定地说:“我可以明白马哈迪的观点,但也希望他能从新加坡的观点了解这个协定为什么对我们那么神圣,因此双方也应继续寻求前进的道路,在这课题上举行建设性的会谈,并希望能取得进展。”

小结:少谈水价,多关注水质和水量对大家都好。

新柔地铁/新马关卡:

新马关卡肯定是世界上最拥堵的关卡之一,见过鬼都喊怕。

好消息是,新马两国领导人同意,继续探讨如何通过移民及检疫设施(CIQ)和改善过境服务等渠道,缓解陆路关卡的拥堵情况。

两国也将制定补充协定,落实马国要把新柔地铁计划再延期半年的要求。老马还说,马方同时正在探讨其他价格更低的项目。

20190409 sg-tuas-jam.jpg
长长的车龙在新马第二通道屡见不鲜。(互联网)

另据《联合晚报》报道,新马将为驾车者推出跨境综合卡(Combi Card),公众日后可以更便利地在两地支付过路费和停车费。新马领导人非正式峰会后发表联合声明提及,新加坡的易通卡(EZ-link)公司和马国的一触即通卡(Touch n’Go Card)公司,就推出跨境双币综合卡取得了良好进展。

此外,我国的星网电子付款公司(NETS)也同马来西亚的PayNet合作,我国银行发行的NETS ATM卡已能在全马超过3500个零售点使用;从今年第三季度开始,马国银行发行的MyDebit ATM卡,也将能在新加坡使用。喜欢去柔佛“血拼”的蚁粉有点小开心吧?

小结:铁路交通不太顺,但便于民间往来互动的措施有在推动。

新加坡纪念开埠200周年,老马答应出席庆典

今年新加坡纪念开埠200周年,将在政府大厦前大草场举行别具一格的国庆庆典,李总理邀请马哈迪和夫人茜蒂哈斯玛出席。老马也答应捧场了。

有网民拿老人家开玩笑说,“老马不是来表演翻印度煎饼的吧?”当然不是,只希望新马关系到时不会出状况,让老马有借口翻煎饼不肯来。

20190409 Spore and Msia PM and wife ST.jpg
李显龙总理(左二及夫人(左一)与马哈迪伉俪今天合影。(海峡时报)
20190409  PM wife.jpg
我国总理夫人何晶(左)与马哈迪夫人茜蒂哈斯玛手牵手。(海峡时报)

新马互为邻居,彼此看不顺眼也还是要忍,就像老马自己说的,两国怎么样都没有诉诸武力,“这不是一个小成就”。但也拜托老马,不动手也少点动口乱喷口水。

新马的恩恩怨怨三天三夜说不完,双边问题绝非一年半载可以解决。这老马会做马国首相多久谁也不知道,但我国第四代领导人快接班了,到时老马会不会口痒手痒要来试探我们年轻一代领导人的底线呢?真的不好说。

Singapore-Malaysia Leaders' Retreat  PM Lee Hsien Loong, Malaysian PM Mahathir Mohamad and delegation from both countries meet at the Perdana Putra Building ST.jpg
新马领导人和部长今天在布城参加会议。(海峡时报)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and the Singapore delegation ST.jpg
参加新马非正式领导人峰会的新加坡团队。(海峡时报)
Malaysian Prime Minister Mahathir Mohamad and the Malaysian delegation ST..jpg
参加新马非正式领导人峰会的马来西亚团队。(海峡时报)
A meeting between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and his Malaysian counterpart Mahathir Mohamad is taking place at the Prime Minister’s Office at the Perdana Putra Building in Putrajaya ST2.jpg
我国总理李显龙(右)与马哈迪握手合影。(海峡时报)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