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华人总理,新加坡你准备好了吗?

更新:
2019年03月30日 00:24
财政部长王瑞杰被(右)视为是下任总理接班人,但有民调显示副总理尚达曼(左)更获民众推崇。
财政部长王瑞杰被(右)视为是下任总理接班人,但有民调显示副总理尚达曼(左)更获民众推崇。(郭跃男制图)

执政党自圆其说难服众。

未来总理接班人被当面问到,为何不是别人当总理,这是有多尴尬呀。

财政部长王瑞杰昨天在南洋理工大学常年部长论坛上,就遇到这个难题。据《今日报》报道,南大助理教授Walid Jumblatt Abdullah问王瑞杰:

“是新加坡还没有做好接受一个非华族总理的准备?还是人民行动党还没有做好准备?”

这位南大教授还提醒大家,一项调查显示,新加坡人最支持副总理尚达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当总理接班人。他还说,尚达曼在大选的高得票率也证明他非常受欢迎。但为何我们见不到“尚总理”呢?

尚达曼受欢迎   民调和选举都享高民意支持度 

红蚂蚁先给大家提供选举得票率和一项民调的背景资料,如果已经把那些数据背得滚瓜烂熟,可以直接跳过下面三段:

雅虎在2016年委托商业与公共政策研究公司黑箱研究(Blackbox Research)做民调,结果有69%的受访者支持尚达曼出任总理。

另一位副总理张志贤(34%)、财长王瑞杰(25%)、时任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都(24%)和时任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16%)全都要靠边站。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和当时的教育部代部长王乙康和黄志明的得票率更是低过10%。

20190329 blackbox image.png
(雅虎网站)

有55%受访者还把尚达曼看作是下任总理的第一人选。张志贤(17%)、王瑞杰(9%)和陈振声(9%)的支持率都远远不及。这个调查一共访问了897个人。

如果以大选的得票率为民意指标,尚达曼完全可以喊出“叫我第一名”。

上届选举,裕廊集选区得票率还高过宏茂桥

2015年选举,尚副总理领军的裕廊集选区成为名副其实的“票王”,拿下79.29%的支持票,列全国之冠,比李显龙总理的宏茂桥集选区(78.64%)还要高。行动党在2011年选举选得一塌糊涂,尚达曼的裕廊集选区还是拿下66.96%票,在集选区当中,成绩仅次于宏茂桥集选区(69.33%)。

20190329 tharman wins SM.jpg
 2015年大选成绩揭晓,人民行动党裕廊集选区竞选团队以79.29%的高得票率胜选,是全国得票率之冠。该团领军部长尚达曼向支持者竖起大拇指。(新明日报)

不管是民调或选举,尚达曼的支持度都这么高,为何不是他做下任总理?就因为他是印度族吗?对此,王瑞杰给了一个一板一眼的答复。

王瑞杰:老一辈国人还没准备好迎接非华族总理

他说,虽然在场700多名学生乐见一位非华族总理,但不是每个新加坡人都这么认为的。王瑞杰说:

“我自己走基层的经验是,和不同领域不同人士接触之后,如果你根据年龄和生活经验去归类,他们的的意见会很不同。”

他认为,年轻人能够接受一位非华族总理,这是一个好迹象,说明政府贯彻“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执政理念收获成果。

20190329 HSK ZB.jpg
财政部长王瑞杰(左)昨天在南洋理工大学常年部长论坛上,与学生进行约一个半小时的对话,右为论坛主持人南洋理工大学学生会会长林勋谦。(联合早报)

绕了两圈,这位未来总理还是没有把话说明,但潜台词明显不过:年长新加坡人还未准备好迎接一位非华族总理。

南大教授的问题很直接犀利,他还指出,政府一方面为少数种族创造“总统保留选举机制”,一方面又说新加坡还没准备好接受少数种族总理,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教授问得好,他和王瑞杰的一问一答引出两个值得追问的问题:

1)年轻人接受非华族总理,老年人不接受非华族总理,真的吗?

2)马来总统boleh,非华族总理tak boleh, 政府不是自打嘴巴吗?

单看媒体报道,完全看不出所谓“年长者还没有准备好迎接非华族总理”这样的结论,王瑞杰是怎么得出的。具体有什么数字或什么例子支撑这个说法?所谓老一辈新加坡人是指几岁以上的国人,建国一代?也包括立国一代吗?还是说部长只是agar agar凭感觉而已?

当然啦,人们的行为不一定很科学,政治有时候就是凭感觉,但如果要服众,还是得拿出一套具体论述,否则一句“不同领域、不同年龄、不同背景的新加坡人不一定都接受”就想蒙过关,很难。

民众随便就可以反问一句,有什么政策或主张是不同领域、不同年龄、不同种族、不同背景的新加坡人会有一致看法的?没有啊。未来总理人选不是由人民投票决定,而是由行动党内部(不知道是多大的圈子)决定,把这个决定背后的考量推给“年长者不接受”,这个论述太薄弱、不具说服力。好些年长者不接受CPF迟迟领不出全部,这个时候他们的“不接受”怎么又没被决策者考虑在内?

Blackbox Research民调:大家似同意尚达曼是最佳总理接班人

况且,根据雅虎的报道,黑箱研究的民调显示,尚达曼在不同年龄层、不同族群,不同社会阶层当中,都是最受欢迎的总理接班人选。

新加坡人当然不完全是“政治色盲”。报道有指出,相较于马来和印度族受访者,华族受访者更支持两位华人部长王瑞杰和陈振声当总理。但大家似乎都同意尚达曼是最佳人选,半数以上华族和马来族受访者选择了他,八成的印族受访者希望他成为下一任总理。

裕廊集选区得票率高过淡滨尼集选区

如果嫌897人的民调不够代表性,那么全国大选的选区得票率够分量了吧?如果拿“单一民调胜出的未来总理”尚达曼和“被同僚推举出的未来总理”王瑞杰的选举成绩比较,尚达曼还是完胜。

以上届大选为例,尚达曼的裕廊集选区得票率为79.29% ,赢过王瑞杰的淡滨尼集选区(72.07%)。2011年大选,裕廊的66.96%也胜淡滨尼的57.22%。数据呈现的另一种事实,下次如果第四代领导人需要公开回答为何新加坡还未出现一位非华族总理时,得拿出更具体论述才行。

或许最根本的还是,尚副总理本人没有接班的意愿。不少分析都指出,62岁的尚达曼和李总理相差五岁,虽然不是一个代际的差距,但起码还是可以做过渡性的一任半总理,但他多次在公开场合清楚表明,志不在此。《联合早报》曾引述尚达曼说:

“我知道坊间出现这些议论,所以我要清楚表明,我不是总理人选。我斩钉截铁地说,不是我。我了解自己,我知道自己的能力,这不是我。我擅于制定政策,我擅于为年轻同事提供咨询并辅佐总理,但我不擅于担任总理。这不是我的志向,这不是我。” 

马来总统配华人总理,与Meritocracy相悖的国家策略

20190329 halimah.jpg
哈莉玛前年不战而胜坐上总统宝座。(联合早报)

第二个问题,马来总统boleh,非华人总理tak boleh, 人民行动党是不是自相矛盾?选总统和选总理怎么是两套说法呢?作风稳健的王瑞杰给了一个毫无新意天不惊、地不动的答复。

据《今日报》报道,他说这并不矛盾,

“正因为我们意识到我国还没到达(这个阶段),所以我们必须在体制内强调,置入这些保障机制是重要的。”

同样的,未来总理还是没有把为何“不矛盾”说清楚。只能猜测说,总理比总统实权大很多,既然“老一辈”还不能完全接受非华族总理,那么在实权较小、国家象征意义重大的总统职位上,就必须由非华族补上,以彰显国家的多元种族特性,也提醒全世界(特别是本区域大国)新加坡不是一个华人国家。

这个策略符合国家利益,也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总统保留给非华族,总理由华族来当,这样的安排还是与我国长期推崇的meritocracy任人唯贤制度自相矛盾。不管执政党怎么自圆其说,都不可能说服所有人。原本是谁能力好就谁做,管你是什么肤色,现在却改变游戏规则,不是自打嘴巴是什么?

回到那位南大教授的问题,是新加坡人还没有做好准备接受一名非华族总理?还是人民行动党的精英团队还没做好准备?答案呼之欲出。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