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百年感想:让每一所学校成为学生热爱华文的“特选学校”

更新:
2019年03月22日 14:51
华侨中学百年校庆
2019年3月21日,李显龙总理(前排左二)以主宾身份出席华侨中学百年校庆万人宴,并上台与在场的1万2000名华中校友一起举杯同贺。陪同总理一起上台的有多名第四代领导班子成员,包括(前排左起)教育部长王乙康,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三巴旺集选区议员兼华中管委会主席林伟杰医生,贸工部兼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以及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兼通讯及新闻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海峡时报)

多元价值的真谛。

华中庆祝百年校庆,作为贵宾的李显龙总理在晚宴致辞时,再度为特选中学的存在辩护。

因为“围绕特选学校制度的批评一直包括担心学生可能没有机会接触其他社群的朋友”,所以李总理表示,华中没有很多非华族学生,但校方还是设法通过各种活动,让学生有机会跟不同背景的同辈交流,认识更多不同种族的朋友。

20190322-Cake cutting.jpg
李显龙总理致辞后上台为华中校庆蛋糕吹蜡烛。(联合早报)

李总理以及之前教育部长王乙康为特选学校辩护,应该让华社感到安心。但是,我认为政府可以更加有力地捍卫特选学校的正当性,因为这种把“多元价值”作为武器,批评特选中学的做法应该休矣。一来是挥动这个武器者的动机可议,二来这根本是个伪课题

先说动机。

挑明了说,挥动武器的多是“我讨厌华文”的华人,他们多来自殖民教育传统,加上战后华文教育深受共产主义和中国民族主义影响,产生了英文教育和华文教育的心理对立。

老实说,经过独立建国后数十年的双语教育,这种落伍的心态早该退位了。只要看看内阁第四代领导人,他们都是通晓双语的新一代国民,对学习母语的态度跟大多数新一代国人一样,都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还是有不少人走不出历史阴影,时不时拿来说事,根本是在挑动华社的敏感神经。

我相信在独立建国后成长的新一代国人,基本上已经不在意特选中学的“特选性”了。所以政府应该从更积极的立场说明特选学校的必要性,不必一再对这种可议的心态让步了。

之所以说这是伪议题,不妨套用内政部长尚穆根解释禁止欧洲那个黑色金属乐团演出的理由——有没有人敢批评回教学校不接纳佛教徒、印度教徒和基督教徒?那为什么却一再拿特选中学主要接纳华人学生说事呢?

20190322-Fireworks (ZB).jpg
 (联合早报)

多元价值不代表什么东西都必须包含一切,真正的多元价值,应该是探讨名校为什么缺乏来自组屋区的子弟。回教学校、特选中学、名校、邻里学校,这些各有特色的学校所构成的教育景观,才是体现多元价值的真谛。

20190322-gala dinner (ST).jpg
华中百年万人宴。(海峡时代)

我们所面对的真正问题,就如我在《特选中学40周年 预防拐杖心理养成》所说的,是新加坡华文程度的下降,在中国崛起的当儿所形成的隐忧。

语言是身份认同的基石,新加坡的多元性是建立在有鲜明文化身份的不同族群和谐共处之上,如果作为最大群体的华人失去了明确的身份认同,社会的稳定性以及族群之间的和谐性将失去保障。这才是特选学校不但应该持续下去,而且最好是做到“每一所学校都是能让学生热爱华文的特选学校”。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