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杰回应早报批评 显示政府拒绝接受系统性出错的可能性

更新:
2019年02月14日 14:15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
王瑞杰的反应只不过反映了他识时务而已,要肯定他因此就不同于以前政府的做法,可能还为时过早。(路透社)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联合早报》的社论《纠正过失恢复公众信心》的确让人耳目一新,在华人新年拜年时,亲朋戚友几乎都在讨论。

综合所听到的意见,大约是它说出了很多人心里的担忧,觉得政府体制好像失灵了,三不五时就出大问题,而且看不到有人出来负责。也有一些人指出,早报难得敢于为民喉舌,并且觉得相当意外。

马谦竹先生形容财政部长王瑞杰对社论的回应,让他耳目一新,理由大概是

一、他愿意就事论事的态度;
二、这种理性的态度能鼓励朝野交流,有利于国家的长治久安。

理性的交流一个重要的前提是怀疑的精神。马先生用政府之前高调反驳另一篇早报社论为比较,肯定王瑞杰的平和反应,虽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却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差异。

政府之前反驳早报社论,是对既定政策的维护(尽管这自我否定了所谓要翻动所有政策石头的承诺),所以显得理直气壮。但是这次政府自己接连出错在先,已经没有立场居高临下反驳社论所列举的事实,王瑞杰的反应只不过反映了他识时务而已,要肯定他因此就不同于以前政府的做法,可能还为时过早。多一点时间观其行才来肯定,或许才是比较务实的做法。

最不让人耳目一新的地方

20181112 PAP CEC zb.jpg
人民行动党新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左起为维文医生(外交部长)、王乙康(教育部长)、英兰妮(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及教育部第二部长)、傅海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尚穆根(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许文远(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秘书长李显龙总理、陈振声(贸工部长)、颜金勇(卫生部长)、王瑞杰(财政部长)、马善高(环境及水源部长)、黄志明(总理公署部长、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杨莉明(人力部长)、陈川仁(国会议长)以及黄永宏医生(国防部长)。(联合早报)

王瑞杰否认政府被过去的成就麻痹,反而认为是因为在岗位上的一些人缺乏应有的责任感,才导致这一连串的犯错,所以不是什么系统性的问题,我不觉得很有说服力。这也是我认为他的反应最不让人耳目一新的地方。

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王瑞杰的这种态度,还是拒绝接受系统性出错的可能性,所以也不会认真去反省,因此就不会真正在根源上解决问题。我并不是说政府的连串错误就一定是系统性问题,但起码总不能一口就否认吧?

就以王瑞杰举出的地铁问题为例子,对于问题的根源,他只是轻描淡写地“我们应该更早地更新我国的地铁系统,不过我们已经从中吸取经验”一笔带过,而不去解释为什么“应该更早更新”却没有这么做呢?

而且他还不忘提出几项调查结果,强调“乘客已经注意到地铁的拥挤情况有所改善,地铁服务也更可靠了”,反而让人觉得他急于肯定政府的努力,是一种信心不足的表现。

如果真的是带着反省的态度,就不会太肯定自己的努力,而是努力去探寻问题的根源,甚至认真检讨是不是出现系统性问题。舍此不为,让他呼吁敬业乐业精神的结论失去了着力点,反而显得好像又要把责任推给底下的每一个人去承担,而不是准备从领导人的高度,去彻底改进政府。

这么说当然可能不完全公平,但就像我前面所说的,要评价第四代是否让人耳目一新,还要多听其言,观其行。至少,现在并不让我太过乐观。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