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清木办新年招待会广邀反对派人士 “新加坡希盟”有谱?

更新:
2019年02月12日 11:15
民主党主席淡马亚教授(Paul Tambyah)、行动党前国会议员陈清木、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及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
(左起)民主党主席淡马亚教授(Paul Tambyah)、行动党前国会议员陈清木、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及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取自淡马亚面簿)

新年串门子谈政治。

2月6日应该是个吉日。哈莉玛总统在总统府办今年首个开放日,差点当上总统的陈清木也在住家办了招待会,广邀反对派阵营人士相聚。

(红蚂蚁嗅出“互别苗头”之意,你有吗?)

大年初二,在新加坡人忙着拜年之际,一个新加坡版“希望联盟”是要悄悄成形了吗?我们先来看看有哪些反对党人士参加了这次的“群英会”,而且是第一时间在面簿上公告天下。

民主党主席淡马亚教授(Paul Tambyah)在面簿上,发出一张他和本地两大反对党的秘书长——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及陈清木的合照。

人民之声领导人林鼎也告诉广大网民,他出席了陈清木住家的“开放日”活动。林鼎还说,2019年对各反对党来说将是美好的一年,在来临大选中,新加坡人将能享受渴望已久的民主和问责的权利。

新加坡民主联盟主席林睦荃也“打卡”了。

人民力量党秘书长吴明盛发帖了。

吴明盛还留言说, 人民力量党派了“代表团”去参加陈清木在住家举办的招待会。从吴明盛分享的照片看到,前总统选举参选人陈钦亮也现身了。

时不时在面簿上发言批评体制的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前首席经济师杨南强也参加聚会。(如果正式加入反对阵营,应该算得上是重量级人物。)

20190207 yeoh.jpg
左二为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前首席经济师杨南强。(取自Remy Choo Zheng Xi面簿)

人民党党员张媛容和拉维(Ravi Philemon)也在面簿上发图,表示他们到场了。

人民行动党成员也参加“群英会”?

拉维还为此写下一篇博文。根据他的叙述,“出席者也包括一些执政人民行动党成员”。拉维没有点名是哪些人,也没有说明这些成员(member)的层级多高。

按拉维的说法,一些媒体人也出席了,他们包括新闻网站The Independent创办人Kumaran Pillai,时评网站“新叙事”创办人韩俐颖《今日报》前总编巴吉(P.N. Balji)

陈清木有点像金庸笔下的洪七公

就如拉维在他博文中指出的,陈清木通过这个新年大聚会对外展示自己有能力凝聚新加坡各反对党和公民团体成员。

用华人武侠小说的叙述方式去描绘的话,行走江湖多年的陈清木有点像金庸笔下的洪七公,手拿一根打狗棒,背上负着个朱红漆的大葫芦,身法迅雷不可目,不只武功高强还德高望重,是各路人马都给足面子的“老侠客”。

陈清木今天也在面簿上向出席者表示感谢。他说:

“感谢各位朋友和宾客,谢谢你们在年初二来到我在住家办的招待会。很高兴看到这么多人,他们来自各个不同的领域,不同种族、不同党派,大家聚集在一起,度过一个愉快的佳节。”

这一场“拜年大会”看来还是办得相当成功的,但单凭一个新年大拜拜就能组成一个新加坡版的“希望联盟”吗?

不容易啊,更多可能只是串门子、摸摸底、通通气而已。

众反对党还未说明将如何与陈清木合作

去年七月,新加坡反对党丢出一个相当吸引眼球的消息——邀请陈清木主导反对党联盟参加下一届大选。七个力挺这个主张的反对党为: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人民力量党(People's Power Party)、民主进步党(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革新党(Reform Party)、国民团结党(National Solidarity Party)、国人为先党(Singaporeans First Party)和人民之声(Peoples Voice)。但这七个反对党至今也还没有提及,会如何和陈清木的前进党合作。

工人党至今未针对“反对党联盟”表态

关键还在于,新加坡第一大反对党工人党至今都没有在组成所谓“反对党联盟”的问题上公开表态。到木叔家拜年的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工人党的陈立峰、严燕松、余振忠等人的面簿都静悄悄的,没有主动提到一句话。工人党是否愿意和木叔及他的前进党进一步配合,态度似乎还相当暧昧,至少没有公开表达意愿。

就这么巧,就在今天,新加坡民主进步党(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秘书长方月光宣布卸职退党,并已申请加入另一个政党。

20190207 ben pwee fb.jpg
(方月光面簿)

没错,就是这位光头先生。

他在2011年首次参加大选。当时他是新加坡人民党党员,与反对党元老詹时中一同出征碧山—大巴窑集选区。他过后加入自2001年大选后就没有派候选人参选的民进党。

民进党方月光退党  形容新加坡反对阵营像Pasar Malam没有效率

据早报网报道,这位50岁的商业顾问表示,他已经申请加入一个“更大、更有作为”的政党,他不便透露是哪个政党,在正式获准入党后,也将由该党领导人决定是否要做正式宣布。

方月光的退党原因是:“目前,反对党阵营就像一个汇集多个小政党的‘夜市’(pasar malam),无论在资源、规模或作为上都没有效率。反对党阵营急需整顿,由几位关键、有作为、可信的领导人带头,通力合作确保国会议席有至少三分之一由反对党夺下。如果反对党阵营一直是分散分裂的,这个局面绝不会发生。”

Pasar Malam,这个用词十分生动,出自一位反对阵营人士的口中就更有意思了,亲身经历过才知道那种小打小闹的杂牌军“夜市效应”是多么的无效。

在新加坡,从政如果不穿白衣白裤,起步就特别辛苦。反对党阵营如果无法达成共识,对新加坡的未来有个共同的愿景,单单通过“骂政府”的手段来激起群众的情绪以争取选票,那最多只能做到暂时性的“抱团取暖”。这种杂牌军联盟在大选来临勉强可以凑合凑合,大家互不争抢地盘,不要引发三角战,但大选过后又打回原形、各玩各的。

20190207 sdp and tan cheng bock sdp.jpg
新加坡七个反对党代表去年7月28日在民主党总部聚首,商量讨论成立一个反对联盟竞逐下一届大选。(民主党网站)

78岁的陈清木有可能当好“反对派联盟召集人”的角色吗?要把Pasar Malam做成NTUC FairPrice或昇菘那样的大规模超市,肯定不是在住家举办“开放日”办群英会,或者找人在全岛的小贩中心吃早餐就可以的。

先不要说连锁超市,就单单是一家超市,谁当收银员,谁当送货员、谁当货仓经理,谁当财务,谁当统筹,谁当总裁,这些职务安排谁说了算?被分配当货仓经理的想当总裁怎么办?

红蚂蚁在《陈清木要当“新加坡马哈迪”?》一文中就指出,几个杂牌军政党凑在一起,有多少利益要摆平,有多少性格上的冲突要磨合,要真正组成一个统一阵线的联盟简直难如登天。

陈清木强调要把新加坡利益摆首位,其他反对党呢?

最重要的还是,陈清木多次强调,新加坡利益“一定要无时无刻”摆在首位,甚至在个人利益和政党利益之上,本地所有反对党的核心人物都有这么崇高的理想吗?还是只是搅搅局而已?

93岁的马哈迪领导希望联盟去年在马国大选中一举击退老牌的国阵,这一壮举肯定令新加坡反对党大为振奋。

先不去谈论行动党接下来会如何提高政治竞争的门槛,也先不要说反对党有没有提出政策建议的能力(而不只是一味地谩骂政府),反对党联盟(如果组得成)在抱团取暖之上,要如何将一盘散沙全倒入瓶子中,把夜市做成超市,恐怕是陈清木和本地所有反对党要跨过的第一道坎。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