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和司机双双被捕!罗厘和脚踏车“互掐”事故教会大家三件事

更新:
2018年12月24日 17:39
公路擂台赛,罗厘司机(右一)和脚踏车骑士从路上到路旁都在“互掐”。(Roads.sg)
公路擂台赛,罗厘司机(右一)和脚踏车骑士从路上到路旁都在“互掐”。罗厘司机拿手机对着骑士拍照,岂料手机突然给那名被撞的骑士(左一,戴黑红色安全帽那位)抢走……(Roads.sg视频截图、联合晚报、曾庆祥制图)

看看铁皮如何撞人肉。

各位蚁粉如果周末没有住进山洞的话,肯定已经看到一则脚踏车和罗厘在公路上互掐的1分钟短视频在网络上疯传。

视频昨天早上约7点30分在Roads.sg面簿账号上载后,至今已经有109万个观看量和2万5000多个分享,网民七嘴八舌议论,已经有7700个留言。

根据早报网的最新报道:警方证实,脚踏车骑士和罗厘司机已经双双被捕。骑士是在鲁莽骑行和恶作剧的罪名下被捕,而罗厘司机则是因鲁莽驾驶被捕。

根据《联合晚报》今天的报道,罗厘司机是经营渔场的张胜仲(57岁),由于事发当天是冬至,他一早就到大巴窑修德善堂祭拜祖先,然后开车前往樟宜尾。

lorry driver wb.jpg
罗厘司机是经营渔场的张胜仲(57岁)。(联合晚报)

脚踏车骑士昨天就被网民大起底,是35岁的Eric Cheung。报道说,网民挖出的资料包括骑士的名字、他的面簿和LinkedIn等个人资料。网民甚至爆出骑士在英国土生土长,七八年前到本地工作。

cyclist wb..jpg
35岁的脚踏车骑士Eric被网民起底,他的面簿昨晚已被撤下。(联合晚报)

这个“公路擂台赛”相当有意思,它教会大家三件事:

一、在一场对错难判的争执中,先动手发难会被骂惨。

二、马路犹如社会缩影,任何纠纷都可能沦为“贫富之争”。

三、公路设施不到位,政府鼓励以脚代车的计划难成功。

上面“三件事”怎么解,红蚂蚁晚点再说,先从视频谈起。“公路擂台赛”在22日上午11时50分左右上演,地点是巴西立第3通道和巴西立坡交界处、水彩苑公寓外的路段。

第一个视频:事发经过

如果已经看过视频,可以直接跳过下面五段话

1)那条公路只有两条车道。两辆脚踏车并肩而行,占据左边车道,一辆罗厘在后面尾随慢行。(视频是静音的,但根据上载视频的网民描述,罗厘鸣笛两次,示意脚踏车骑士让路)。

2)骑着骑着,两辆脚踏车在交通灯前停下。那辆骑在罗厘前面的脚踏车骑士回头看了罗厘司机一眼,并在交通灯转绿后继续往前行。

3)那辆比较靠近路旁的脚踏车骑士开始往左移动,那辆骑在罗厘前面的脚踏车骑士似乎没有想让路的意思,继续骑在罗厘的前面。当他开始慢慢往左靠与罗厘平行时,却冷不防出手一挥,像是扔出一个瓶子,砸到罗厘的左侧镜。

(根据《联合晚报》最新报道,罗厘司机张胜仲说,脚踏车骑士是徒手将罗厘侧镜打掉,不是扔瓶子。)

4)只见罗厘马上往左边转去,直接撞向脚踏车骑士,他连人带车被撞向路旁。

看看下面的gif就明白了:

20181224_lorry&bicycle.gif

完整视频如下:

第二个视频:司机下车与骑士交涉

roads.sg今早再挂出的另一视频,这后续更有亮点,因为按roads.sg的说法,罗厘司机本尊“现身”了,但因为镜头有点远,看不清。重点是,罗厘司机并没有像一些媒体报道所说的不见踪影,而是下了车,到路旁去和两名脚踏车骑士交涉。

罗厘司机还拿手机对着骑士拍照,但突然给那名被撞的骑士(戴黑红色安全帽那位)抢走。双方看似对峙了一下,司机挥手示意索回手机后,脚踏车没有反抗,把手机塞进司机衣的口袋里。从视频判断,双方并没有爆发肢体冲突。

看下面的gif会清楚些:

2018-12-23.gif

骑士看来还在气头上,手不停挥动,有点很激动,他手脚行动看似无大碍,只是弯腰的时候似乎有点困难。完整视频如下:

全新加坡都在找罗厘司机,有不少网民把他当“英雄”

lorry driver.png
Roads.sg 呼叫罗厘司机(图中穿短裤者),希望罗厘司机能现身接受访问,听听他有什么话要说。(Roads.sg 视频截图)

全新加坡今天都在找罗厘司机,现在终于让《联合晚报》找到了。

根据张胜仲的说法,他并不是有意反击左边的脚踏车骑士,相反地,他是慢慢地“吃”向右边的车道,尝试超车,就在这时,在他右边并行的一辆得运德士突然猛按喇叭,他跟着听到“砰”的一声。张胜仲称,他以为自己撞到右边德士,于是本能地把驾驶盘转向左边试图避开。张胜仲也称,他过后把罗厘停在路边,下车查看,才发现擦撞了脚踏车,罗厘左侧镜则已掉在地上。

张胜仲还说:“骑士看到我时,很生气地用流利的英文说他的脚踏车坏了,我英语不好,几乎听不懂。”或许是因为”鸡同鸭讲“,所以才会出现旁人以为的“对峙”场面吧。

据媒体报道,民防部队事后派出一辆救护车到场,但脚踏车骑士拒绝送院,警方表示“调查正在进行中”。

警方还在调查,“吃瓜群众”早就已经有了结论了。让人意外的是,绝大部分网民力挺罗厘司机,甚至有人认为他是“英雄”,那一下“撞得好”,还大骂骑士有张“嚣张的脸”。怎么会这样子呢?

cyclist.png
被后面那辆蓝色罗厘撞向路旁的脚踏车骑士。(Roads.sg截图)

这起“四轮VS两轮”大战教会大家什么?

红蚂蚁帮蚁粉划三大重点:

一、在一场对错难判的争执中,先动手“打人”会被骂惨

这是一个对错难分的路霸行为,脚踏车骑士和罗厘司机都有不对,但网民却一面倒地抨击脚踏车司机。只能说,先动手“打人”的那一方,一定(先)被骂惨。

不信?你看看下面这张面簿截图:

roads.sg screenshot 2.png

全部都在骂脚车骑士活该,第三位网民甚至还向罗厘司机“致敬”,竖起大拇指说他干得好!最后那位网民还说,看到骑士飞倒在地,他觉得很有“满足感”。

不只这样,那个被撞倒的脚踏车骑士还惨遭人肉搜索

有网民搜出照片说,他身上穿的是一个脚踏车社群RFTI的骑车服。甚至有人挖出了脚踏车骑士的身份和工作地点,害得这家公司DDB公司连忙在面簿上澄清自家职员不是视频里的脚踏车骑士。

roads.sg screenshot.png

只能说,马路如虎口,马路也如社会缩影。是非对错难判之前,先动手发难的那一方肯定吃亏,他会被认定是“恶人”,那一张脸不管长成什么样都会被说有一张“欠揍脸”。

二、公路犹如社会缩影,任何纠纷都可能沦为格式化的“贫富之争”

大家可以因为不喜欢某某人的脸而群起围攻,但有一种东西叫法理,它对事不对人。在做任何价值判断之前,红蚂蚁带大家先看看公共交通法令

road traffic act.png
(公共交通法令截图)
road traffic act1.png
(公共交通法令截图)

虽然不用缴路税,脚踏车骑士可以在两条或更多车道的公路上并肩而行的,但是(一个很大的但是),必须尽可能靠向左边路沿

所以,有网民就指出,那辆脚踏车挡在罗厘前方是违反规则,他没有往左边靠,反而还出手把罗厘的侧镜给砸坏。

不过,也有网民指出,在情理上,司机应该耐心一点等机会换车道,他没有这么做,反而在侧镜被砸坏之后,把车撞向脚车骑士。当然,也有人认为,罗厘司机不一定是故意反击,而是侧镜被砸,他被吓得抓不住方向盘。

从法理和情理两个层面去看,这应该就是一个“各打50大板”的纷争

《新报》引述新加坡安全驾驶中心经理Gerard Pereira说,罗厘司机的反应更糟糕。

他说:“这是大象和老鼠执政,脚踏车骑士那样反应不对,但是罗厘司机的反应完全是错的。那个司机的行为就是个路霸。”

那为何在网络舆论上,“两轮的老鼠”还真的成为过街老鼠,反而是“四轮的大象”获大部分网民支持呢?

红蚂蚁认为,原因很简单:有一种心态叫锄强扶弱,罗厘被视为是“贫”的一方,脚踏车被视为富的一方,大家想挺“弱者”。跟很多纠纷一样,罗厘VS脚踏车被分成“贫弱”VS“富强”两边。有意思的是,四轮被看成是“贫弱”,两轮被看成是“富强”。

看看下面这个这些留言:

Screenshot.png
(面簿截图)
screenshot roads sg.png
(面簿截图)

两则留言的性质都差不多,第一则称,“有钱有势的人,法律比较难对付。” 这相信只是一种“仇富”的抱怨,按理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第二则说,“罗厘司机在讨生计,那个骑士太过分,他的公司应该开除他!”

只能说,罗厘司机被人看成是送货司机,是在为三餐而忙碌的打工状态中。脚踏车骑士被看成是有钱的专业人士,处在悠哉闲哉的享乐状态中。而且,当网民人肉搜索,认定骑士就是某行销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后,更加强了“蓝领”VS“白领”的印象。

这个网民说:“某某某是个好人,成功的高等人。但当他在骑着他的昂贵脚踏车时,请不要对他鸣笛或挡着他的路……他认定一切要照他意思做。一个低等人如罗厘司机敢妄想对他造成不便?

cheung screenshot.png

想象一下,如果把那辆罗厘换成是宝马或法拉利或玛莎拉蒂,那个“强弱”、“白蓝”、“富贫”角色是不是瞬间对换了?玛莎拉蒂撞脚踏车,相信很多人会把矛头转向玛莎拉司机了。这种“仇富”心态很不健康,甚至很不理性,它反映的是人们对社会阶层固化的不满,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三、公路设施不到位,政府鼓励大家以脚代车的计划难成功

红蚂蚁看到那个视频其实颇有感触,因为每天开着小车在路上走,即遇过“挡路”的脚踏车,也遇过相信是赶着去送货的罗厘紧跟尾随,随时会吻上我的车屁股。能怎么办?

心里OS在骂脏话,也不能怎么样,只能看准机会换车道,嫌命太长才会和路霸拼命。

回头想想,我们的公路在现阶段合脚踏车骑士使用吗?政府大力推动“减少用车”(car lite)的生活方式,鼓励大家步行、以脚踏车代步,以及搭地铁和巴士等绿色出行。但如果公路设施不到位,比如说缺乏脚车专用道,那所谓car lite只能是空中楼阁,讲爽而已。特别是“两轮老鼠”和“四轮大象”争抢公路空间的纠纷成为全城热门话题时,肯定会对car lite 没信心。

红蚂蚁小时候就学会骑车了,但从来没有在新加坡的公路上骑,不只因为骑术不精,更多是觉得不安全。这一次是脚踏车和罗厘争路,下一次会不会是脚踏车和大卡车或铲泥车争抢?一个比一个惊险啊。

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上个月出席《联合早报》举办的小组讨论会上说,如果“减少用车”计划能取得成效,就有机会把一些车道“收回来”,改建为脚踏车道或加宽人行道等,使步行和骑车更安全,进而鼓励国人多以这类方式出行。
  
这听来像个鸡跟鸡蛋的问题。人们减少用车才能把车道改为脚踏车道,但不够脚踏车道供使用,又要怎么说服人们“以脚车替代汽车”呢?土地资源有限,确实是小国的一大困扰。

许部长还说:“我们能够做到(减少用车,让脚踏车道和人行道等设施更安全)吗?应该可以,当然不是现在或明天,不过在20年内应该可以做得到。”

漫长的20年。

在这之前,所有公路使用者,不管是两只脚的、两轮的、四轮的还是多少轮的,大家就忍着点吧,不想白白在路上丢命,就要相互包容一点。都是公家的路,不是你“阿公的路”,文明出行很重要。在路上要学会忍忍,真受不了的话,就把你录到的视频放上网,公开羞辱那个坏司机。大家退一步海阔天空,就能互保平安保安康。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