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没有差劲的士兵,只有差劲的领袖”,梁建鸿比郭木财有担当多了

更新:
2018年11月19日 22:34
都是三军总长,梁建鸿(左)今年8月1日正式取代郭木财(右),担任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
都是三军总长,梁建鸿(左)今年8月1日正式取代郭木财(右),担任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曾庆祥制图)

我们的制度可以锻造人才,也可以捧起庸才。

“没有差劲的士兵,只有差劲的领袖。”

(There are no poor soldiers, only poor leaders)
  
这句话出自一位曾经的三军总长口中,你应该相信这位统帅是懂得打仗的人。上周末看新闻看到这句话,令人忽然有种感动,感觉新加坡的地铁似乎遇到救星了。

neo kian hong ST.jpg
11月16日,SMRT集团首席执行长梁建鸿在金泉车厂与媒体会面,分享他上任三个月来对公司的观察,以及公司的改组计划。(海峡时报)

上星期本地媒体报道新任SMRT总裁梁建鸿的访问,仿佛让人看到了一点信心――嗯,有一点就不错了啦。

上任三个月    梁建鸿勤跑前线

话说这位8月才上任的新总裁,为了履行新职务,不但把汽车卖了,还特地搬家到接近地铁站的地方,就是为了天天搭地铁上班

根据新闻报道,他上班时间不好好呆在冷气办公室,却天天跑去不同的地铁站视察,亲自掌握前线作业的情况和问题,了解工作人员的辛劳和想法,包括每个礼拜两三个晚上探视也督促大夜班工人的工作,慢慢越来越了解实际的问题,例如晚上在隧道里面不能开大风扇,因为声音太大居民会投诉。
  
而天天搭地铁也让他体会到搭客投诉的各种问题究竟是什么意思,例如有臭味啦,有杂音啦,闷热啦。他讲得出这些问题,你几乎可以相信他真的搭过很多次地铁。

梁建鸿:我不同意有‘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这件事

然后他说,经常到前线的经验非常重要,在办公室里讨论(运作和维修)问题没有意义。他说,他从前线人员的眼神里感觉到,员工都非常热忱,非常勤奋,对工作提出很多改善建议,都希望把工作做好,“我们的人都想把工作做好,我个人相信这点。我不同意有‘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这件事,因为这不是我在前线接触的经验”。

neo kian hong ZB.jpg
梁建鸿说,经常到前线的经验非常重要,在办公室里讨论(运作和维修)问题没有意义。(联合早报)
desmond kuek ZB.jpg
SMRT前任总裁郭木财。(联合早报)

看到这里,加上前面那句“没有差劲的士兵”,大家一定明白他言下之意,根本是针对SMRT前任总裁、被社会骂到臭头才肯离开的郭木财。
  
一年多前,郭木财针对地铁频繁的故障问题,跟社会交代的理由重点就包括公司内部有“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很多人为错误,需要时间去处理。

郭木财当了五年总裁,连企业文化都搞不定

记得当时大家为他这句话窃窃私语,都在猜什么问题那么根深蒂固,很多人都相信他指的是某种散漫文化;然而当时社会也有不少舆论认为,郭木财当了五年总裁,连企业文化这种东西都搞不定,纠正不了,不是更加证明能力不堪重任吗?
  
如今可好了,新总裁脚踏实地去找出问题,一句话就让大家明白真相:员工们都很肯拼,也希望公司好。所以关键是带兵的统帅能不能让大家齐心解决问题,克服困难。

梁建鸿宣布了公司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包括将集团改组成五个主要团队。公司改组是SMRT的事,作为消费者和公众,我们只要继续从搭车体验和新闻观察中,就可以知道他的改革行不行,是不是真的有“两把板斧”。

同为三军总长    梁建鸿跟郭木财差别很大

梁建鸿跟郭木财有什么共同点我们都知道,都曾经是三军总长,郭木财还是梁建鸿的前任。然而今天这番“吐槽”事件,让人看出两个人在人格特质和工作态度上的巨大差异。
  
根据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先前的透露,郭木财进入SMRT私人企业界是毛遂自荐的,但是经过五年时间,他显然让全社会失望,而最后还把自己该扛起的责任推给所谓的企业文化,只能说自私又无能。

MRT train flooded ST.jpg
去年10月7日,一场大雨导致介于碧山和布莱德地铁站之间的隧道淹水,一列地铁列车卡在水中,无法行驶。SMRT内部调查发现,负责维修碧山地铁站排水系统的工作人员明明没有检查水泵,却在维修记录上注明已完成季度检修。时任SMRT总裁郭木财把去年地铁发生的连串故障归咎于企业“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海峡时报)

新加坡人都应该庆幸,他在三军总长任内没有发生战争,因为你不得不怀疑,他真的有能力统帅三军吗?如果他在军中步步高升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身为奖学金得主的优势,我们的制度是不是应该被认真检讨?

梁建鸿放弃舒适深入查找问题    郭木财临走给社会抛出烟雾弹

相对之下,梁建鸿也是奖学金得主出身的三军总长,军事领导能力我们无从判断,但光是在SMRT上任三个月的表现,已经让社会至少看到两点:一,愿意放弃舒适深入查找问题;二,有能力带动部属激励干劲。这两点是一个组织解决问题的基础,你可以说梁建鸿对SMRT的改造已经有了好的开始,其他后续效果需要观察。但至少,我们终于看到一点希望的火花。

相反,郭木财则是愧对社会。以高薪供养他五年的结果,不但上述两点没有做好,临走还给社会抛出一个烟雾弹,让大家如坠五里雾中,以为这家公司真的根深蒂固无可救药。

我们的制度可以锻造人才,也可以捧起庸才

这件事情给新加坡人的教训是:我们的用人唯才制度,必须是真正唯才方任用,而不是根据18岁A水准的那张文凭。只有不断克服难关,立下功劳,或者有效完成工作指标的人,才能一步步晋升,而不是认定要晋升才给予表现机会,倒果为因。从这两位将军的表现说明一个事实:我们的制度的确可以锻造人才,却也可以捧起庸才甚至蠢材。

我们当然相信军中评估制度的严谨,但如果郭木财真的在军中长期表现万里挑一,为什么进入私企却没办法解决哪怕是企业文化这么基本的问题?
  
做企业的人都知道,再严谨的评估制度都会有盲点,制度需要经常测试,修补漏洞,让真正的人才不成为遗珠,让虚胖的庸才及时被发现,这样的制度才能用得长久,为组织和社会带来最大效益。
  
“没有差劲的士兵,只有差劲的领袖”,让我们时时记得重温这句话,让国家各级领袖都能把这句话放在办公的案头,提醒自己,则全民才可以安心睡觉和搭车。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