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木财“举手”要当SMRT总裁 许文远批:总裁要为企业文化负责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49
SMRT
左起为SMRT地铁首席执行长李遴伟、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和SMRT主席佘文民。(GOV.SG YouTube)

在被部长批评之后,郭木财会不会很快就下台呢?估计短期内不会。许部长最后还是小赞了一下,同时还爆料说,郭木财当初是自己“举手”说要当SMRT总裁的。

“当企业文化出问题时,总裁要负责,企业文化是由你定的!”

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今天在国会针对地铁问题发表部长声明,回复至少10名议员提问时,稍稍脱稿批评SMRT总裁郭木财,同时强调企业文化应从最高层做起。

20171107khaw.jpg
许文远。(YouTube)

郭木财现身国会 面无表情听“训话”

这是SMRT发生地铁隧道淹水暴露出员工有“造假”记录和一连串的内部问题之后,许部长第一次公开批评SMRT领导人。在新加坡这种斯斯文文、不公开叫骂的国会生态中,这算是一次不小的敲打,肯定也能让网民爽一下。

一场大雨外加坏掉的水泵,导致地铁隧道大淹水,使得国会今天出现“三大要角”同登场,一人发言、两人旁听的有趣画面。发言的是“校长”——交通部长许文远,坐着听训话的“学生”是SMRT总裁郭木财和SMRT主席佘文民。

SMRT高层将减薪?

说SMRT内存在“根深蒂固的企业文化问题”,这还是郭木财上个月16日为隧道淹水而召开的记者会上再一次提及的。现在部长要总裁为企业文化负责,那我们就看看,郭总裁后续有哪些动作。许部长还说,SMRT董事会将检讨包括总裁在内的高级管理层的薪酬。总裁薪酬是否再减一次,以平息民怨?

部长发言的时候,电视镜头不时扫到坐在观众席上的SMRT管理层。佘文民比较有表情,当部长提到他名字时,他还一度挥手示意,部长发言时,他点头表赞同。郭木财则全程像木头那样面无表情,眼神呆滞,完全像是被训话的学生。

许部长毫不掩饰称赞“老相识”佘文民

这也难怪,许文远不客气地敲打总裁,对认识多年的佘主席是毫不掩饰地称赞,这估计会让郭总裁更难受。许部长说:“我很肯定,新主席有决心和诚意改变SMRT整体的文化。在管理层和员工的支持下,我有信心他能成功。”他又说:“我有信心主席能带领公司走出困境,我们能追赶上全球最好的地铁公司,我们可以的,我们是新加坡,SMRT要克服万难。”

许文远与佘文民相识多年,他在2003年沙斯来袭时初识佘文民。当时佘文民是新科电子总裁,新科电子协助研发新的诊断设备,在短时间内把病患及他们所接触的人隔离起来。在沙斯之后,许文远又委托佘文民协助仁慈医院摆脱因明义法师而引起的监管风波。佘文民刚于7月接任SMRT主席职务,许文远已多次公开称赞佘文民。

许文远爆料:郭木财是自动请缨的

不少网民好奇,郭木财在被部长不点名批评之后,会不会很快就一鞠躬下台呢?估计短期内不会。许部长在敲打完之后,还是意思意思地轻声小赞一下,同时还爆料说,郭木财,当初是自己“举手”说要当SMRT总裁的,他原本是武装部队的三军总长。

许部长说:“我知道他很努力地想要改变企业文化。我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个小秘密,我不知道该不该公开说。你知道2011年地铁发生大故障,SMRT决定要撤换总裁,郭木财自告奋勇,要接手这个工作。他不是‘空降’的,也不是被点名去解决问题的。他是自动请缨的。他原来是三军总长。”

部长肯定郭木财的“心意是好的”,他为身为新加坡人而感到骄傲,大家都为SMRT时不时出故障而感到羞耻。

许部长最后总结时还说:“过去两年,我们的健康和家庭生活(受影响)......但我想这个工作是有意义的。不管是郭木财、佘文民或鄞云斌(陆交局总裁),我们都有选择,我们可以做其他很多事情,但如果我们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将它逆转,那将是很好的公共服务,可以让每天使用系统的350万人获益。”

网民质问:总裁怎么还不下台? 

从许部长这番谈话判断,郭木财估计短期内还是会留下来帮忙收拾烂摊子。不管总裁走不走或什时候走,从网络舆论判断,他早已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毕竟,从2012年接任SMRT都已经五年了,到现在还不能改变SMRT的企业文化,也难怪网民质疑,是不是该换人做做看了?

这个网民质问部长:“你说总裁要负责,为何他还留在SMRT?董事局不应该把他给炒掉吗?

这个网民也希望看到,对SMRT领导采取后续惩罚行动。他说:“要把SMRT管理层叫到国会去,就是宠坏孩子。为了国家利益和尊严,他们必须被严厉处分,以示负责。唯有这样,我们才能在隧道的另一端看到光和希望,不然大家会说,“只是讲讲而已”。

这个网民显然还是不满军人转去企业做高管领高薪。他讥笑“文凭将军”管地铁,军队作风会笑死人。

除了评价SMRT主席和总裁之外,部长今天还抛出多个打眼的新闻点,红蚂蚁综合了以下八点:

1)交通部不会成立调查委员会,理由是10月7日事故的事实并不复杂,而且导因很清楚。

2)除了碧山隧道之外,景万岸与劳明达地铁隧道同样有水泵失灵。景万岸站的八个水泵有两个失灵,劳明达站的四个水泵更有三个失灵。

3)七管理层被停职调查。他们包括掌管建筑与设施部门的SMRT副总裁黄德富和他的前任,一位在5月前负责维修水泵系统部门的副总裁,一位首席工程师、副总监和三位经理。因地铁隧道淹水事故被SMRT停职的六名员工年资不一,有三人已在SMRT工作超过20年。

4)陆路交通管理局的监管没有问题。陆交局将和SMRT联合成立一支督查小组,以配合SMRT内部的审查机制,进一步确保审查能严谨进行,尽早发现维修方面的不足。

5)强调培养正确文化人人有责,包括管理层和员工。部长强调,“这是新加坡方式”。

6)为了发展与建立更高的问责与举报文化,SMRT正加强内部程序和对职员的支持,包括工作轮调与更新,加强监管,及根据部门表现与审查结果决定高层的花红等。

7)陆交局将与SMRT合作探讨是否能为工程团队提供更多工程时间,以加快更换陈旧资产的速度。这意味着地铁线可能在平日得暂停使用,给乘客造成不便。

8)SMRT邀请台北捷运专家进行彻底与独立的检讨,看营运上有没有任何漏洞和可改进的地方。

不设独立调查委员 网民不满

2011年底地铁南北线大瘫痪之后,独立调查委员会隔年召开听证会展开调查。交通部长今天说,地铁隧道淹水事件将不会设调查委员会,网民普遍对此大表不满,希望事件能更加透明化。

这个网民怀疑,不设立调查委员会是因为“心里有鬼”。他说:“他们先是给予员工“特赦”,要他们“招认”工作上的疏忽。现在,他们又说,没有要成立调查委员会,我嗅到一些想掩盖的味道......”

像这样的质疑声还真不少,当局恐怕还得抛出更多的细节回应网民的关切。

部长气定神宁 讲了约两个钟头

今天的国会舞台就是留给许部长表演的。发表部长声明加上回复议员的质询,他今天在国会上讲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虽然动过心脏绕道手术,但部长看来还是还是气定神宁,还不时谈笑风生,甚至自言自语对着讲稿说,“我读到哪里了?” 他还自嘲说:“过去两年,我老了五岁。”

见招拆招 部长回“酸”刘程强

面对反对党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质询,地铁问题源于急切想要要赚钱,许文远四两拨千斤地回应说,“有更容易的方法赚钱,不需要用SMRT来赚钱”。他又强调,赚钱不是目的,但也不能亏钱,在财务上要有“自律”。然后还见招拆招,乘机“酸”了一下刘程强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刘先生知道的。他也在打理市镇理事会,他也需要让收支平衡。”

简单几招就把球抛回给刘程强,行动党的年轻部长还真是得和许部长学着点。

“搞定部长”搞不定地铁 就做好挨骂准备

被称为“搞定部长”(Mr.Fix it)的许文远虽然还没有搞定地铁问题,但今天在国会上显然是搞定了议员的质询,也初步回应了外界的部分质疑。不过,地铁问题一天搞不定,网上骂声肯定不断,部长就做好心理准备继续挨骂吧。65岁的许部长说,地铁系统修复工作在2024年抵达终点,到时他就不是议员了,那其实也不是太遥远,部长就继续忍多一下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