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新马通关问题,弯桥还是第三桥?

更新:
2018年11月15日 13:29
马国首相马哈迪一直钟情于兴建衔接新加坡和柔佛新山的弯桥。
马国首相马哈迪一直钟情于兴建衔接新加坡和柔佛新山的弯桥。(互联网)

柜台人员不要聊天滑手机才是。

让新加坡极度“感冒”的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第二次上任后,首次官访马来西亚,焦点当然是老马到底和李显龙就什么事情展开谈判,除了水供,新马通道肯定是另一焦点。

20181112 Mahathir and PM meets.jpg
李显龙总理(右)和到访的马国首相马哈迪于本月12日在总统府会面。(海峡时报)

被认为是回锅圆梦的老马既然已经着手打造第三国产车曾因另一宝贝计划而和前两任首相纳吉以及阿都拉闹翻的弯桥计划怎么可能不做?

马哈迪强调,自己是基于新柔长堤过于拥挤,才提出建造连接两国的新桥计划。他说:“可是我想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之间的交通流量正持续增长,我们需要(多)一座桥。你看看槟城,建了一座桥后,现在增建一座,还要建隧道,新加坡比槟城大多了,交通流量更高,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桥,不只是多一座,让更多的桥去连接不同地点。”

姑且不论老马的言外之意是把第三桥建成“弯桥”,还是把新柔长堤改成弯桥后另建第三桥,弯桥一事在马国朝野引起不少议论,反对党当然炮轰希盟不能为了圆老马之梦而砸钱建弯桥,而且不是一直喊国库空虚,为何还花钱建桥。

20181016_news_crookedbridge (1).jpg
衔接新加坡和柔佛的新马弯桥构想图。(早报网)

至于希盟领袖,民行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告诉媒体,目前两国更需要想办法让双边通关顺畅,而不是兴建弯桥。“当务之急是要确保双边通关更顺畅,确保人流量有更好的控制,可以考虑的方案包括尽快完成新柔地铁(RTS)计划、探讨第三桥计划或更好的步行模式等,但不是建弯桥。”

每天40万人通关    堵塞问题日益严重

20180830 causeway jam  WB .jpg
每天往返新山和新加坡的人非常多,新柔长堤经常出现长长的车龙。(联合晚报)

根据移民与关卡局提供《联合早报》的资料,每天至少有40万人利用长堤和第二通道;到了学校假期和公共假期,每日通关人数可多达43万。据有关当局了解,这个数字近年没有显著改变,过关时间亦无显著增加。

这对每天得塞车通关的人来说,恐怕不太能苟同。最好笑的是,有关当局只要被问到关卡塞车问题,肯定以兀兰关卡是全世界最繁忙的关卡之一,要严密安检,避免不法之徒有机可趁,否则后果就不堪设想等为由,希望通关者能体谅之类的。

通关流量大,那就想办法解决,新马两国相继推出高科技的自动通关系统,还有弹性化调配人手等方法,希望能改善通关速度。效果如何?笔者只是更常看到堵塞新闻,且由自动通关系统出现间歇性缓慢所造成的堵塞还真不少,就算是非繁忙时段也照塞不误。

无法解决现有问题    第三桥作用打折

两国虽通过提升“硬件”(hardware)和“软件”(software)来舒缓通关问题,但却忽略了“心件”(heartware),也就是用心做好每一件事情或做事要有效率。

经常通关的人应该对一些值班官员在滑手机、在聊天,或者心不在焉等不陌生?他们可以隔着柜台交谈,或者某同事经过也可以聊个不停,有的会拿着你的护照毫无动作,还真不知对方到底在干嘛。

custom.jpg
应通过“心件”来舒缓通关问题。(互联网)

或者是通关柜台没全部开放,甚至只开放几个柜台的情况也不时遇上,官方说法是因人手吃紧,得弹性调动,因此非繁忙时段较少柜台开放。

因种种问题无法获得足够人力资源下,弹性安排人手是必需的,但官员的素质和办事效率却成了关键。这样的工作态度,就算全部柜台都开也难解决通关缓慢的问题。当然,这只是小部分的害群之马,但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官员素质和办事效率才是关键

在当局希望通关者体谅他们面对人手短缺,或者每天得应付高流量通关者等挑战,但是否也应该体谅通关者的心情呢?若你说马劳选择通车上班就得承担通关缓慢的风险,那在他们只想尽快回家,塞了良久之后终于到了柜台,却看到这样的情况,或者官员脸黑黑、用眼角看人的模样,还真的能体谅吗?

一次曾开玩笑地问官员为何还没好,对方回答说电脑很慢。那是否就是非战之罪?这就和提高安检导致通关时间较长是一样的,安检很重要,绝对不能为任何情况而妥协,但当中是否存在“心件”因素,是否有更有效率的安检方式?

第三桥等于多了一个通关选择,地理位置当然会影响使用者的意愿,但还是能舒缓兀兰关卡堵塞问题。问题是如果电脑系统还是间歇式缓慢,执勤官员继续聊天、滑手机,人手短缺问题无法解决,就算有了第三桥,舒缓堵塞的效果恐怕得打折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