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球太难:一律不准延迟服兵役,是公平还是僵化?

更新:
2018年07月18日 14:19
新加坡足球小将戴维斯。
我国17岁足球小将戴维斯延迟服役申请被拒,可能无法在英超踢球,消息连日来引起网民热议。(互联网)

应想想如何扩大服役制度。

公平还是僵化?这是近日关于少年足球员班戴维斯申请延缓国民服役被国防部拒绝的新闻,给我的印象。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类似的个案出现,国防部最直接的反应都是“公平”。这虽然是最容易理解的理由,但仔细想想,这也是国防部站在自己衙门本位的本能反应,其实是缺乏全局观的。

国防部缺乏全局观

全局观是什么呢?随着时代的发展,新加坡需要越来越多样化的人才,政府自己也知道这点,所以不断引进各种各样的人才,然而在兵役制度这一环节,始终无法改变既有思维提出更有效率更灵活的做法,既满足制度的公平性,又能在整体上适应国家多元化的人才需求。
    
回顾案例,2006年本地天才音乐家施恩溢获得美国顶尖音乐学院全额奖学金攻读四年大学专业课程,却几经波折申请缓役不成功,唯有退而求其次申请两年的专业文凭课程,加上本地音乐界艺文界大力支持,才获得国防部批准。

施恩溢.jpg
本地天才音乐家施恩溢。(联合早报档案照)
20180718 schooling.jpg
本地泳将约瑟林。(联合早报)

近期约瑟林和柯正文的缓役,同样差点就被以拒绝告终,若非约瑟林父母和多方声嘶力竭的争取,新加坡上届奥运第一面金牌根本无缘诞生。

因此,国防部以约瑟林为例来说明缓役的条件,恰恰说明本身的后知后觉,没有能力判断与鉴定特殊案例,也没有与时并进的眼光审视条例,只知道僵化奉行让自己部门方便的章程仪轨,对外以千年不变的一句“此例一开,陆续有来”作为推搪回应社会。
    
何以说这是推搪?
    
一,像班戴维斯这种被世界顶级足球运动团体招揽的本地年轻人,一年有几个?还是几年才有一个?国防部何妨问问体育学校开了多少年,培养了几个被世界级运动团体看上的年轻人?可见这根本不可能会出现陆续有来的情况,要说“此例一开”的情况,其他人学也学不来。这理由同样适用于施恩溢,从2006年至今,又有多少男生被世界级的音乐学院录取而要求缓役呢?

20180718 davies3.jpg
新加坡足球小将戴维斯在富勒姆球场留影。(富勒姆足球俱乐部)

二,国防部以参加奥运等国际赛事或有可能为新加坡赢得奖牌来论证自己的决定。英超不是国际赛事,什么是国际赛事?班戴维斯被录取的虽然是青年团,但那种训练和经验难道不是新加坡甚至整个东南亚所缺乏的?
    
正好今天的报纸报道克罗地亚足球队主帅达利奇的话:“首先你要有梦想和进取心,梦想有一天会实现,但关键是你不能放弃它,要相信自己。”这句话正可以送给国防部做决策的长官,新加坡到底是急着在现在多一个阿兵哥,还是几年后多一个国际足球健将?
    
三,这种缓役申请其实没有那么难解决,关键就是墨守成规懒得动脑筋变通。只要把国民服役的概念扩大来想,就不仅能解决王志豪部长昨天说的“良好平衡”问题,也能为新加坡增加不同领域的精英人才。但如果国防部总是以本位主义出发,怕麻烦,干脆时间一到全部男生送进去,没有争议,那结果就是有一半的青少年人口注定很难有读书之外的其他成就,因为在需要连贯学习或训练的事情方面,都会被兵役打断。
    
重点是,不是叫国防部对申请案一律批准,只是在审批过程中,如何加强个别专业领域的判断比重和鉴定能力,相信真正要达到国际标准又受到青睐的人数,每年不会超过两位数。
    
四,所谓扩大服役制度的概念,就是可以增加服役的工作选项,服役可以当警察、消防员、医生、文工团,当然也可以当护士,或者国家要发展的领域的专业人员。
    
班戴维斯如果接受了英超的训练,几年后回来服役,派他训练新联赛作为服役内容,有何不可?这也正是新加坡足球总会力挺他缓役的重要理由之一。就算不是当教练,以他当时的体魄,当什么兵种都可以吧。

20180718 davies2.jpg
新加坡足球小将戴维斯(海峡时报)

当年吴作栋政府信誓旦旦要在2020年让新加坡踢进世界杯,至今还被网民消遣,尤其最近几个小国纷纷在世界杯表现出色,新加坡却连马杯都踢得荒腔走板,原因固然很多,但不专业的领导和规划,以及兵役制度阻断男生发展兴趣的问题,都到了必须认真面对与重新思考的时候。

不如早点宣布女生也当兵

今天的新加坡没有人反对国民服役,没有人不知道兵役制度的重要性和必须尊重,但是兵役制度的执行者也必须与时并进,改变推行的方法,国防部领导者更必须有能耐说服国人:国民服役可以兼顾公平性与年轻人的个人发展。
    
毕竟,从只有男生才要服役这一点来说,在强调性别平等的时代,它早已经不公平。只会强调公平性,不如早点宣布女生也当兵,也服役,如何?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