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迎新脱剩一点,阿伯冲动后反思到两点

更新:
2018年06月22日 19:27
young people playing on the beach
(互联网)

有没有犯法?是不是自愿?

阿伯好一阵子没有发表意见,因为每天看报纸和电视那些世界各国的大人物讲来讲去就够热闹好玩了,还要追看那么多连续剧和综艺节目,好彩——哦对不起,阿伯记得给小学老师骂过,不能写好彩,是幸亏啦——眼睛还可以用,才有得忙到那么快乐。
  
眼睛可以用是很重要滴——你看阿伯一点都不落伍,“滴”这种中国网络语言照样会用——否则就不知道昨天那么精彩(欸,精彩不是好彩,可以用彩)的新闻了。红蚂蚁昨天报了这条新闻,大家自己看。
  
新加坡大学的新闻,报纸时不时都有,什么排名第一啦,开了什么课程啦,阿伯是没有兴趣的,不过报馆都是新加坡大学的毕业生,当然要关照母校多写一些,这点可以理解。不过昨天关于学生迎新会跑到沙滩去脱光衣服的新闻,嗯,就是阿伯感兴趣的啦,哈哈。

20180622-sentosa siloso beach.jpg
国大宿舍新生被爆出在圣淘沙的西乐索海滩上玩“衣服链”的竞赛游戏时,跑进海里脱光衣服。(新报)(新报)

不过看完这新闻还有红蚂蚁的那些网民留言之后,阿伯变得没有那么冲动了——一方面也因为报纸翻来翻去网上找来找去都没有看到照片,还开始陷入沉思:到底该怎么看这件事呢?
  
想着想着,又去看那些网民的留言,阿伯开始有点怕怕,把想法写出来会不会被人肉搜索还是追杀?会不会有人来我走廊泼漆?会不会有人在红蚂蚁网站唱衰阿伯是“猪哥伯”很好色?
  
唉,算了,想到金正恩那个孩子年纪轻轻就那么勇敢飞到新加坡,跟他爸爸和阿公的敌人握手,要改变自己国家的勇气,阿伯不过烂命一条,讲几句真话要怕什么!
  
一个小孩子读到大学要读几本书?我听人说现在比以前多很多本。读那么多书当然比阿伯这类小民更有知识更懂得分析事情,那么要做什么活动,大人真的还要管那么多吗?

看看新闻报道里面描写那些活动,有些的确比较不雅或者恶心,带有色情成分,不过大学生里面如果有人办活动掺一些这种调调,大家多多少少闻得出来,那要不要参加,自己决定啦。

20180621-push up02.jpg
不雅迎新会活动之一:女生面朝上趟在地上,男生将胯部贴近女生的脸做伏地挺身;

对啦,重点就是要能自己决定。看新闻的分析说,在公共场所裸体是犯法的,这个当然也是问题。所以问题就是两个原则嘛:有没有犯法?是不是自愿?
  
只要不犯法,例如脱衣服脱到不犯法的点--嗯,这个要问法律专家怎样不犯法--阿伯常常看到别的阿伯脱到剩下一条四角裤走来走去,里面有没有穿多一件谁知道,那算不犯法了吧。男人是这样,那么女人呢?阿伯真的没有研究。总之只要不犯法,阿伯就没有意见。
  
第二,只要参加者是自愿。这个当然,阿伯觉得包括所有的迎新活动,不管脱衣不脱衣还是正经八百唱爱国歌曲,都必须是自愿参加
        
看新闻里面访问那些不同大学的高管,都说要怎样怎样帮学生安排健康的活动,阿伯以为是在看小学校长讲话。
  
各位教授啊,小孩子读到大学,该参加什么活动,交往什么人,读什么书看什么电影,应该自己会选择吧?报纸说,学生在校内迎新活动的时候,“全程都在宿舍指导导师监督下进行”。阿伯读到这句,差点把昨天晚餐的红哥里鱼肉翻吐了出来!

20180622-orientation activities.jpg
在沙滩上玩垒人墙游戏是本地大学迎新活动中相当常见的项目。(互联网)

外国人常常说新加坡什么都被控制,阿伯总是觉得他们胡说八道。阿伯天天出门回家,咖啡店和小贩中心吃什么,喝咖啡还是啤酒,自由选择,快乐得很,坐在楼下看美女也不会有人管我,自由自在,到底哪里被控制真是搞不懂?
  
不过这条女生脱了奶罩还要一手遮胸的新闻,倒是让阿伯忽然想通了前面这个问题。
  
读了那么多书的大学生,连怎样主办活动,要不要参加,都要学校和报纸告诉他们什么对什么不对,那么他们不是头脑被控制咯。哎呀呀,原来如此啊!
  
这些大学生毕业后很多人就做公务员,要管国家,要为人民做决策,如果进了大学连参加活动都要别人帮他决定,算不算有点脑残啊。
  
根据阿伯的想法,只要这些活动是自愿的,男女学生要怎么搞大家不必管啦。男女之间交往其实很多像流行歌曲唱的,“情场中几多高手用爱将心去偷”,只要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好了,父母都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20180622-watergames.jpg
在水里进行的大学迎新活动。(互联网)

何况学校,万一管太多,给学生心理留下阴影,将来结婚要洞房时还想起宿舍导师的脸孔,生不出孩子就害了!我们年轻人生得少是不是因为怕触犯什么规则不敢干那回事啊?
  
最近还有一条新闻说新加坡人虽然有钱但是很不快乐,看看这条脱衣服的新闻就懂了,上大学参加活动还要考虑那么多道德尺度。
  
大家不要误会啊,阿伯不是同意活动中那些低俗的安排,什么男生跟女生怎样舔来舔去,还是什么动作。

主办的同学如果一开始就清楚说明有这样的事情,参加与否完全自愿。学校应该做的就是保证没有丝毫强迫的情况发生,因为强迫一个人做不愿意的事是违法的,而违法的事情,主办活动的同学应该清楚自己可能触犯的责任。
  
有网民留言说如果这个女生是你女儿怎么办,喂,如果她清楚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还要参加,阿伯当然尊重她,那只是迎新,又不是杀人放火黄赌毒的活动,你说不对吗?

现在的学生每天上网比阿伯还多,什么都学得到,精明得很,大学的责任不是在道德上监督学生,给他们安排什么健康活动,把自己搞的像人民协会。大学除了要有水准很高的教授,更重要是让学生知道上大学要学到做个思想独立勇于负责任的公民。

当然,我们的大学或许觉得监督他们,安排活动给他们就是教育,但如果学生自己不能天马行空的去想要办什么活动,参加什么活动,不敢去承担做事的后果和责任,将来做了公务员,怎么敢为自己的过错向人民道歉甚至辞职呢?除了薪水,他们也可能不确定自己对工作要的是什么吧。
  
阿伯沉思太久,该上厕所了。为小孩子穿不穿衣服费神,以前我们在甘榜是不会有这种事的,因为小孩子都没有衣服穿嘛。哈哈哈。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