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马”(1MDB)最后一块拼图——刘特佐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马来西亚神秘富豪刘特佐
马来西亚神秘富豪刘特佐。(互联网)

他知道很多秘密。

纳吉夫妇的名字在马来西亚无人不晓,在国外也是响当当,名气不输他的华人“代表”首推刘特佐,Jho Low这个名字在外国,尤其是美国,从司法部、财经界到好莱坞,没听过的人还真不多。
  
没听过刘特佐这名字的人得赶紧上网恶补一下,若不了解此人的过人之处,就无法能理解为何他会成为马来西亚誓要全球追缉之人,连新任首相马哈迪也坦承要取回“一马公司”丑闻所涉及的“失款”,就必须先找到刘特佐,足证刘特佐是“一马丑闻”最关键的拼图。

被纳吉夫妇视为心腹
刘特佐是华人之“光”

谈钱伤感情,就连兄弟分分钟也因此阋墙,更别说纳吉要在一马公司做“大生意”,涉及如此庞大金额,且“干坏事”又怎能随便让人参与。

20180529_aziz.jpg
纳吉继子里扎(左)与一马案另一关键人物刘特佐(右)出席《华尔街之狼》的首映礼。(砂拉越报告)

刘特佐到英国求学时认识了纳吉继子里扎,并因此成为好友,进而走入纳吉家庭圈子。光是继子好友的身份,恐怕不能打动纳吉夫妇,但加上刘特佐赴美留学期间和马来西亚、科威特和约旦等中东国家权贵的密切关系,还有领悟力强且机灵,懂得“相机行事 ”,也就深得纳吉欢心了。
  
被纳入心腹后,刘特佐虽然不在一马公司任职,但却是幕后到幕前的推手。幕后可贡献的除了献策如何迂回地把别人的钱放进自己口袋,也可留意哪个银行高官是最适拉拢对象,用钱诱惑对方大开方便之门,帮助洗钱,把钱移到国外或自己户头。
  
必要时还得走到幕前,就像因涉及一马事件而被控的瑞士安勤私人银行的新加坡分行经理斯图尔森埃格在庭上供证时说,他经介绍认识了一名叫陈金隆(译音,英文名为Eric Tan)的准客户。当斯图尔森埃格首次在吉隆坡与该客户会面,对方自我介绍为“陈金隆”,但过后坦承自己就是刘特佐。被告也发现,原来在电邮与电话上与他沟通的“陈金隆”,其实就是刘特佐。
  
刘特佐过后以“陈金隆”的名字在安勤银行的新加坡分行开设四个企业户头。厉害的是,案情显示为刘特佐开设银行户头时,被告收到一名叫“陈金隆”的男子的护照与履历文件,发现确实有陈金隆这个人。
  
既然是“自己人”,纳吉怎样都要庇护,于是无论包括新加坡等外国如何举证、披露文件,从马国总警长到一马公司首席执行员等官员相继跳出来为刘特佐“漂白”,坚持刘特佐和一马公司毫无关系。

罗斯玛“独乐乐”
刘特佐“众乐乐”

光是懂办事是不够的,要懂得讨老板欢心更重要。有趣的是,刘特佐出手阔绰,比起纳吉夫人罗斯玛的奢华有过之而无不及。

FILES-MALAYSIA-POLITICS-JHO_LOW-013813.jpg
马来西亚富豪刘特佐的豪华游艇“平静号”(Equanimity)。(法新社)

不同之处是罗斯玛把钱花在自己身上,珠宝名牌包挂满身,刘特佐除了自己的享乐,打造了豪华无比的“平静号”外,对友人也一样豪气,买名画送人,买珠宝钻石来追求女演员,甚至豪掷千金买名酒来打入金钱至上的美国明星圈子。
  
刘特佐是聪明人,分分钟还正义凛然地告诉纳吉,这是必须的外交手腕,必须用钱来打开上流圈子,证明自己家财万贯,这样当他在美国砸钱买豪宅、买公司时才不会显得突兀。
  
最聪明之处恐怕还包括刘特佐送礼从不忘罗斯玛,最有名的就是盛传他曾送给罗斯玛价值2300万美元的粉红钻石,以及430万美元的搭配项链,深得罗斯玛之心,也就还以“枕头风”谢礼,在纳吉面前为他美言。

20180530_Jho_Low_rosmah_najib.jpg
刘特佐(左一)与马来西亚第一家庭的合影。右四是罗斯玛。(互联网)

搞不好两人还有“惺惺相惜”之情,两人的“长相”和“身形”都有异曲同工之妙,但都能“逆流而上”。一个能让首相大人捧在手心,一个能打破种族藩篱,让他能在“巧取豪夺大买卖”中分一杯羹,两者都不是易事,可说是能人所不能。

刘特佐知“钱在哪里”
老马或网开一面

当媒体询问会否接受纳吉吐出一马的贪款,作为撤销提控的交换条件,马哈迪斩钉截铁回说:“免谈!”(NO DEAL)。但当问及刘特佐时,老马态度放软,表示将咨询法律部门有关是否值得宽赦刘特佐及任何“窃取”一马金钱的人,以便能尽快拿回该笔钱来还债。

mahathir_jho-low_1mdb_600_1.jpg
马哈迪(左)与刘特佐。(今日自由大马)

语带保留,老马其实想和刘特佐谈判,用钱的下落换取刘特佐的自由。马哈迪直言知道钱的下落的就只有刘特佐和罗斯玛,罗斯玛和纳吉的“罪孽深重”且夫妻情深,因此不在宽赦行列,但追回钱至关重要,那就只剩下刘特佐了。
  
根据目前所揭露的洗钱手法,刘特佐无疑是最重要的执行人,空壳公司由他开,买卖房产由他接洽,金钱汇入汇出银行也由他一手包办,他应是最清楚所有钱的动向之人。
  
马哈迪曾表示,当局已经知道刘特佐的下落,并将要求国际刑警逮捕此人。他说,政府必须先找到刘特佐,才能拿回属于人民一马公司资金。若刘特佐等涉案者愿回马助查,政府将考虑为他们提供庇护并确保其人身安全。
  
这也带出刘特佐的另一“特长”,自一马丑闻爆出后,他的行踪成谜,偶尔通过发文告的方式“发言”,就算被美国司法部盯上,也有报道说他在台湾,还在泰国普吉等候纳吉宣布胜选。
  
不过连他的背影也没拍到,也不知是真是假,甚至连神通广大的公民记者也一无所获,还真不得不佩服他。
  
只是活得如此辛苦,不能出门露脸,不敢和家人联络,又不能再砸钱追求女人,对刘特佐来说更是最痛苦的事。
  
那就别再躲了,赶快出来,结束你自己的窘境,也一并结束这个拉锯多年的“长寿剧”,让大家找到最后的拼图,才能在“大结局”后重新出发。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