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包:纳吉与一马(1MDB)案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纳吉与一马公司1MDB
(谢静怡制图)

好复杂。

近几年,每每读到有关马来西亚前首相纳吉的负面报道,三句话总不离一个词:1MDB。现任首相马哈迪日前透露,马国的国债已经达到约1兆令吉(近3378亿新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约80%。财政部长林冠英更指财政部自2017年4月开始,便一直为一马公司偿还高达69亿8000万令吉(约23亿新元)的款项。就连纳吉下台后两次接受反贪会问话,都是和“1MDB”涉及的舞弊行为有关。

究竟什么是1MDB?红蚂蚁带你用五分钟简单了解。

什么是1MDB?

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一马公司”“一马”或“1MDB”)是马来西亚时任首相纳吉于2009年成立的国有投资基金,其前身是登嘉楼投资局(Terengganu Investment Authority)。一马公司成立的目的是通过各类全球合作投资和外国直接投资(FDI)项目,发展马来西亚经济,最终造福国民。

一马公司由财政部全权拥有,财政部长也是纳吉。一句话,一马公司发生什么事情,都和纳吉脱不了关系。

一马公司为何成为新闻焦点?

一马公司丑闻在2015年爆发。《砂拉越报告》与美国《华尔街日报》揭露,疑似一马公司的7亿美元资金(2015年时约为26亿令吉)经过两轮汇款,辗转进入了纳吉的私人银行账户。但纳吉指这笔巨款是沙特王室捐给巫统的政治献金,并强调他不曾把钱花在私人用途。

2016年7月,美国司法部通过民事诉讼,指控一马公司领导人及其团伙在2009年至2014年期间,不当挪用一马公司资金,用来购买房地产、艺术品、私人飞机、珠宝、以及投资好莱坞电影《华尔街之狼》等等,要求法庭下令扣押该公司17项总值超过35亿美元的资产。

美国司法部的诉状中没有提到纳吉,但30多次提到“马国一号官员”,指此人从一马公司获得约7亿美元。之后,该诉讼又提及“马来西亚一号官员的妻子”涉嫌滥用一马公司资金购买钻石。

诉状还形容此人是一名政府高官,在一马公司内具权威地位。马国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曾公开表明,一马公司案中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就是纳吉,但遭纳吉多次否认。

一马公司案被指涉及金额超过45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欺诈案之一,至少有六个国家进行调查,包括了新加坡。

但迄今为止,美国司法部起诉一马公司的案件,仍没有一人被正式检控。

另:美国司法部在一马案中,寻求充公的资产包括:

  1. 毕卡索名画《静物与牛头骨》(Nature Morte au Crane de Taureau);
  2. 豪华游艇“平静号”(Equanimity);
  3. 软件公司Palantir Technologies的250万Series D优先股;
  4. 连锁健身中心Fly Wheel Sports的所有权利与利益;
  5. 红岩电影公司出品电影《阿呆与阿瓜》(Dumb and Dumber)的版权;
  6. 红岩电影公司出品电影《老爸当家》(Daddy’s Home”)的版权;
  7. 德国画家海因茨(Heinz Schulz Neudamnn)为1927年默片《大都会》(Metropolis)所设计的电影海报版画;
  8. 艺术家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的拼贴画《Redman One》;
  9. 摄影大师黛安阿布丝(Diane Arbus)的名作《拿玩具手榴弹的男孩》;
  10. 一颗11.72卡拉的心型钻石;
  11. 一枚8.88卡拉的粉色钻石吊坠,外有11卡拉粉色钻石所包围;
  12. 一副18卡拉的钻石珠宝,包括一条钻石项链、钻石耳环、钻石手镯与钻石戒指;
  13. 一对钻石耳环与一枚相配的钻石戒;
  14. Electrum Group公司的所有版权与利益。
FILES-MALAYSIA-POLITICS-JHO_LOW-013813.jpg
马来西亚富豪刘特佐的豪华游艇“平静号”(Equanimity)。(法新社)

一马公司所涉洗钱手法

一马公司被指洗钱,而且过程相当繁琐,涉及到的公司(空壳公司)与人物繁多。光是美国司法部的诉状就长达数百页。红蚂蚁从中选取其中一起,为你解释。

2012年,一马公司与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合作发行债券,募集35亿美元。一马公司收购马来西亚的发电厂,由IPIC作担保。

作为交换条件,一马公司允许IPIC的子公司阿尔巴投资PJS(Aabar Investments PJS)公司收购这笔能源资产49%股权的期权。

一马公司在拿到这笔35亿美元资金后,马上把钱转到一家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一家名为阿尔巴投资PJS的有限公司(Aabar Investment PJS Limited ,简称“阿尔巴BVI”)。

大家以为这个BVI就是IPIC旗下的公司,但其实就是混淆视听的工具,名字极其相像,但根本不是一回事。

国际调查显示,经过不同投资基金与有限公司的转手,这些转移到阿尔巴BVI的资金已被分配给数位纳吉的关联人,以及有商业利益的阿布扎比政府代表。

“大马一号官员”从阿尔巴BVI拿到3000万美元,一马公司另一名关键人物刘特佐拿到10亿美元,其他受益人也包括纳吉继子里扎。

20180529_Riza_Shahriz_Abdul_Aziz.jpg
纳吉继子里扎(左)与一马案另一关键人物刘特佐(右)出席《华尔街之狼》的首映礼。(砂拉越报告)

里扎所创立的红岩资本公司(Red Granite Capital)收到了来自阿尔巴BVI的2亿3800万美元电汇。美国司法部诉状中描述,里扎是“大马一号官员”的亲属。

红岩资本公司之后制作了《华尔街之狼》、《老爸当家》(Daddy's Home)与《阿呆与阿瓜》续集(Dumb and Dumber)三部电影。《华尔街之狼》的主演,好莱坞巨星李奥纳多便由此与一马公司扯上了关系。

说回这个发行债券“筹钱”的事情。2016年,IPIC与一马公司发生纠纷。话说,IPIC当年作保条件之一,是一马公司必须支付14亿美元抵押金,同时允许IPIC收购那笔能源资产49%股权。不过,一马公司后来协议改用近10亿美元赎回IPIC的收购权。

IPIC向伦敦国际仲裁庭提出仲裁诉求,指一直没有收到相关款项,因此向一马公司及马来西亚财政部连本带利索赔65亿美元。一马公司这坚持已经把钱(至少35亿令吉)汇给了阿尔巴BVI,但IPIC表示,阿尔巴BVI不是它的子公司,真正的子公司是阿尔巴投资PJS。

那么一连串“偷龙转凤”后,钱究竟进了谁的口袋?上面都说了。最后怎么解决的呢?双方在去年达成和解。一马公司向IPIC支付12亿零545万美元,最终在2017年底还清所有款项。

盗窃与债务

一马案有两大关键词,一是盗窃,二是债务。所谓盗窃,指的是纳吉等人涉嫌利用权力,通过洗钱等方式,将原本属于国家的财产据为己有。

而一马公司由此亏空的款项,只能动用国家资金偿还。用纳税人的钱填补这个大窟窿,让马来西亚人愤恨不已。

铲除人事物   纳吉被指欲掩盖舞弊行为

光天化日之下的舞弊行为,也引起了国阵内部、执法部门与在野党的注意,并发起调查。但纳吉被指为了掩盖一马案实情公开,多次动用特权,铲除一切质疑他的人、事、物。

2015年7月,为了调查一马公司的财务及运作情况,由当时的总检察署总检察长阿都干尼牵头,三个执法机构(反贪会、警方和国家银行)联手组成的特别调查小组展开调查,冻结了六个与案件有关的账户,并已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准备提交法庭,指控纳吉。

另一边厢,时任马来西亚副首相及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曾要求纳吉开除一马公司全体董事及首席执行长,调查一马公司高层和操控该公司的刘特佐,并公开质疑纳吉,要他解释一马丑闻。

结果也在7月,纳吉重组内阁,开除了慕尤丁;迫使总检察长阿都甘尼以“健康理由”提早退休;积极调查一马公司的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诺加兹兰忽然被擢升为内政部副部长;反贪污委员会时任主席阿布卡欣和两名时任副主席慕达化阿里及苏克里,都在2015年7月底提前退休及调职……

MALAYSIA-POLITICS-CORRUPTION-040031.jpg
苏克里召开特别媒体汇报会,痛陈他在纳吉时期遭受的待遇。(法新社)

苏克里在本月决定出任希盟政府的反贪会主席后,召开特别媒体汇报会,回忆他和时任主席阿布卡欣作为反贪官员,当年只是履行职责要调查涉贪者,却被指控串谋试图颠覆政府,有人还放话逮捕和扣留他。说到激动之处,苏克里一度哽咽。

一系列调查一马案的,被要求走的走,休的休,导致原本的调查工作停滞。更换后的政府官员大多是纳吉一方属意的人选,调查后出炉的报告不出外界所料,给纳吉“洗地”了。

换人后的马国总检察长阿班迪在2016年1月宣布,纳吉银行账户近7亿美元资金属于捐款,纳吉也已将钱归还,也不涉任何罪行,总检察署将终止调查。马国警方、总审计署及反贪污委员会等体制内的机构,也多次出面力挺,称纳吉是清白的。

打脸的是,苏克里在特别媒体汇报会上透露,当年有信件说纳吉的7亿美元来自阿拉伯王子捐款,但反贪会派员去中东见该名王子时,后者却无法出示相关文件,如银行转账单等。

《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

另一方面,纳吉在2015年底提呈《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简称“国安法”),并只花了不到两天时间,就在国会三读通过。

在该法令下,以纳吉为首的国家安全理事会有权宣布被评估安全受威胁的地区为保安区,并颁布戒严令。警方在保安区内无需搜查令,就可以搜查、检举和逮捕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人。

批评者指《国安法》威胁马来西亚民主,并批评纳吉政府利用新法令打压异己,以避过政治和司法挑战。在这项法令下,几乎所有国家主要机构如警方、反贪会、总检察署、国家银行等都被纳吉所控制。

一马公司稽查报告

总审计长在2016年调查一马公司,并在完成一马公司稽查报告后,在2016年4月提呈予国会公账会,但总稽查司却把该报告列为官方机密,直到马哈迪政府上台后,这份报告才得以解封。

报告中指出,一马发展公司在2015年11月至2039年5月期间,所需要偿还的债务和利息高达422亿6000万令吉(约143亿2033万新元),虽自2015年10月以来,一马发展公司就没再欠债,但此前积欠的债务,预计需要近24年,即到2039年5月才能还清。 

一马案最新进展

328010983_0-7.jpg
5月24日,纳吉乘车抵达布城的反贪局,接受问话。(彭博社)

纳吉倒台后,似乎全体马国人都在等着看他什么时候被捕。马国警方本月从与纳吉相关的豪华公寓搜获了包括总数1亿1400万令吉(3834万新元)的现金,以及价值还有待估算的首饰、名表和400个名牌手提袋。

纳吉也两次前往反贪会接受问话后,依然安然无恙,让不少马来西亚人担心,纳吉会不会逃脱法网。

估计插翅难飞,有马哈迪在,纳吉难跑。马哈迪表示,他们现在正在深入收集资料,尤其那些在他(纳吉)执政期间所掩盖的东西。

检方将会在“短时间内”把纳吉提控上庭,而纳吉是否会被判坐牢将取决于判决。

就是个时间的问题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