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鹤年回马 他能怎么救国?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会见马哈迪
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左)23号下午到布城首相署,见到马哈迪的第一句话就说:“我向你致敬,你救了这个国家。”(马哈迪推特)

老当益壮。

马来西亚大选在两周前落幕,但执政的希盟政府不间断地发现“新大陆”,还有被搜家接受调查的前首相纳吉也日日精彩,光是搜出的财物就足以成为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话题,可说是每天都有不同的震撼弹,比电视剧还精彩。
  
就在热闹的当儿,长居香港的马国首富郭鹤年在周二飞回马来西亚和元老精英委员会会面,商讨燃油津贴、消费税、销售及服务税及过路费等课题。

郭鹤年昨天与马国首相马哈迪会面。郭鹤年第一句话说,“你拯救了国家”,马哈迪回应“我们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简短的对话视频在网络上疯传,网民纷纷点赞,并称大马两位巨人“惺惺相惜,令人看了好感动”。 

马哈迪也通过推特发布和郭鹤年见面的照片和视频。

郭鹤年的现身献策对马国有什么意义?为何需要这名94岁的老人家舟车劳顿地出现在马国?

债台高筑毁信心 郭鹤年现身加持

早在马哈迪宣布委任几个德高望重的耆老组成元老精英委员会时,打的如意算盘就是要挽回外界对希盟政府的信心,稳住国内股市和市场。
  
在这些耆老的魅力下,外资上周净卖额创下近五年最高水平,但在本地投资基金和散户的强劲买盘支持,抵消了外资持续沽售的冲击。分析员也乐观预期,随著政局逐步明朗化,外资将逐步回流。
  
但陆续揭露的“噩耗”包括马哈迪陆续公布的坏消息如国债高达一兆令吉,还有财政部长林冠英所说,本月30日到期且高达1亿4375万令吉(约4800万新元)的1MDB贷款利息等噩耗肯定会冲击市场,甚至让元老精英委员会好不容易稳住的信心毁于一旦。
  
原本说因健康因素将越洋提供意见的元老精英委员会成员之一的郭鹤年,如今突然回国亲自献策,不管背后用意,郭老的现身都为马国带来正面效果,也为这些接踵而来的坏消息中带来利好消息,稳住外界的信心,避免信心崩盘。

20180526_robertkuok.jpg
精英顾问团开会前,郭鹤年和前财政部长敦达因(右)手牵手一起走进会议室。(马来西亚东方日报)

郭老的睿智和建立的商业王国是个金漆招牌,马哈迪不仅要借助郭老的经商经验来制定救国的经济相关政策,更要借由郭老这个马国近年来为数不多的骄傲亲口给予新政府认证,让大家对新政府和班底有信心,那希盟政府就比较好办事了。
  
由郭鹤年说:“我不常回来,但请相信精英顾问团,他们都是杰出人士。”肯定比马哈迪或达因不断强调自己有能力解决来得好,不是不相信你们,只是国家债务比预期中要糟糕,信心难免会波动,如今有个权威第三人来背书加持,效果肯定更好。

郭老回忆录引朝野叫骂 扶弱政策课题被冷处理

20180526_robert_kuok_memoir.jpg
94岁的郭鹤年在今年初出版的《郭鹤年回忆录》中,指马国因以种族为导向的经济政策,而走上错误的道路,引起轩然大波。(海峡时报)

提起郭鹤年,马国人不会忘记他的回忆录曾在选前引起朝野隔空叫骂,时任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更以“给狗吃反被狗咬”来形容被指资助行动党的郭鹤年, 指他是忘恩负义的人,并促郭鹤年最好交出公民权,或回来参政,而不是当一个靠资助行动党推倒政府的懦夫,引起华社极大反感。
  
在国阵下的马华公会没有第一时间出来护航,也是让马华在本届大选一败涂地的导火线之一。
  
但郭鹤年其实也在回忆录提及马国种族课题,包括他曾向同窗好友,也就是马国第三任首相胡先翁(Hussein Onn)谏言说:“管理公共与私人领域的领袖是否有既定的种族比例,如每10人就必须要有五至六名马来人,三名华人或一至两名印度人?一定要这样吗?”。

20180526_Hussein Onn.jpg
马来西亚第三任首相胡先翁(Hussein Onn)。(海峡时报)

郭老还举例说:“你(胡先翁)即将成为国家领袖,你有三个孩子,依序为巫裔、华裔和印裔;我们可以看到的是,第一个孩子比其他两个更受宠;胡申,如果你在家庭里这么做,你的长子将被宠坏。”
  
此外,郭鹤年也直指马国用来修复种族间贫富悬殊的手法,却导致种族主义抬头,身为土生土长的华裔,他对巫裔被误导感到极度可悲。
  
他指出,若说为了土著权益而改变一次政策,是为了达致国家和平,那再做第二次,则可成为“抢劫”了。“为什么因为是政府做的,就不能称之为打劫?而当人民提出反对,却被称为煽动种族冲突,可被判监3年。”
  
所谓扶弱政策其实是从70年代开始的20年计划,通过新经济政策缩小贫富差距,帮助贫弱的土著,可惜当中由于施政者的执行偏差,最终让这个原本全民普遍接受的扶弱政策变成了土著享有特权,非土著被边缘化的结果。
  
郭鹤年所指的偏差包括大专院校留给土著的名额,让就算成绩多亮眼的华人也只能望门兴叹,还有所谓的“抢劫”就是指为了土著30%股权的扶弱政策,他两度被逼发行新股以提升马来股权比例。
  
对此,马哈迪当时的回复是:“我们可以向郭鹤年证明为何国家需要这些政策,如果没有这些政策,土著将没有足够奖学金深造。我成为医生时,土著医生只有2%,如今是40%,都是因为有这些政策,成绩第二和第三者也可以享有奖学金去深造。”
  
轻描淡写地带过,为何?马哈迪在过去执政的22年来可是把土著权益演变成特权的推手之一,且基于政治考量,以当时提出要刮起马来海啸,极力争取马来选票的当下来挑起这个课题,无疑是自寻死路。

现应检讨扶弱政策?
国难当前 料容后再议

那郭鹤年此时亮眼马国会否重提此事?
  
纳吉曾在2010年表示新经济模式将重新检视扶弱政策,以便更加亲商、透明和绩效竞争,包括建议逐步废除剩余的种族固打制。
  
不过最终也不了了之,有说是2013年大选的华人反风依旧,纳吉愤而放弃此事,把利益奖赏给支持他的马来人,但“朋党”对政客来说却无可否认是最现实的考量。
  
这些朋党是你的支持者,得照顾他们的利益,否则将失去党内的势力,再者,马来人占大多数,若他们把这些“特权”视为理所当然的话,你一旦取消肯定引起大反弹,那就失去选票。
  
所以马哈迪在大选前就不时强调马来人还是需要协助的族群,政府应该加强协助马来人,他还承诺执政后将举办“土著大会”,探讨土著的权益及未来发展,但也强调这不代表边缘化其他族群。
  
最新进展则是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在出狱后表示,当局有必要采取实际行动废除在马国行之有年、对巫裔的扶助政策,并建议以不区分种族的全新扶贫政策取代。
  
他说:“如我过去所说的,新经济政策应被废除,但是有关(废除)行动必须是有效率的。我相信,那些贫穷、无法从政策受惠的马来人,将在透明、有效率的取代政策中获得更多益处,因为新经济政策早已被骑劫,成为裙带朋党致富的工具。”
  
安华的言论也被淹没在一马公司调查和希盟政府的“重大发现”的新闻中,其实从郭鹤年的年代到如今已物换星移,非土著对不平等待遇固然还是芒刺在背,但经过跨种族联手对抗纳吉,淡化了种族之分,而加深了“马来西亚人”的观念。
  
最重要的是事有轻重缓急之别,马国人肯定认同目前最重要的是收拾国阵留下来的烂摊子,种族课题容后再议,非土著要求平等待遇也不急一时,否则一旦“亡国”,恐怕也不用再争取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