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打郭鹤年,羞辱华人选民?

更新:
2018年03月08日 22:22
Robert Kuok and Najib
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右)说,是国阵政府给了郭鹤年(左)成为糖王的“钥匙”,还“提醒”其他华商,国阵政府掌握着这些“钥匙”。(谢静怡制图)

选错对象,失了分寸。

马来西亚糖王郭鹤年最近遭巫统政客轮番棒打。

先是巫统水军拉惹柏特拉接连发表文章,说郭鹤年要华人在马来西亚执政;接着首相纳吉说,是国阵政府给了郭鹤年成为糖王的“钥匙”,还“提醒”其他华商,国阵政府掌握着这些“钥匙”;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则很不客气、很不留余地,骂郭鹤年是“懦夫”,还要他交出马来西亚公民权。

20180307_RajaPetra.jpg
巫统水军拉惹柏特拉(Raja Petra)。(互联网)

拉惹柏特拉是一个争议性人物,他是雪兰莪州王室成员,父亲是王室成员,母亲是英国人。他在英国出生,6岁时随父亲返回马来西亚,进入马来传统精英学府江沙马来学院后,认识了当时的学生领袖安华,两人结为好友,成为安华的得力助手。安华失势后,拉惹柏特拉加入人民公正党,曾两次遭当局以内安法令扣留。

流亡英国 拉惹柏特拉2011年突转投国阵

他一直以撰文抨击国阵政客著称,即使在纳吉接任首相初期,依然不惧于发表责难纳吉的文章。他曾立下法定宣誓书,指控纳吉夫妇涉及2006年蒙古女郎阿坦托娅被谋杀复被炸尸的案件。2007年,他发表《让我们将杀死阿坦托娅的凶手送进地狱》一文,导致他被控煽动和刑事诽谤罪。后来他得知可能第三次被政府以内安法令扣留,2009年流亡英国。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拉惹柏特拉转向了。

2011年砂拉越州选举之前,拉惹柏特拉在英国接受马来西亚亲政府的电视台专访,发表安华不适合当首相、失望的选民将回流国阵等耸动言论。对拉惹柏特拉和反对党的支持者来说,经常踢爆政府内幕的爆料人拉惹柏特拉转投国阵了,他们感到极度失望。

大选来临之际,拉惹柏特拉语不惊人死不休

没有人知道​拉惹柏特拉为什么会转向。有人说他想家、想返回马来西亚,但不想坐牢,所以向国阵政府献媚。有人说他拿了巫统好处,成了巫统网络水军。对于一个早年长时间处在反对力量阵营的人,能够让他转投阵营,当中出动的力量和撬动的利益肯定不小。

在第14届大选来临之际,拉惹柏特拉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于2月21日在个人网站《今日马来西亚》(Malaysia Today)发表文章《郭鹤年要华人执政马来西亚》《透视马来西亚金主曝光》,23日发文《郭鹤年换政府的最后机会》,还说郭鹤年通过侄儿郭孔怀资助民主行动党。

纳吉抛“钥匙论” 抨击郭鹤年忘本

24日,纳吉提醒郭鹤年不要忘本,不要忘了是国阵政府给他机会成为马来西亚糖王和米王的。他说:“若我们看看马来西亚富豪榜,像郭鹤年,谁给钥匙他,让他一度垄断白米与白糖?那是政府给他的钥匙。”他还意有所指地提醒其他马来西亚富豪,每个人都需要国阵政府提供的钥匙。

纳吉的“钥匙论”很显然是在抨击郭鹤年忘本,同时隔山打牛,警告其他富豪若不支持国阵,将失去政府的眷顾。

纳吉开了头,巫统其他领袖也接着对郭鹤年喊打喊杀。巫统最高理事达祖丁强调郭鹤年是因为国阵的政策和治理才能致富。

纳兹里挑战郭鹤年:交出公民权

26日,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纳兹里辱骂郭鹤年,说“给狗吃反被狗咬”,说他忘恩负义,又挑战他回来马来西亚参政,不要当个躲在国外资助民行党的“懦夫”(pondan,马来话,男不男、女不女的意思),否则最好还是交出公民权。

20180307-Nazri and Kuok.jpg
纳兹里(左)辱骂郭鹤年(右)“给狗吃反被狗咬”,指郭鹤年忘恩负义。(互联网)

纳兹里说看了郭鹤年的回忆录后对他非常不满,压抑到现在才暴发;又说郭鹤年资助民行党没有问题,但却不资助国阵,而国阵以前给过他无数的帮助。

事实上,郭鹤年并非不曾资助国阵。他在书中承认自己从商曾寻求国阵的帮助,也曾应国阵要求,交出公司股权和帮助马华公会度过几场危机。他也坦承曾要求第三任首相胡先翁终止种族政策,但被拒绝。

失忆症?纳兹里去年称郭鹤年新书评论公允

问题是,纳兹里去年11月底看了《郭鹤年回忆录》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郭鹤年在书中对种族政策的评论公允,又说他的意见并非坏事,只不过马来西亚当前的政治现实难以纠正种族政策。

20180307-Robert Kuok New Book.jpg
《郭鹤年回忆录》。(互联网)

纳兹里当然知道自己前后矛盾,所以26日当天说他当初以为郭鹤年只是想发表一些看法,现在知道郭鹤年的真正心思后,感到愤怒。

难道律师出身的纳兹里仅仅根据拉惹柏特拉的几篇文章,就对郭鹤年判了刑?还是他掌握了更多不为人所知的证据?

巫统辱骂郭鹤年 超出华社底线

巫统对郭鹤年的辱骂明显超出华社底线了,马华公会、民政党和砂拉越人联党明显感到势头不对,赶紧灭火。要知道,郭鹤年在华社极受尊重,巫统对华社领袖的不尊重,就是对华社的不尊重。虽然有迹象显示华人选票在来届大选可能回流国阵,但辱骂郭鹤年肯定产生反效果。

巫统为什么要辱骂一个著名华商,还要把他和民行党牵扯在一起?有人说,可能是因为这次向郭鹤年要资源要不到;也有人说,可能有其他华商暗地里资助反对党;当然,郭鹤年去年底出版了回忆录,里头大事批评国阵的种族政策,可能种下了此次事件的祸根。当时已有人认为,郭鹤年的书搞不好会冲击国阵选情。

妖魔化华人富商和民行党 巫统想稳住马来选票

另一个很明显的原因,是巫统想通过妖魔化华人富商和民行党,来稳住马来选票。巫统向来把民行党塑造成马来人的共同敌人,打击民行党可以稳住马来票。这种手段的效果在各种民意调查中得到证实,许多马来选民认为民行党一旦掌权,将打击马来人至上主义和废除马来人议程。

为什么要选在这个时候拿郭鹤年及民行党开刀?希望联盟在今年1月敲定若赢得大选马哈迪将出任首相后,确实拉抬了马来人支持率。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和名誉主席马哈迪得以进入垦殖民区拉票,说明风向出现一些变化,敏感的巫统知道必须出招应对。

不过,这一次他们显然选错了对象,更失了分寸。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