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胞们,总理喊你要有想象力!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PM at SUTD
李显龙总理昨天在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发表重要讲话后,与该校学生面对面进行交流。(联合早报)

我们太重视成功了。

没听错吧?李显龙总理昨天在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发表重要讲话,谈的竟然是想象力。这不就是新加坡人最缺乏的吗?更精准的说,这是新加坡精英最缺乏的。

我们先看看李总理是怎么说的?

20180406_SUTD.jpg
(海峡时报)

“现在是重新发挥想象力,去重建新加坡的时候。你可能觉得这个说法有点奇怪。我们这里每一寸土地都已发展,或已有所规划,看似没有其他可以发展的空地。那我们要怎么样再次发挥想象力,再进一步去重建呢?”

李总理接着说,答案就在于腾出新的地段,而已经发展的地段则可重新发展、现代化和进一步改良。他举例,其中一个重大改革就是把巴耶利峇空军基地迁至樟宜的计划。这项计划可能须至少15年来落实,但一旦完成就可再次发展巴耶利峇,而可腾出的地段多达800公顷,之后也可逐步重新发展我国整个东部。

20180406_payalebar.jpg
把巴耶利峇空军基地迁至樟宜后,可腾出多达800公顷的地段。(联合早报)

总理还以港务集团将丹戎巴葛和巴西班让码头搬迁到大士为例,指出我们能通过重新发展一些旧地段,来更新城市景观。

20180406_tuas.jpg
新大士港口的构想图。(海事局)

几段话读下来,看懂了吧?

总理谈的想象力 非“脱缰式” 而是具“针对性”

总理谈的想象力,并不是写诗作画、让思绪漫无目的、随意奔腾的“脱缰式想象力”,而是以长远战略愿景为依据的“针对性想象力”。总理的谈话更多是针对土地方面的使用,如何利用想象力把“有限”的土地资源变成“无限”地使用。一句话,用更多的想象力去做城市规划。总理还把这种想象力,拔高到一个带领国家迈入建国百年的“设计思维”。

但是,国家的建设和发展,可不只局限在土地使用方面啊。

我们精英阶层的想象力还得在其他政策面上发挥出来。就像李总理提到的,组建新加坡武装部队、建造百万个政府组屋单位,以及想方设法在水资源方面达到自给自足等。

但这大部分都是建国一代领袖带领一个新生国家度过生死存亡紧要关头时,所激发出的政策想象力。当国家进入成熟的发展阶段,要更上一个台阶寻求突破时,我们精英阶层的想象力似乎就不够用了。

新生水,很具想象力的作品

回想一下,红蚂蚁长这么大,见过新加坡最富想象力的建设性作品,就是那个在2002年横空出世的新生水。(ERP也是个“佳作”,但从小市民需掏腰包的角度而言,那是“破坏性”的建设)。

时任总理吴作栋带头喝下一瓶新生水的画面至今还历历在目。新生水跳脱了人们不喝“污水”的旧框框思想,让新加坡手握更多筹码,减少对马来西亚水供的依赖,对国家战略利益而言非常重要。

20180406_GCT-2002.jpg
2002年,时任总理吴作栋带头喝下一瓶新生水。(新明日报)

但自从新生水之后,我们似乎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创新大作?倒是,各种问题陆续浮上水面。地铁大瘫痪、乌节路淹水、官员涉嫌性贿赂、高官涉桃色风波等等,之前很少见,甚至听都没有听过的问题全都跑出来了。

连体制内的人也感叹:新一代精英阶层的想象力不如老一代。为何会这样呢?公共服务委员会主席张赞成2015年在澳洲墨尔本演讲,或许给出部分答案。

新一代精英的想象力不如老一代 

据《海峡时报》报道,张赞成说,申请公共服务奖学金的优秀年轻人仍具有批判性思维,会质问国家大事,但他们有四大弱点:

一、他们对新加坡的历史了解不深;

二、很少数对于时事及外教课题感兴趣或有一定认识;

三、他们也不勇于承担风险;

四、缺乏想象力及创意。 

张赞成说,他面试过的申请者,在创意和想象力方面只能打低分,只有少数是心理学家认为能够跳出旧框框,提出新鲜点子和解决方案的人。张赞成说,他的老朋友马凯硕(我国知名学者、前资深外交官)也一直批评这一代的公务员缺乏想象力和创造力,远不如老一代公务员。

马凯硕认为,问题的根源是,新一代公务员没有创新的诱因,他们只要保守一点、不出差错就能获得奖赏,冒险创新反倒没有。张赞成说,政府采取任人唯贤的用人原则,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失败是难被接受的,有部长也告诉他,我们太重视成功了,政府的工作文化很难让人接受失败。

想创新又怕失败,有可能成功吗?

时间推前到本月3日,从财政部长王瑞杰的一番话就可看出,公共部门害怕失败的思维至今没有改变。

20180406_heng2.jpg
王瑞杰最近在行政服务常年晚宴及擢升仪式上发表主题演讲,(海峡时报)

据《联合早报》报道,王瑞杰在行政服务常年晚宴及擢升仪式上说,创新总隐含风险,公共部门不能误以为能从错误中学习,“如果一家起步公司失败,它失去的只是金钱和之前的努力。但公共部门一旦失败,将丧失人民的信任、使投资者失去信心等,对人民生活产生实质影响。”因此,公共部门须以长远战略愿景为引导来追求创新。

怕失败又想创新,有可能成功吗? 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左腿往前跨,右腿又往后扯,这个动作可以重复一百遍,但最后还是原地踏步。如果我是公务员,我敢跳出旧框框吗?那不是自找麻烦吗?安安稳稳地按照原有模式做,甚至完全抄袭都好过“假厉害”去创新,因为失败的成本太高了。

当无需付出成本,人们的想象力能自由翱翔时,总会给人意外的惊喜,就像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的学生那样, 思想没有被束缚,敢敢提问。 总理大谈设计思维如何推动国家发展,学生反问总理:“我们的国家实行“一党制”民主,这是“刻意设计”的吗?” 这样设计问题,效果不就挺好的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