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鸡饭何时涨价,竟有那么多政治博弈和猜疑

更新:
2018年03月12日 22:06
Chicken Rice Stall
新加坡小贩中心所售卖的鸡饭,便宜的在2元5角左右。上周末,网民巧妙运用了“鸡饭摊涨价”为例子来反映小市民对最近在国会上引起争议的一些议题的疑惑。(互联网)

反对党质疑政府,政府也质疑反对党。

上个周末,一则关于鸡饭摊涨价的贴文在面簿和Whatsapp等社交媒体平台上热传,内容大致是这样:

我家附近一家鸡饭摊原本是一盘鸡饭卖3.50。近几个月来,摊主一直向顾客暗示,可能要涨价,我和邻居都以为今年就要调价。后来,摊主终于贴上告示说,2020年将把价格调高至每盘鸡饭4.20.

我告诉摊主,我怀疑价格会在今年调涨,因为他最近暗示会涨价。摊主突然发怒、情绪狂乱,他指责我“不诚实”(dishonest)。他坚持,我必须为我的质疑道歉。我告诉他,我不是唯一一个质疑他的人,大部分邻里街坊都质疑。

摊主的行为令我感到震惊。我没有指责他偷钱或做了什么坏事。我该怎么办啊?

发出上述贴文的网民叫Zixu Augustin Lee。这则贴文截止今天傍晚有吸引了近3000个分享和3500多个“表情符号”,大部分是点赞。

网民用鸡饭摊涨价比喻朝野之争 引起网民共鸣  

不论该贴文作者的政治立场是什么,它确实反映了不少小市民的看法。小市民的疑惑是,一个反对党国会议员的“质疑”,怎么就变成对政府的“指控”?如果不是吵成那样,小市民对整起事件的理解就是,卖鸡饭的uncle一直说要涨价,结果最后宣布:2020年才涨。就这么简单。

20180312-chickens.jpg
一盘鸡饭什么时候涨价,里头竟然还有那么多政治博弈和猜疑。(互联网)

今年不涨,几年后才涨,小市民可以是“善意理解”,感谢鸡饭摊主提前暗示,好给街坊们有充分时间去适应。他们也可能是“恶意解读”,怀疑摊主故意放风声,发现街坊普遍不爽,可能去光顾别一个摊位后,才决定延后涨价。要知道顾客的真实想法,就看摊主的生意能否继续红火。

很简单的事,就因为朝野吵到面红耳赤,小市民才恍然大悟,一盘鸡饭什么时候涨价,里头竟然还有那么多政治博弈和猜疑。反对党质疑政府,政府也质疑反对党。

徐芳达 : 关乎政府诚信 须追究林瑞莲言论并消除疑虑

如果还不明白政府质疑什么,可以看看第四代核心领导成员、通讯及新闻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是怎么说的。徐芳达发在人民行动党官方面簿账号的贴文说得很清楚:政府追究此事是因为它关乎政府的诚信问题,而且若不消除人们的疑虑,工人党过后可能借题发挥,甚至在下届大选用以发动“政治攻击”。

徐芳达进一步指,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已经清楚表明,比起在国会,他更倾向于在群众大会上针对提高消费税展开辩论。

他举例说,到时工人党可以咬定:政府暗地里计划马上调高消费税,但是碍于公众的反应而没那么做;工人党曾在国会上作出指控,而政府没有反驳,可见所言属实;这个政府无论在税务或其他政策上,都不值得信任;别投票给人民行动党,教训他们一下,制止他们在大选后调高消费税。

20180312_cheenlim.jpg
徐芳达(左):“若政府没有在国会上追究这件事,多数人可能会忽略林瑞莲‘探测风向气球’的言论。工人党之后可借题发挥,包括在下届大选时,利用这一点来进行政治攻击。” (谢静怡制图)

徐芳达的贴文新意不多,基本还是那两点。

1)行动党绝对、绝对、绝对(关键词说三遍)不允许政府诚信受到一丁点质疑。
2)行动党质疑工人党会在来届选举中玩阴的,用消费税课题借题发挥指政府不诚实,呼吁选民用选票教训行动党,让行动党不敢在选后调高消费税,所以必须先通过辩论给自己讨个清白。

这是精英政府惯有思维,自身诚信不容被质疑,但可以质疑别人的意图。如果行动党政府担心林瑞莲的“气球论”会导致选民质疑政府不诚实,那可能是打错靶子,或者太低估选民的素质,认为选民普遍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

质疑行为动机不等于质疑诚信问题

民众如果真要质疑政府不诚实,源头怎么会是政府因为“受困”而不能马上调涨消费税?这只是一种似是而非的伪命题。政府说要涨,最后宣布不是现在涨,几年后才涨,这当中可解读的空间很大,可以质疑的动机很多,但质疑一个人的动机,不等于指责那个人不诚实。

看了几家媒体的报道,林瑞莲在发言中,并没有使用“不诚实”的字眼,倒是王瑞杰在总结新财政年度政府财政政策的辩论时说,工人党议员的发言几乎都在要求政府做更多,但却没提出能支持未来需求的替代方案,他还驳斥该党助理秘书长毕丹星的建议,指那是“不诚实且不负责任”的做法。(《联合早报》3月2日的报道)

20180312_pritamnwang.jpg
王瑞杰(左)在总结财政预算辩论时说,驳斥工人党助理秘书长毕丹星的建议,指那是“不诚实且不负责任”的做法。(谢静怡制图)

真理越辩越明,很多时候理清真相的三部曲是:质疑、辩论、释疑。没有一方的质疑,另一方怎么去释疑?

所谓不诚实,大多指向作假、撒谎这类行为。政府在消费税问题上没有撒谎,也没有作假,只是提前酝酿,给大家做足心理准备,然后最后正式公布,几年后才调涨啦,不是现在。这当中肯定有政治考量和经济考量,但整个过程如果没有涉及作假或撒谎,谁能凭空质疑政府不诚实?

反对党只打外围,没攻核心  

如果真要说不诚实,那么在涉及政府预算案的层面,朝野双方激辩的攻防点应该是:账目有没有作假?每一笔预算开支的流向清不清楚?如果不清楚,背后有什么可疑之处吗?有没有什么故意“灌水”的?这些才是“诚实不诚实”的关键点吧?

从媒体的报道判断,朝野双方没有在这方面进行太多讨论。所以,与政府的质疑相反,笔者认为,反对党没有质疑政府的诚信,只是质疑政府提前放出风声的动机,反对党只打外围,没有攻核心,反而是模糊了焦点。如果说反对党质疑政府“说一套、做一套”,那顶多也只是质疑政府虚伪,虚伪和不诚实,行为上是有一定的差别。

中国地方政府预算收入“灌水” 这才是不诚实行为 

不诚实的政府会有什么样的行为呢?这里举些中国的例子。

中国媒体《第一财经日报》今年1月报道说,辽宁省和内蒙古自治区主动公开数据造假。前者承认,2011年至2014年,累计虚增财政约占同期财政收入的近20%,最终2015年挤掉水分,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2014年下滑1065亿元(人民币,下同,约 221亿新元);后者承认,2016年财政收入有水分,最终调减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0亿元。

此外,中国审计署去年12月称,云南省澄江县、湖南省望城区、吉林省白山市及所辖6个县、重庆巴南区等总计10个市县(区)虚增财政收入15.49亿元。重庆和湖南多个市县已经主动调减2017年的财政收入目标。

上述就是不诚实的行为。如果有看中国新闻,对于什么是“不诚实”的行为应该会有一个更具体的概念。

政府将入不敷出 应详细说明收入与支出的差距  

如果再引用鸡饭摊的例子,那“不诚实”的故事应该是这么写的:

我家附近一家鸡饭摊原本是一盘鸡饭卖3.50。近几个月来,摊主一直向顾客暗示,可能要涨价,我和邻居都以为今年就要调价。后来,摊主说,2020年才把价格调高至每盘鸡饭4.20.

我感谢摊主推迟涨价,但想追问鸡饭摊主,为何价格要调高至每盘鸡饭4.20?不是4.00,不是4.50,就是要4.20?这个数目是怎么算出来的?摊位的收入与开支的差距现在是多少?调高至4.20之后,两者的差距又是多少? 如果最后发现,鸡饭摊主的账目不清楚,有报大数或灌水之嫌,那样才能有依据质疑摊主不老实。如果没有依据,当然不能胡说八道。

所以,就如《海峡时报星期刊》的专题报道引述前国会议员殷吉星说,他希望政府能够花更多时间去进一步解释,政府开支与收入之间的差距未来将如何演变。 政府需要加税的根本原因是开支高于收入。 虽然政府说明了医疗、安全、教育等领域的开支涨幅估算,但并没有在辩论过程中详细说明,收入还差多少才能填上开支的缺口。

一切让数字和事实说话,不只能加强政府加税的合理性,也为诚实不诚实的问题提供答案。

第四代运筹帷幄和临场应对能力有待提升

没有人喜欢被质疑不诚实。为了不让对手在来届大选中拿诚信问题做文章而先发制人,要对方撤回言论并道歉,这么做即可堵住对方的嘴巴,也可抢占道德制高点,听来像是不错的快招。但有时候事情不只有对错之分,还有好坏之分。对的事,未必是好的事,更何况看在民众眼里,那甚至可能是坏事一桩。

政治博弈的核心是策略的运用,如果说本次预算案真如媒体所形容的是第四代自己主导的show,那么第四代可能更多是具备策划、分析和领导力的“高级公务员型”的人才,在运筹帷幄和临场应对方面,还没有达到前几代政治领袖的水平。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