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T整天坏GST又要起 行动党下届大选有多少票?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PM Lee at PAP Awards and Convention 2017
李显龙总理在行动党大会上以秘书长身份出席并演讲。(联合早报)

总理说了一大堆,其实就想问一问在场的2000名党员:“选民在下届大选中还投不投票给行动党?”

终于,李显龙总理在11月发表了一场迟来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

8月份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以糖尿病、学前教育和无现金交易为三大主题,让许多关心时政的新加坡人大跌眼镜。总理昨天(19日)在人民行动党两年一度的党大会上大谈国家大事,这一场的内容才更符合国庆群众大会演说的格局,红蚂蚁和大家一样,有一种走入时光隧道的错觉。

20171120-PAP Awards and Convention (PM Lee).jpg
李显龙总理与夫人何晶在大会上与工会成员合影。(海峡时报)

总理也是行动党秘书长,他从外交到内政谈了六大点,有两点最抢眼,一个是首谈闹得民怨沸腾的地铁故障;另一个是明示将增加税收,一个可能是增加消费税(GST)。

MRT和GST将成“票房毒药”

在红蚂蚁看来,这两项是彻头彻尾的“票房毒药”。要不要打赌?民众骂完MRT整天坏之后,接着一定大骂政府是吸血鬼,加完水价,现在又要增加GST,简直是夭寿啦,PAP不愧是Pay & Pay。所以头脑简单、四肢不发达的蚁族大胆预测,下一届大选不会那么快来,至少明年不会来,大家不用猜,蚂蚁肯定对。《联合早报》的报道也说,总理以华语致辞时说,距离下届全国大选仍有两三年时间,但“努力的时间是现在”。

下一届全国大选最迟必须2021年初举行。GST越快提高对政府越有利,没有一个政府会傻到在选举年或选举之前的一年增税。假设政府明年提高GST,那么“白衣白裤人”还有大约两年的时间去消化GST的冲击。MRT + GST,蜡烛两头烧,大选估计要拖到最后阶段才举行,然后选前的惯用伎俩是,给选民一些回扣之类的甜头,看看能不能安抚情绪。

《海峡时报》一篇分析稿认为,总理把演说重点放在“信任”两字。文章进一步分析指出,信任很重要,因为只有人民信任政府,才能减轻不受欢迎的政策如增加税收对政府所造成的冲击。《联合早报》则转述总理的话说,“行动党几经艰苦才赢取人民的信任,不能把人民的信任视为理所当然,或把它挥霍掉”,要同时落实几项政策,就必须“做好政治”,让人民能支持和信任行动党,“知道行动党关心他们,竭力改善他们的生活。”

做好政治!有信任才有票

传统媒体喜欢这些“高大上”的内容和“九曲十三弯”式的表达手法。在红蚂蚁听来,总理说了一大堆,其实就想问一问在场的2000名党员:“选民在下届大选中还投不投票给行动党?”什么信任不信任只是华丽的辞藻,只是外衣,脱掉外衣,内在核心就是,有没有票?信任了会怎么样?信任就投票给PAP啊,不信任就不投啊,就这么简单。所以总理向党员疾呼:“做好政治!”精英不能与民众脱节,主流政党必须代表普罗大众的利益。

行动党在下一届选举会有多少票呢?这个问题问得还太早,但我们不妨先看看总理昨天晾晒的“中期考”成绩单,有哪些是加分,哪些减分?

总理谈的六大要点:

一、 地铁事故不应发生 须彻底纠正

总理表示,上个月碧山地铁隧道积水和几天前两地铁列车在裕群站碰撞的事故不应发生,各方必须从事件中汲取教训,“追根究底、彻底纠正”。总理还说,数据显示,地铁延误和失灵的情况其实已有改善,但他能明白民众感观不同的原因。“一个理由是,在公众的意识中,像碧山积水和裕群碰撞事故是严重的问题,深刻破坏了他们的信心。

20171120-MRT collision.jpg
11月15日上午8点20分,两列地铁在裕群站发生碰撞事故,导致36人受伤。(海峡时报)

二、基建、社会支援和医疗投入增  税收也随之增

总理细数我国投入许多资源在基础建设、社会支援与安全网,以及医疗护理等方面,包括拟建裕廊区域线和跨岛线等新地铁线、正在建造中的汤申—东海岸线、新加坡—吉隆坡高速铁路计划、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增建医院和综合诊疗所等等。但这些投资和社会开支是昂贵的,所以增加税收“不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何时进行的问题”。

三、经济增长可能破3% 但转型未完成

新加坡今年的经济增长可能突破3%,失业率低、工资涨,但经济转型的工作尚未完成。随着经济转型,人民行动党与全国职工总会的共生关系日益重要,工人日后更需要工会的援助,而工会也要与行动党政府合作,制定有效的政策来协助工人应付变革。

四、争取新加坡人信任及支持行动党

总理说,要同时提升经济、制造就业良机、建设世界级基建,并且为老龄化社会做好准备并不容易,要落实相关政策,就必须“做好政治”,让人民能支持和信任行动党。然而,政府不会因此趋向民粹主义,“时不时也须做出艰难的选择和决策”,当政府这么做时,就必须向新加坡人解释为什么要这么做,并争取国人支持。”

五、党与工会共生关系日益重要

总理强调,行动党与职总从建国总理李光耀时代就建立密不可分的关系,而行动党也会确保所制定的政策考虑到工人的利益。随着科技颠覆经济秩序,一些工作将流失掉,人民行动党与全国职工总会的共生关系日益重要。总理也要求年轻部长与职总多密切合作,每一名第四代部长,下来都会与工会针对特定课题建立伙伴合作关系。

六、与大国和邻国维持良好关系 但不能受外国控制

我国与中美关系良好,与邻国马来西亚与印尼也亲密,但总理以白礁为例,指我国与邻国关系将是复杂的,时不时会出现问题。总理也强调,新加坡不能受外国控制或影响,否则社会将被分化。

内忧外患不少

看来,新加坡的内忧外患不少。外交方面算是稳住了局面,特别是新中和新美关系稳定下来,和邻国关系也没有搞砸,算是一大加分,但这些外交关系随时也可能生波澜。

内政方面问题多。前面说过了,三天两头就坏的MRT和增税是两大“票房毒药”。接下来,继MRT之后,GST相信将是社交媒体谈论的热点话题。据《海峡时报》报道,经济学家认为,政府可能正在研拟调高GST,最后一次调高GST是在2007年,从5%增至7%。

一位经济学家说,GST是公司税和个人税之后,政府第二大的税收来源,增加一个百分点就能大幅扩大税收。红蚂蚁善意提醒,政府如果真要提高GST,就请确保做好公关沟通工作,坦白告诉大家这些钱都会怎么花,不然就等着被网民骂惨。

至于经济增长可能破3%,这是利好消息,但是经济转型尚未完成,估计还有工人会要丢失饭碗,这又是坏消息,两者抵消掉,对政府来说好坏参半。

上一届大选“一次性”利好因素助阵 下一届大选难乐观

2015年的大选中,行动党获得69.9%的支持票,表现超预期,支持率从2011年大选猛升十个百分点 ,还收复了榜鹅东,又差一点拿回阿裕尼集选区。除了检讨2011年选举的失利原因并及时调整政策外,行动党当时还沾了两项利好因素的光环:一个是“SG50效应”,另一个是“李光耀逝世效应”。

SG50的欢愉气氛和建国一代配套的推出都有助于行动党争取选票,李光耀逝世则加强了新加坡建国50年来走过不平道路的论述。不过,红蚂蚁要提醒的是,这两张牌都是“一次性”的,只能用一次,下一次就没了。行动党在下一届大选中要守住近七成的支持票估计很困难,能保住六成或以上就算不错了,更何况接下来还会有MRT和GST的夹击,再加上李家事件和民选总统保留制的纷纷扰扰,情况相信难乐观。

如果说,老天爷在上一届大选帮人民行动党创造一个好的吸票时机,那么下一届选举要如何在战略和战术上扩大优势,就要看行动党的政治智慧和判断,以及党内部能有多团结,能否上下一条心“做好政治”了。

总理接班人选还是“双王一陈”竞逐

接班人选永远是最八卦的政治八卦,但总理昨天没有释放更多关于接班人选的信号。接班人虽然不明朗,但看来还是不脱“双王一陈”的竞逐。总理在提到“未来经济理事会”时,点名王瑞杰、陈振声和王乙康这三位第四代领导人,“与所有其他的较年轻部长”都密切参与执行未来经济委员会的建议。

20171031_faces of PM candidates.jpg
总理接班人虽然还不明朗,但看来摆脱不了“双王一陈”,即王瑞杰(左一)、王乙康(右一)和陈振声(中)的竞逐。(资料图)

当然,如果硬要掰的话,总理敦促职总和行动党的领导人继续培养共生关系时,提到了陈振声。总理说,“这是我当初为什么会欣然答应职总中央委员会的要求,调派陈振声到职总当秘书长,我告诉他们这是个‘借调’安排。这也是我要求年轻部长与工运更密切合作的原因。”

呵呵,陈部长是不是真的领先“双王”,目前还不好说。但红蚂蚁想说的是,我们多次可怜许文远部长“非自愿”接下交通部这一烫手山芋,现在想想,政府面对国内国外两个大局夹击,内政方面又有多个民怨议题难解,社交媒体又如此苛刻批判,下一任总理新手上任,不管是“自愿”还是“非自愿”,肯定也是接下烫手山芋。真命天子多多保重吧,如果分量不够,天天挨网民骂,红蚂蚁也只能寄予无限同情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