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跳水、进口量下滑 榴梿在中国不再是热门奢侈品?

更新:
2024年05月24日 15:48
价格跳水、进口量下滑 榴梿在中国不再是热门奢侈品?
中国榴梿价格近期“跳水”,引发抢购潮。(中新社)

本地饕客松一口气

近年来,榴梿在中国越来越受欢迎,由于价格矜贵,更是成为颇具象征意义的送礼佳品,祝贺新人或讨好丈母娘两相宜

不过,当地榴梿价格最近却开始下滑,“榴莲价格跳水”频频成为热搜。榴梿奢侈不再,让中国饕客闻风而动,掀起新一波榴梿抢购热潮。

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价格行情数据显示,金枕头榴莲价格在今年2月底、3月初达到顶点,市场平均价格为每斤40.5元(人民币,下同,约7.69新元),到了5月上旬,平均价格跌到了24元,近乎腰斩。

中媒《上观新闻》也报道,知名零售商“盒马鲜生”今年5月中的榴梿价格,比去年同期低了25%左右。

“水果之王”洛阳纸贵的盛况不再,究其原因,大致可归于两大因素:

  1. 中国进口榴梿的来源更多元;
  2. 中国消费者“消费降级”。
在中国市场售卖的带壳榴梿。(互联网)

进口榴梿来源更多

套句中国媒体的话,榴梿价格之所以变化,“与多国争抢中国市场有关”。

据统计,2022年的中国榴梿市场还是泰国的天下,当年泰国在中国榴梿市场的份额超过95%。

但到了2023年,随着另一东南亚国家越南加入战局,情势生变。

2023年,中国共进口142万吨新鲜榴梿,从泰国进口的榴梿占进口量的65.19%,越南则占34.55%。

泰越榴梿之争到了2024年愈发白热化。

根据中国海关数据,今年首四个月,泰国进口榴梿的份额以美元计价来看,同比下滑了49%。相较之下,越南进口榴梿的份额同期则增加了82%。

越南榴梿的进口价比泰国便宜不少,市场不再被独占,是榴梿价格在中国市场下杀的原因。

此外,中国经济疲软导致消费者信心疲弱,民众消费降级,亦使榴梿这类较高端商品的需求不若以往。

中国进口榴梿近几个月呈现价量齐跌的趋势。

从进口价格来看,4月泰国进口榴梿的平均价格为每公斤5.80美元(7.84新元),较3月的6.49美元(8.78新元)少了10.6%。

越南进口榴梿4月的平均价格更低至每公斤4.22美元(5.71新元),与3月的5.23美元(7.07新元)相比,滑落了19.3%。

从进口量来看,中国今年首四个月的榴梿进口量也比2023年同期下滑32%。

泰国榴梿过去几乎垄断了中国市场。(海峡时报)

越南有望取代泰国霸主地位

越南榴梿得以抢下更多中国市场份额的原因,包括泰国因热浪导致榴梿收成减少,以及越南进口成本较低。

泰国今年4月及5月出现热浪,导致当地榴梿来不及长到最饱满的大小就已先熟透,因此不仅数量少,卖相也较差。

反之,和中国边境接壤的越南有地利之便,无论是运输距离或成本,都比泰国更占优势。

因此,越南被看好未来几年将取代泰国,成为中国最大的新鲜榴梿出口国。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海南栽种的榴梿今年已是第二年上市。但专家分析,由于中国适合榴梿生长的区域不多,即使在所有适合的土地全种上榴梿,估计一年产量也不及榴梿进口量的1%,因此本波榴梿价格跳水,和中国“国产榴梿”并无太大关系。

越南榴梿异军突起,大有取代泰国榴梿在中国市场霸主地位的架势。(越通社)

新加坡饕客得掏更多钱吃榴梿?

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中国市场占了全球榴梿需求的95%。

中国榴梿市场上演泰越榴梿大混战,以及榴梿需求下滑,对新加坡饕客而言,不啻是个好消息。

新加坡有超过85%榴梿是从马国进口。

榴梿地位近年在中国市场扶摇直上,价格水涨船高,难免令本地榴梿爱好者担忧,在新加坡广受欢迎的马来西亚榴梿(尤其是高端品种猫山王),因中国需求提高而越卖越贵。

马国从2011年就已开始向中国出口冷冻榴梿产品,2019年起出口冷冻的整颗榴梿。

据报道,马国政府目前也正在与中国当局磋商出口新鲜榴梿,有意于今年年底前出口新鲜榴梿到中国。

但照中国榴梿市场的“战国时代”来看,进口榴梿绝大多数仍以泰国和越南两国为主,同时,品种也以在新加坡不若猫山王受落的金枕头为主。

中短期而言,中国崛起成为榴梿消费大户,应该不至于过多影响新加坡榴梿的供应与价格走势。

另外,一些马国媒体也报道,当地果农陆续捎来今年榴梿季会稍微延后,但季节拉长的好消息,这意味着今年本地榴梿爱好者有机会吃到价格较便宜的榴梿。

和泰国因热浪导致榴梿产量下滑的情况不同,马国榴梿树得益于炎热天气,开花情况较以往茂盛,预计收成更佳。

一些果农评估,今年的榴梿季节会从6月开始,一直延续到8月或9月,甚至可能会到10月,相较之下,往年的榴梿季节则主要集中在6月至8月。

届时,高峰期因全马各地都有榴梿,有可能出现便宜榴梿。马国进口到新加坡的榴梿或有机会搭上“丰收列车”,开出让人按捺不住的好价格。

这下可以先把胃和钱包准备一下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