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东铁工程招标 马国土著承包商:保留一半给我们

更新:
2019年05月27日 20:49
马国东铁工程招标 马国土著承包商:保留一半给我们
马国土著承包商协会名誉主席莫达沙末呼吁政府将马方负责的东铁工程保留一半给土著承包商。(Astro Awani)

努力不一定成功,不努力会很轻松?

马来西亚政府于上个月15日宣布重启东海岸铁路项目(East Coast Rail Link, ECRL, 简称东铁)。马国、中国政府和相关公司经过重新谈判后,成功将东铁的造价大砍215亿令吉(约72亿新元),从655亿令吉(约218亿新元)降至440亿令吉(约147新元)。

其中引人注目的是,原本的东铁项目只有30%的土木工程由马国承包商承建,谈判后该比例提升至40%。

达因:马国承包商应把握东铁的建设机会

以马国精英顾问团主席身份作为特使前往北京洽谈东铁重启事宜的达因接受马新社专访时表示,东铁将为马国承包商,包括土著承包商在供应和技术方面的公共工程方面提供许多机会。他呼吁马国承包商应该抓紧机会,切勿错过东铁这个即将改变马国经济大环境的项目。

他在访谈中也提醒马国承包商应该要主动出击竞标,别坐等机会上门:

“他们应该要去找大马铁路公司(MRL)商谈,呈现能够提供的专业技术和服务。这是一个国际招标,必须要有生产力,不要坐等机会上门,不要等别人叫,不要无凭无据的批评,生意人一定得付诸行动。

“如果觉得不好意思,可以来找我。我会协助具备资格者。不要奢望政府扶助你们,你们自己应该要做好准备,去跟业界人士会面。

daim zainuddin starfilepic.jpg
达因劝勉马国承包商应努力争取东铁项目的工程机会。(星报)

土著承包商协会:保留一半给我们

言犹在耳,马国土著承包商协会(The Malaysian Bumiputera Contractors Association)昨日(27日)公开要求马国政府,将东铁计划中马国承包商参与的40%工程份额保留一半给土著承包商。

土著承包商协会名誉主席莫达沙末(Mokhtar Samad)告诉马新社,马国有大约4万2000名土著承包商拥有参与公共工程所需的专业和技术:

“他们有能力执行(东铁)计划的各项工程。如果(马国)本地公司能够参与40%(工程),其中20%分给土著承包商有何不可?本协会要求为土著承包商设定特别固打(quota)。”

没有特别固打,我相信土著承包商很难和(马国)其他本地公司竞争或合作。

红蚂蚁再引述一次达因说的话:

“这是一个国际招标,必须要有生产力,不要坐等机会上门,不要等别人叫,不要无凭无据的批评,生意人一定得付诸行动……不要奢望政府扶助你们,你们自己应该要做好准备,去跟业界人士会面。”

看来达因的苦口婆心,这些土著承包商或许……有听没有懂

71527144677_DatukMokhtarSamad.jpg
莫达沙末要求马国政府保留东铁本地工程的一半给土著承包商。(Astro Awani)

“固打制”源自70年代开始的新经济政策

固打来自英文quota(配额)的音译。1969年马国的513事件后,前首相拉萨为首的政府提出了新经济政策(New Economic Policy)以改善马来人与其他种族间的社会和经济鸿沟。新经济政策提出了“固打”这个概念,即在各领域为土著(马来人居多)保留配额。

新经济政策展开后,马国在许多领域开始实施固打制度,包括教育方面(大学学位固打制、奖学金固打制等)、土著房屋固打制、公共工程固打制等。新经济政策运用的虽然是类似积极平权(Affirmative Action)的概念,但长年以独厚某族群的方式执行下来也引起种族歧视、土著竞争力无法提升和只惠及执政集团朋党等诟病。

Abdul-Razak-Hussein.jpg
马国前首相拉萨是新经济政策的重要推手。(互联网)

新加坡研究:土著工程优惠政策效果有限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在2017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土著优先获得政府工程的优惠制度,非但没有达到马国培养土著企业的目标,反而在某方面遏制了土著企业的发展进程。

这份题为《马来西亚土著优惠制度与转型议程:方案改变,制度不变》(Malaysia's Bumiputera Preferential Regime and Transformation Agenda: Modified Programmes, Unchanged System)的研究报告由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的高级研究院李活安(Lee Hwok-Aun)撰写。

报告指出,马国财政部将多达75%的G1级工程计划颁发给土著承包商。G1级承包商的特点是缴足资本额只需5000令吉(约1667新元),就有资格获得价值20万令吉(约6万6667新元)以下的合约。

另一方面,全马4万1000名获得财政部计划的承包商中,高达94%为土著公司。然而,许多建筑工程合约的颁发都与土著承包商是否有巫统(当时仍执政)背景挂钩。换句话说,和巫统关系密切的承包商较有可能获得相关合约。

尽管马国政府近年试图采取一些措施,如电子采购、公开竞标等以使公共采购制度变得更透明和廉正,但李活安的报告称这些措施并未使相关制度更加革新和公平分配。

对此,李活安做出结论,虽然马国在颁发工程方面逐渐朝向“选贤与能”的方向努力,但仍遭受政治干预和官僚作风的阻挠。

Screenshot (1).png
《马来西亚土著优惠制度与转型议程:方案改变,制度不变》封面。(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

大学预科班的90%土著保留名额也引起争议

除了土著承包商要求政府保障他们分配到东铁的大饼,马国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另一个固打制度非大学预科班莫属。

马国公立大学的收生制度概括而言可分为两大途径,其中一个是马来西亚高等教育文凭(STPM),类似新加坡通用的A水准文凭;另一个则是大学预科班(The Malaysian Matriculation Programme)。

大学预科班也是其中一项行之有年的固打制度,土著和非土著的比例为90%和10%。每年大学预科班的放榜季节,许多非土著优异生无法以相对土著优异的成绩入读大学预科班的新闻对马国人来说已是家常便饭。

今年稍早希盟中的民主行动党的青年团(社青团)曾提出大学预科班的种族比例应该有所放宽,然而事情最后演变成马国教育部不但没有调整90%土著的保障名额,反而换汤不换药提高了大学预科班的收生名额,即从原本的2万5000增加至4万。

名额增加了,但4万个名额的90%仍然保留予土著。换句话说,非土著的整体录取名额提高了,但比例不变的情况下,将有更多土著得以进读大学预科班,并进一步压缩通过马来西亚高等教育文凭(STPM)一途争取大学学位名额的学生。

马国教育部长马智礼之后一席“若要放宽大学预科班的比例,那也应该探讨土著因为不会说华语而无法录取某些工作课题”谈话更是为大学预科班风波火上浇油,引起外界一片哗然。

9d8ca26a93cdec357810ae5fb072cf3e.jpg
马国大学预科班保留90%名额予土著。(当今大马)
33077974_735875573203037_3064576349583704064_n.jpg
马智礼将大学预科班保障名额与私人企业不聘请不谙华语的土著相提并论引起轩然大波。(互联网)

研究:大学预科班的学术表现不如STPM

马智礼宣称大学预科班成立的目的是为了协助因家境较困苦和能力较为不足的学生仍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增加社会流动。

然而,大学预科班的固打制度实际上也衍生了和土著承包商工程优惠政策一样的问题,即并未达到协助提升土著学术能力的目标。

上文提到的那份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研究报告显示,通过大学预科班录取马国公立大学的学生,在大学求学期间的学术表现往往较那些以马来西亚高等教育文凭(STPM)入读的学生来得差劲。

对于许多期盼希盟上台后有望实施各族平等政策的马国公民而言,马国首相马哈迪今年3月接受财经周刊《焦点大马》的一番言论或许可以让他们思考,距离这样的一个马来西亚仍有多远的路得走。

马哈迪告诉《焦点大马》,土著处理金钱方面的能力不足,喜欢将钱花在不该花的地方。因此他强调,马国上市公司现行的30%股权必须由土著持有的固打制是由必要的。

心照不宣。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