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打脸自己?    马哈迪提“2030愿景”取代“2020宏愿

更新:
2019年05月10日 21:49
自己打脸自己?    马哈迪提“2030愿景”取代“2020宏愿
“2020宏愿”赶不及达成,马哈迪另提“2030愿景”。(今日自由大马)

只有老马可以超越老马。

相信和红蚂蚁差不多年纪或比红蚂蚁“更多生活阅历”的蚁粉一定听过这个名词——“2020年宏愿”(英:Vision 2020, 马:Wawasan 2020)。如果没有记错,红蚂蚁小学时期(马来西亚华小)曾在课本上反复看过“2020年宏愿”这个词汇。简单来说,“2020年宏愿”的主要目标就是使马国在2020年成为一个人民有着高收入的“先进国”。

小小年纪的红蚂蚁天真无邪,脑海中瞬间开始描绘2020年的那个美好愿景,并开始想象2020年将年满30岁的自己(男人的年龄不是秘密!)如果能够生活在那个如梦似幻的国度该会有多幸福。辗转几年,2020年突然出现在眼前,除了感叹岁月不饶人,自然又再想起这个小时候魂牵梦萦的“2020年宏愿”。

“2020年宏愿”在1991年提出,提出的那个人是谁?答案应该呼之欲出,1981年至2003年间担任马国首相的马哈迪是也!世事诡谲多变,谁也没想到老马在去年马国的509大选居然和毕生为敌的反对阵营联合推翻国阵政权,回锅任相。然后,自己造的孽,自己承担。

screenshot-www.slideshare.net 2016-02-22 16-50-49.png
“2020年宏愿”是几代马国人回忆中挥之不去的口号。(互联网)

眼见2020年渐近,马哈迪另辟蹊径

眼见2020年限将至,命运的安排又让自己重新坐在马国相位。面对这个过度虚幻美好的愿景,马哈迪搬出了他那一套和“希盟没想过真的会赢得大选,所以许多承诺不切实际”、“前朝留下太多烂摊子”和“希盟需要更多时间”雷同的话术,来为这个当初自己亲自设下的定时炸弹解套。

根据马国媒体报道,马哈迪在昨日(9日)希盟执政一周年的特别演说中,提出了一个“崭新”的概念,这次叫做“共享繁荣”(Shared Prosperity)愿景。马哈迪表示这个愿景旨在2030年之前,提高国民的生活品质,而不仅止于追求国家财富的提升:

“一个国家的快速发展和繁荣不应该只是通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数字来衡量,国家的财富必须平等地分配。”

他进一步指出,通过这个“共享繁荣”模式,马国将会行驶在永续发展的正轨,并放眼在2030年前,社会各阶层、各种族和不同地域都能取得平衡且公平的发展。据此,他提出三大目标

  • 确保各社会阶层、种族、地域之间的贫富差距能够缩减;
  • 通过新的发展模式创造更有组织、进步、以知识为导向的高价值经济;
  • 成为亚洲重要的经济中心。

马哈迪称,马国政府将通过七大方针来完成上述目标。

  • 重组和改善国家商业和工业生态系统给,例如推动工业革命4.0;
  • 应用数码经济,增加更多附加产值的熟练技术工作。
  • 拓展新领域,使马国转型以生产更多符合国际水准的产品
  • 改革人力资源,改善就业市场和劳工薪资
  • 通过“需求为本”的政策巩固社会和谐;
  • 创造兼容的社会。
  • 加强社会资本,和强大的社会支援机制做结合。

马新社8日报道,马哈迪将“2020年宏愿”无法如期达成归咎于他在2003年卸下首相一职后的接任者:

“因为我的继任者不让我们达到目标(2020年宏愿)。”

20190510 1st.jpg
马哈迪(右二)在希盟执政周年活动发表演说提出“2030年愿景”。(彭博社)

GNI需达到1万5千美元才能达到“2020宏愿”

马哈迪1991年首次提出“2020年宏愿”时,放眼马国在2020年成为先进国。为了达成这个目标,马国的人均国民收入(GNI)必须在2020年达到至少1万5000美元的门槛。然而,根据马国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马国2018年人均GNI为1万零43美元,和2年后必须达到1万5000美元的门槛显然还有一段差距。

《海峡时报》报道,马国官方消息显示,马国GDP必须在2018年至2020年间,每年增长7.3%才有可能使马国赶在2020年达到成为先进国的目标。然而今年2月,马国国家银行公布的2018年马国GDP成长只有4.7%,明显落后7.3%的成长率许多。另一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马国2019年GDP成长的预测和去年相同,只有4.7%。换句话说,“2020年宏愿”想让马国成为先进国的目标基本上是落空了。

malaysia-industry.jpg
马国近几年的经济成长不符预期。(互联网)

马哈迪:高收入不代表人民的生活宽裕

眼见距离2020年只剩7个月时间,平常习惯翻别人煎饼,打别人脸的马哈迪这次只得打自己脸了。至于如何打脸自己,老马是这么说的:

“高收入并不代表生活宽裕。事实上就算GDP(或GNI)和收入增加,人们也不会感觉到国家的富有,因为在生产模式不变的情况下,高收入往往伴随着商品、服务和生活成本的上涨。”

“高收入不会提高我们的购买能力。”

嗯,完完全全推翻过去的自己的那一套。马哈迪(2019年版) v.s. 马哈迪(1991年版)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口号搞不定,你可以再提一个口号啊!

2020年无法达到,就再提一个2030年的目标来取而代之吧!红蚂蚁想起自己每天早晨赖床的习性似乎也有向老马“致敬”的一丝意味。闹钟7点响了,但7点起不来,那就8点起床吧,再起不来就9点吧!最后,手机的闹钟设置最后往往会变成这副模样……

alarm.jpg

因此,红蚂蚁合理怀疑,马哈迪的闹钟可能长这样:

20190510ALARM.jpg

马哈迪:安华接棒没有明确时间表

马哈迪这招“延后时效”耍太极的招式也用到了他对自己身为希盟政府“过渡首相”的诠释上。根据希盟各党在去年马国大选前的协议,马哈迪将在担任首相2年后退位交由公正党主席安华接棒。然而擅长U转的老马去年6月突然语出惊人,声称只要“人民需要”,他或许会在首相位子上待久一点:

“如果人民需要我,我会继续为人民服务两年或更长的时间,我会顺从他们的意愿。”

此话一出,1998年被晃点过一次的安华应该背脊发凉,表示怕怕。

《星报》9日报道,马哈迪在一场记者会上告诉外国媒体,自己不会做满5年的首相任期,并宣称一旦自己解决了国阵执政时期留下的问题后,就会下台:

“我们会在2年内纠正大多数事情,我认为在那以后其他人就会面对较少问题。”

记者进一步追问他所说的“2年”是从他“去年担任首相”开始算起,还是从“记者会当下算起”时,熟悉的老马“回来了”:

“我不知道是3年还是2年,但我是过渡首相。”

果然是……

一个2年,各自表述。

红蚂蚁猜,此刻安华的表情大概是:

anwarwin.jpg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