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法案通过不意外!行动党“两朵金花”舌战工人党刘程强才意外

更新:
2019年05月09日 02:19
行动党孙雪玲(左)和沈颖(右)在国会上分别和工人党老手刘程强(中)过招。
行动党孙雪玲(左)和沈颖(右)在国会上分别和工人党老手刘程强(中)过招。(郭跃男制图)

72票赞成、 9票反对、 3票弃权。

是福是祸,历史会记住这一天。

国会朝野实力悬殊,尽管工人党议员全部投反对票,“打假”法案今晚还是以绝对优势通过了。

这完全是预料中之事,比较让人意外的是,行动党由两朵金花上场和工人党老将刘程强交锋。“打假”法案辩论今天进入第二天,朝野交锋出现刀光剑影之势,刘程强继昨天和行动党议员孙雪玲舌战之后,今天再和行动党另一年轻女议员沈颖过招。

“打假”大辩论之《Uncle刘激战行动党两朵金花》这一章怎么写,后面的段落有分解。我们先来看看引爆点是什么?

“先部长后法庭”和“先法庭后部长”有不同吗?

工人党已经明确表明反对“波马”(POFMA,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Bill,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他们死守的一点是:假新闻的第一裁定人必须是法庭,而不是部长。

行动党政府推出的法案是依照“先部长、后法庭”的程序,也就是部长可以颁布信息更正令或撤除令,当事人若有不满可以向法庭上诉。工人党坚持,部长若认为某个信息是假信息,必须先向法庭作出投诉,再由法官判断是不是假新闻。

20190508LOWANG.jpg
工人党阿裕尼国会议员刘程强(左)和行动党宏茂桥集选区国会议员颜添宝交锋。(郭跃男制图)

刘程强在和行动党宏茂桥集选区国会议员颜添宝辩论时坚持,“先部长后法庭”和“先法庭后部长”的程序有很大的不同。

这位工人党大佬说:

“在现在的法案之下,部长决定什么是假信息,然后如果受影响的人觉得不满可以向法庭投诉,由法庭判断,对不对?这个情况就好像是先斩后奏,然后申冤。他已经被砍了,人死了才申冤,死咯!”

相信是刘大叔先一句“先斩后奏”,后一句“被砍!”,最后一个“”字把沈颖部长给吓坏了。

刘程强  VS  沈颖:部长是“先斩后奏”还是“有奏无斩”?

只见沈部长起身发言说:

“我觉得刘议员的比喻似乎有所暴力,我想稍微澄清一下,其实我觉得这个法案里面,部长他所扮演的这个角色,应该说是有奏无斩。怎么说有奏无斩呢?因为其实他的作用就是要让大家知道说,如果这个真的是假信息的话,这是假的,予以更正。那么原本的贴文在绝大部分的这个例子当中,都可以保留,何斩之有呢?”

20190508LOWSIM.jpg
刘程强(左)和沈颖在国会上用华语辩论“打假案”。(郭跃男制图)

刘程强  VS  沈颖:没有POFMA就只能“远水救近火”?

华语不错,懂得灵活运用,将先斩后奏变成“有奏无斩”,果然是华初毕业的语特尖子。沈部长接着还用了“远水救近火”:

“工人党的议员们提出,先向法庭提出申请,然后再做定夺,部长在论述里面已经解释了,网络假信息的散布是非常快的,所以这个等于是拿远水救近火。我觉得我们今天的辩论就是要辩这个,我们是不是要拿远水救近火?”

和行动党议员多次过招的国会老手刘程强也不示弱,他反驳说,

“斩还是不斩,我的答案是斩……被斩了再向法庭投诉部长的不是,那个就是申冤lor。”

沈部长又绕回“远水来救近火”那个点,刘程强不耐烦再反驳,没有所谓“远水救近火”:

”刚才我已经说得很清楚,政府原本就在各个方案之下,拥有一定的权利,甚至可以关闭网站,部长已经讲得很清楚,他在开场白给了一张清单,在各种情况下政府都可以进行阻止假信息的传播……即使很紧急的话,政府还是有权利制止假信息。”

“你可以关掉Facebook,但你总理120万个粉丝就没作用啦”

沈颖回话称,辩论“越辩越离奇”,全世界最先进的政府或社会都没有武器可用来对抗假信息,工人党竟然觉得新加坡政府有了武器,她质疑刘程强“可能真的没有仔细去了解我们的特选委员会的报告”。

说我不了解报告?原本可能只用三成功力的刘程强这时加码发功了,还顺带酸了李显龙总理一把:

“我们的秘书长(毕丹星)就在委员会里面,所以他有告诉我们委员会的讨论内容,我们对委员的内容有一定的了解。假信息的问题,根据我们所知道的,以政府现行的立法也可以做得到。关闭那个网站啊,你可以关掉Facebook啊,你真的要的话,不过你总理的120万个粉丝就没有作用了啦,所以问题是,你能够做得到的,只是你要不要做而已,不需要通过POFMA。”

两人吵架,沈部长坚持必须是那个丢下最后一句话的人:

“我觉得刘议员刚才这番话不攻自破,那么我这样说好了,既然您对这个报告这么了解,是了解还是曲解,我们且听下回分解。接下来我们还有很多机会。”

行动党这朵金花的思路有点跳tone,但华语很好,一下就抛出“三解”,很押韵,华语的魅力就在此,简单传神有力。

刘程强 VS 孙雪玲:“众”字怎么解?最上面的“人”是谁?

20190508SUNLOW.jpg
刘程强和孙雪玲过招。(郭跃男制图)

內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孙雪玲昨天也展示了她的华语功力。这位圣尼各拉女校毕业生还神来之笔用了一个“众”字来说明,部长在新法案中面对三方监督。

孙部长说:

“公众利益的'众'字,里面是三个人。在新法案中,为了让过程真正符合公众利益,部长恰恰面对三方面的监督。一是公众的监督,收到更正指示的个人或机构可以去法庭申诉,挑战部长的决定。二是法庭的监督,法庭是假信息最终的裁定方。三是国会的监督,议员可以质疑部长的决定。”

刘程强这位老华校生的脑筋动得快,他回说:

“众字有三个人,总有一个人在上面。虽然理论上,公众可以到法庭上诉,不过在这之前,部长已经先下了定论,加上部长也有权诠释公众利益和假信息,并决定采取行动,所以相等于部长是‘一把手’,我不希望看到新加坡的部长是一把手。”

孙雪玲无奈回说:

“我说的‘众’字是群心协力的意思……若硬要‘众’字的三个人分为一个人在上,两个人在下的话,我觉得上面的这个人代表的应该是法庭。”

到底谁会是“众”字里头“上面那个人”呢?法案通过并实施之后,新加坡人就看得很清楚了。

王乙康用华语讲历史故事,警告假信息破坏力十分强大

20190508 OYK screenshot.PNG
教育部长王乙康。(视频截图)

我们的教育部长王乙康今天也秀了一下中文,还用了一段历史故事来说明假新闻破坏力之强大。王部长说:

“假新闻,古代就有。例如,魏晋年间,北方的前秦派大军南下,攻打东晋。两军在淝水对峙时,东晋提议秦兵后撤,好让晋军渡河,决一死战。秦军前锋刚往后撤,混入它们军队里的晋军人马便开始大喊:“秦军败了!秦军败了!”秦兵竟然信以为真,以为后撤是因为战败。结果士气大消,溃不成军,节节败退。”

这就是成语“草木皆兵”的典故。部长说:“兵不厌诈,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都会用假讯息来扰乱社会和人民的情绪。”

王乙康:学术作品触犯“打假法”是“近乎不可能”

部长用英语发言时也向学术界保证,学术作品触犯“打假”法是“近乎不可能”的事。他说,唯有一种情况是,学者“用了虚假的观察和虚假数据做研究”,妨碍公共讨论正常进行,而且有信誉的大学或研究机构也不会让这一类学术作品过关。

尚穆根逐一反驳反对党议员,“打假”法案不出意外通过了

当然不能不提我们接连两天的国会“男主角”——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他在最后的总结中花了一个多小时逐一反驳了反对党工人党议员关于“先法庭后部长”的论述。他认为工人党提出“先法庭后部长”的做法不可行,因为法庭不可能每一次都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对假信息做出判定。

经过两天冗长的激辩,在31名国会议员和6名政治职务担任者发言之后,国会今晚10点多以72票赞成、 9票反对、 3票弃权通过“波马”(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

工人党6名当选国会议员和3名非选区议员全部投反对票,3名官委议员弃权。历史性的一刻,意外吗?一点都不。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