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RT八个月走33人 下个月拿完花红还会走多少人?

更新:
2019年04月29日 17:08
SMRT集团
SMRT集团的业务范围包括地铁、巴士与德士服务,以及其他交通相关服务和工程业务等。(海峡时报)

危机也是契机。

8个月内33人辞职。

如果不跟你讲这是哪家机构,你会最先想到什么企业的名字?

《海峡时报》今早细数了SMRT集团在过去8个月内,也就是新首席执行长梁建鸿(Neo Kian Hong,55岁)在2018年8月上任前后,接二连三辞职的人数。数完后发现,递交辞呈的有多达30名人事部执行人员,两名资深高级工程师,以及一名企业通讯部门高管。

SMRT新首席执行长“不是闹着玩的”

梁建鸿曾在军队历练30载,还当过三军总长,早在军队期间便有“雷厉风行,闻风丧胆”的口碑。红蚂蚁早前曾写过一篇文章,指有网友连续两次告诫SMRT全体同仁,对梁建鸿“要怀抱惧怕之心……这家伙不是闹着玩的。”

上任后,梁建鸿在金泉车厂与媒体会面时曾说,SMRT并没有前任集团首席执行长郭木财(56岁)所提到的“企业文化问题”,认为好的领导才能确保职员有良好工作表现。

20190429-Neo kian hong.jpg
梁建鸿在金泉车厂与媒体会面。(海峡时报)

他也以自身在军中的经验指出:“没有差的士兵,只有差的将领”。他还说自己过去三个月到多个地铁站,以及夜间到轨道上视察,并与服务和工程人员互动,所看到的都是SMRT员工那份积极、努力与投入。

过去8个月内SMRT内部发生什么变化,我们或许不得而知,但从“超过30人辞职”的结果来看,新首席执行长肯定“不是闹着玩的”。

蹊跷!辞职竟然由人事部“领头”

有网民问:“有没有搞错,光是人事部就有30多人辞职,应该是来自不同部门吧?”

Comment - Wilfred Fong.png

不是的,SMRT的人事部真的很大。整个SMRT集团在2016年聘有1万1000名员工。当时SMRT还宣布,为了汤申—东海岸地铁线工程的开展,必须在三至五年内招聘额外2500名员工,人事部的工作之繁重可想而知。

这次SMRT最多人辞职的部门是人事部,确实有点耐人寻味。一般上每家公司的人事部都是“大伯公”级别的,其他人辞职走了,他们依然会稳稳留守。这次的集体辞职竟然是人事部带头,就显得有些蹊跷。

《海峡时报》在文章中还特地用Exodus(圣经中的《出谷紀》篇章)来形容这次的集体辞职,似乎别有用意。《出谷纪》的内容记载了以色列人当时在受尽埃及王的压迫后,决定出离埃及的整个过程。后来这个词逐渐被用来指一大群人的集体离开。

第一名从SMRT人事部辞职的是负责资讯科技、采购、人力资源与培训的首席企业长许庆瑞(Gerard Koh,49岁)。他在2018年年中递交辞呈后,加入国家电脑系统(NCS)私人有限公司担任人事部主管。许庆瑞和新首席执行长梁建鸿一样,也出身于新加坡武装部队,他也是前任首席执行长郭木财在2012年上任后从武装部队引进SMRT的。

继许庆瑞离开后,SMRT人事部的其他人员就接连递交辞呈,包括加入SMRT不到一年的人事部高管李炎珠(50岁)。李炎珠是在2017年7月卸下武装部队人事行政指挥部司令一职,隔月加入SMRT,负责汤申—东海岸地铁线部门的人事工作。

两名离职工程师,其中一人是因为所负责的公司已停业

据《海峡时报》报道,两名递上辞呈的非人事部职员,都是高级工程师,也是过去8个月内辞职的最高级别工程人员。

其中一人是维修与工程高级副总裁谢振华(59岁),另一人则是SMRT子公司新加坡铁路工程有限公司(Singapore Rail Engineering)董事经理马里奥·法瓦迪斯(Mario Favaits)。该子公司是上一任首席执行长郭木财于5年前所设立,用意在于建立及营销工程专业技术,但实际上早已停业。

第一任首席乘客关系总监刚满一年也走了

SMRT主席佘文民2017年12月20曾宣布,为提升地铁服务素质,给乘客带来更贴心和舒适的服务,SMRT将史无前例委任一名首席乘客关系总监。这个新职位的人选后来锁定当时43岁的美女许琳琳(Elaine Koh),2018年1月走马上任。

为何突然提起许琳琳呢?没错,她也辞职了,只任职了一年多。

这并非许琳琳第一次辞职离开SMRT。毕业自圣尼各拉女校的她曾选修高级华文,精通双语和方言,2002年就加入SMRT,后来三度离职加入私人企业。首席乘客关系总监一职是许琳琳第四次加入SMRT。

不过许琳琳在Linkedin网上的履历目前依然显示任职于SMRT,或许是没有时间修改过来吧。至于会不会有第五次加入SMRT,谁也说不准。

Elaine Koh.png
(Linkedin网站)

SMRT在答复《海峡时报》询问时说:

“许琳琳在任期内实施了数个以乘客为本的措施,公司很感激她在提升乘客体验方面所作出的努力,也祝福她日后的发展。”

首席乘客关系总监一职下个月1日起将由现任战略通讯主管的杨永欣担任。

专家:SMRT或正经历严苛内部整顿与业务重组

针对目前这波离职潮,SMRT发言人也告诉《海峡时报》:

“我们在不断加强机构,提升列车服务表现和可靠度同时,也使编制更精简,并从公司总部调动人员。”

《海峡时报》的报道也称,有消息指SMRT将在下个月发常年花红,预计到时可能还会有更多人辞职。

接受《海峡时报》询问的人事专家认为,SMRT很可能正在经历严苛的内部整顿和业务重组,导致那些无所适从,或者与企业文化格格不入的员工不得不选择离开。

人力资源公司仁立国际(PeopleWorldwide Consulting)执行董事梁昌国告诉《海峡时报》,离职潮凸显了新管理层面对的核心人事问题。无法向新安排看齐、无法适应管理风格、期待与可交付成果的落差等,都可能让员工萌生去意。

他说:“新管理层必须介入,整顿和维系好核心队伍,减低出走率,才能稳住船舵,改变航向。”

人力咨询公司意联集团(Align Group)执行董事卢文松则指出,人员接连离职可能形成一种骨牌效应,导致内部人员感到焦虑与不安,担心自己成为最后一个离开的人,于是纷纷递交辞呈。不过卢文松认为,危机也是契机,SMRT可以借机重塑团队,建立一个可以落实公司计划的团队。

网民对于SMRT的离职潮则抱持乐观态度,认为新官上任三把火,总会有一批人被烧到,但这是企业文化大整顿的必经之路。

“30名人事部员工辞职?如果是一大批工程人员辞职,我会比较担心。不管怎么说,企业文化的整顿正在进行中,辞职并非坏事。”

Comment - Maikel Poh.png

“我不知道辞职是否与企业内部领导层的交替有关。我只知道,人们一般不是因为工作而辞职,而是因老板而辞职。”

Comment - Adjulma.png

也有网民给SMRT投了支持票。

“我只知道列车的可靠度已经有显著提升!不管新管理层做了什么,肯定是见效的!”

Comment - Alvin Ng.jpg

红蚂蚁觉得,或许在整个事件中“因祸得福”的,就是SMRT集团前首席执行长郭木财。

20190429-Desmond Kuek.jpg
郭木财近照。(瑞士银行UBS)

曾任三军总长的郭木财在2018年8月正式离开SMRT后,曾创办一家专为个人、团体和机构提供激励领导培训的公司Genium & Co,并担任公司主席。今年2月他还进军金融界,被瑞士银行(UBS)聘为全球财富管理副主席。

东家不打打西家,永远是不变的道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