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RT总裁换人 “全球猎人”后选定前三军总长梁建鸿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40
SMRT
梁建鸿(Neo Kian Hong,右二)将从今年8月1日起,接替辞职的郭木财(左),担任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一职。图为梁建鸿在2010年4月1日,从郭木财手中接过武装部队军旗,正式接替郭木财出任新加坡武装部队三军总长。(资料图)

红蚂蚁邻居感叹:怎么又是三军总长?

从前三军总长,换成另一位前三军总长。

SMRT今天上午发文告证实,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辞职。从今年8月1日起,郭木财的职务将由现任国防部常任秘书(国防发展)梁建鸿(Neo Kian Hong)接替。

郭木财辞职的消息昨晚经由各大报传出时,坊间反应并不让人惊讶。毕竟在大家看来,经历近两年一系列“天灾人祸”后,SMRT总裁辞职,不是“要不要”的事,而已经成了“迟早的事”。

据本地媒体报道,郭木财早在今年初就向SMRT董事会口头提出辞职。但在今年1月传出相关消息时,郭木财回应媒体“纯属揣测”。

曾是昔日媒体追逐的焦点,郭木财一夕之间沦为“明日黄花”。倒是将要走马上任的梁建鸿,引起网络热议。

梁建鸿是谁?

现年54岁的梁建鸿是武装部队海外奖学金得主,毕业自英国伦敦大学电机与电子工程系,也拥有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理学硕士学位(技术管理)。

他在1983年加入武装部队,2010年至2013年出任三军总长。他在2013年加入行政服务,受委为教育部常任秘书(发展),并在去年中担任国防部常任秘书(国防发展)至今。

作为参照,三军总长出身的郭木财同样拥有工程学背景,他是在2012年9月卸下环境及水源部常任秘书的职位,隔月正式加入SMRT,接替在2011年底南北线大瘫痪后备受批评而辞职的苏碧华。

郭木财梁建鸿背景相似

20180418_ST.jpg
郭木财(左)与梁建鸿。(海峡时报)

翻看新旧总裁的履历表,梁建鸿和郭木财有着相似的背景:

  • 工程专业出身;
  • 曾任三军总长;
  • 转战SMRT前任政府部门常任秘书;

更有趣的是,这并不是梁建鸿首次从郭木财手中接过重任。梁建鸿曾在2007年3月接替郭木财出任陆军总长,又在2010年4月从郭木财手中接过武装部队三军总长的棒子。

之前军队交班,如今SMRT交班。加上梁建鸿已是SMRT委任的第四位有武装部队背景的总裁,不禁让一些人质疑,为什么三军总长过后,又是一位三军总长,就不能找一位长期耕耘在地铁行业的专家?

类似的评论还有不少,红蚂蚁从中选取两则,供蚁粉们参考。

全球20多位候选人中相中梁建鸿

有能力的商界人士那么多,难道SMRT只对我国军人“情有独钟”?SMRT回复《联合晚报》询问时表示,公司是在郭木财提出辞职后,委任“国际猎人头”公司,在本地和海外网罗适合的总裁人选。

公司根据五大遴选标准选人,包括个人价值观、领导能力、工程技术方面的知识、在营运与人事管理方面是否有良好业绩记录,以及跨学科合作的能力。

据《联合晚报》了解,SMRT早前在第一轮总裁遴选中,就挑选出超过20人接受面试,拥有工程学背景的梁建鸿最终脱颖而出,接替郭木财出任新总裁。

20180418_seah.jpg
SMRT主席佘文民。(联合早报)

SMRT主席佘文民说:“董事会对建鸿在跨学科合作的能力,以及他对公共服务善用新技术的远见和经验留下深刻印象。”

真的是全球范围内征才吗?

上面的评论虽不甚文雅,却代表了不少人的心声。遴选的范围如果已经扩大到天边那么远,最终却选定一位和现任总裁背景相似,又没有实际地铁经营经验的高级公务员,着实让人感到诧异和怀疑。毕竟工程专业出身,并不等于能经营地铁公司。

这让红蚂蚁想起一句打油诗(稍作更改),“世上能人何其多,偏偏只要你一个”。

专业人士与网民:梁建鸿有领导力

尽管有部分声音质疑SMRT的选择,但对于梁建鸿个人的评价,无论线上线下,皆出奇地一致叫好。红蚂蚁也发现,在相关新闻的评论中,获得最多赞的,几乎都是对梁建鸿个人能力的正面评价。

看过各大小媒体专家网民的说法后,总结几个关于梁建鸿的关键词:有领导力、作风硬朗、处事果断、不好忽悠,最后一词是:不可小觑。

对梁建鸿沙斯危机表现印象深刻

在许多对梁建鸿有了解的网民眼中,梁建鸿在2003年沙斯(SARS)危机中的表现,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梁建鸿在2003年新加坡发生沙斯传染病蔓延危机时,临危受命,与卫生部合作,带领约220名军人在短时间内建立起一套全国性的联络与追踪系统,对有效遏制疫情蔓延扮演关键角色,获得行政功绩(银)奖章(军事)(勋条)。

20180418_foo.jpg
先驱单选区议员符致镜(Cedric Foo,中)曾任国会交通委员会主席,他对梁建鸿在处理沙斯危机与京那巴鲁地震事件中的表现印象深刻。(海峡时报)

政府国会交通委员会前主席符致镜也对梁建鸿赞誉有加。他说,梁建鸿当年推行的措施包括使用热影像器(thermal imaging )检测大量公众是否有发烧,建立起一套系统,追查同病患接触过的人,以及确保信息透明,协助恢复公众的信心。

SMRT主席佘文民表示,曾在沙斯危机期间与新总裁梁建鸿共事,目睹他亲力亲为解决问题和展现果断领导力。
  
佘文民也在SMRT文告中说:“建鸿在武装部队领导东帝汶多国维和部队期间也证实了他在运作方面的领导能力。我们相信,他将能领导SMRT提供卓越的服务。”

除了沙斯期间的优异表现,符致镜也对梁建鸿在2015年处理共造成七名师生罹难的京那巴鲁地震事件表示肯定。

他告诉《海峡时报》:“在京那巴鲁地震发生时,梁建鸿担任教育部常任秘书,也处理得相当好。”

网民:这家伙不是闹着玩的

20180418_neo)army.jpg
(设计对白)梁建鸿(左):“(微笑脸)我有那么凶吗?”士兵:“……”(武装部队面簿)

看来梁建鸿早在军队期间便干了不少足以让人久为流传的事迹,有网友就连续两次告诫SMRT全体同仁,对梁建鸿“要怀抱惧怕之心……这家伙不是闹着玩的。”

读了一些网友的评论,红蚂蚁只想到八个字:雷厉风行,闻风丧胆。不知曾和梁建鸿共事的佘文民等人,是否也看中了梁建鸿这点,希望他能改变SMRT积重难返的企业文化与服务质量问题?

难道郭木财一文不值?

20180418_kuek.jpg
郭木财将在7月底卸任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一职。(联合早报)

说了梁建鸿这么多,难道郭木财就真的一文不值?红蚂蚁可不是“有了新人忘了旧人”的蚂蚁,郭木财在其将近六年的SMRT岁月中,还是对公司作出一定贡献,总结如下:

  • SMRT巴士服务转亏为盈;
  • 开拓业务,成立私人出租车公司跨越交通(Strides Transportation)和新加坡地铁工程公司(Singapore Rail Engineering)等新公司;
  • 完成地铁东南西北线更新工程;
  • 推动公司采用科技提升地铁营运和维修水平;
  • 完成SMRT私有化;
  • 与政府完成新的地铁融资框架谈判;
  • ……

但在郭木财任内,地铁发生的多次事件,使得公众对地铁的信心与满意度每况愈下。用政治观察家蓝平儿博士的话形容,郭木财是受“千刀致死”。

以下四件事,则是郭木财的“致命伤”。

  • 2015年7月,新加坡最主要的两条地铁线——东西线和南北线,受运行轨电流跳闸影响,在晚高峰时期故障,影响超过41万人;
  • 2016年3月,两名地铁职员在进行轨道检查时,不幸遭列车撞死;
  • 2017年10月,一系列人为疏忽,导致碧山站地铁隧道在豪雨中积水,南北线部分列车服务中断约14小时,超过20万人受影响;
  • 2017年11月,大士西延长线新信号系统出出现问题,造成两列车在裕群站碰撞,超过30人受伤。

各种衰事如多米诺骨牌一般逐样倒下,去年下半年发生的一系列“天灾人祸”(红蚂蚁写过很多很多),成为了压断郭木财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此,郭木财卸任,已是顺理成章的事。

他在文告中表示,现在是交出“领导棒”的适当时机,让新领导团队带领公司更上一层楼。
  
“我们经历了充满挑战的时期,我坚信,公司已为未来更好的旅程做好准备。”

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梁建鸿在文告中说:“我知道未来的路会有挑战,也知道公众期望有安全和可靠的地铁服务。我会很努力地满足他们的期许。”

就在SMRT正式宣布换帅的消息不久后,SMRT地铁东西线由于发生轨道故障,从淡滨尼到巴西立之间的地铁行驶时间一度增加三十分钟,算是给即将加入的新总裁一份小小的“欢迎礼”。

梁总裁,祝你好运。加油!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