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九晚九,每周六天”的工作模式,是你的写照吗?

更新:
2019年04月16日 19:35
说好的朝九晚五。
加班加到变熊猫。(互联网)

说好的朝九晚五。

朝九晚九,每周六天。最近,中国科技公司企业员工发起996·ICU(即工作996,生病住进ICU加护病房)的倡议,反对过分加班文化,引起全球热议。

说好的朝九晚五。
(取自996.ICU网站)

也就是说,如果每天工作12小时,那么上下班2小时,睡觉前和起床后洗刷2小时,睡觉7小时,再加上个吃早餐的1小时,基本上一天就这样过了,根本没什么个人娱乐放松时间。一周工作72小时下来,就剩下星期天休息了。

他们夸张地说,在这样的工作模式下,还没来得及检验工作上的成就,就被推入加护病房了。

不久后,还有用户发起了“996公司黑名单”,号召大家提交证据,列出实行996工作制的公司。中国的科技巨头阿里巴巴、京东和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都在“黑名单”之列。

中国虽然离新加坡不算很近,但这个加班文化相信也是不少国人的写照。

说好的朝九晚五。
(取自人力部网站)

新加坡法定工作时间一周是44小时。虽然根据人力部网站,2018年,每名员工平均每周有薪工作时间为44.8小时,以五天工作计算,一天平均工作8.96小时。这么说,离新加坡法定工作时间还有一小步就达到了?然而,由于这些数据并不包括无薪加班,例如行政人员和管理人员的无薪加班,因此这些数据可能无法完整反映个人的实际工作时数。

看到以上这些数据,本地德士司机应该第一个站出来说“假的吧?”。他们会这么说,要每天付德士公司租车的费用,因而他们的工作时间是朝五晚五,每周七天;或者朝六晚六,每周七天。

说好的朝九晚五。

接着要喊自己工作时间超长的,应该是律师、会计师、老师、记者、保安、侍应生、收银员、女佣等。

他们应该都会说,公司虽然不强制下班时间,也不强制打卡,但员工都背着KPI(业绩考核)的负担,不做完手上的超量工作,又怎么敢离开工作场所呢。

究竟,这样的工作时长合理吗?红蚂蚁想,大家应该都会异口同声地说,绝对不合理!

可是,我们都错了。

马云在一场内部交流会上就“996”话题率先表态:“个人认为,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他还表示,年轻的时候不去做,就没有其他时候可以做。他直言,世上每个人都希望成功,但要成功就必须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和时间。

说好的朝九晚五。
马云。(路透社)

的确,马云曾经也是996甚至697,这么走过来的,以他今天的成就,他说的话应该也有道理?

不过,马云此话一出,引起轩然大波!面对舆论批评,马云只好在微博解释称,“任何公司不应该,也不能强制员工996”,表明阿里巴巴是提倡“认真生活,快乐工作”,但坚持认为“年轻人自己要明白,幸福和成功是奋斗出来的,不愿意付出比普通人更努力的代价,就很难实现自己的未来比普通人幸福快乐”。

说了这么一大条道理,网民并没买账。马云又在舆论压力下,再次通过微博回应,强制996工作的企业既不人道,也不健康,更难以持久,而且员工、家人、法律都不允许。

但他强调,这世界确实有很多996,甚至007(红蚂蚁的理解是,一周七天没日没夜工作)的人,其中包括企业家,大部分成功或有追求的艺术家、科学家、运动员、官员、政治家,他们超爱自己选择的事业,为此付出超常的奋斗和努力,才获得了常人没有的“成功”。

真正的996不是简单的加班,不是单调的体力活,和被剥削没有关系,因为现在的人并不傻,可选择的机会也不少。我觉得真正的996应该是花时间在学习、思考和自我的提升上。那些能坚持996的人一定是找到了自己的热情之处,找到了金钱以外的快乐之处,他们享受自己在八小时以外的学习、思考,探索的路径上,找到自己工作快乐点的人是幸福的,有福报的。为加班工资而996的人是很难持久的。

蚁粉同意马云的说法吗?想承受996做下一个马云?还是享受955做一个普通人?

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特邀专家林采宜则在微信公号发文,痛批马云对996工作制的解释存在三大谬论,包括把“成功”定义成人生的目标,误导当事人无止境地付出,最后大部分人没有得到期待的回报。

我国的网民纷纷提出自己的个人见解,认为打工是为了谋生,不应该拼了老命,没时间享受生活。但有人觉得可以为了五斗米而折腰,给我高薪水,我为你卖命。但大家认为,员工要提升个人的工作效率,老板也要给与足够的资源,让员工无需承担超额的工作量。”如果在公司的非常时期,需要偶尔加班,还是能接受的。” 

说好的朝九晚五。
说好的朝九晚五。
说好的朝九晚五。
说好的朝九晚五。
说好的朝九晚五。

红蚂蚁则认为,如果你每天把全部时间投放工作上而感到快乐幸福的,一天做多少个小时其实并不重要。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