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到了!马国巴西古当毒气污染元凶 新加坡籍业者涉案被控

更新:
2019年03月25日 21:44
抓到了!马国巴西古当毒气污染元凶 新加坡籍业者涉案被控
新加坡籍嫌犯王景超(译音,中)与另两名被告被带入法庭。(马新社)

还有一位新加坡籍嫌犯在逃。

马来西亚柔佛州巴西古当金金河的毒气污染事件有最新进展。三名嫌犯昨日(24日)正式被提控,其中一名被告为新加坡公民。

新加坡籍嫌犯是涉案公司董事之一

根据媒体报道,来自新加坡的王景超(译音,Wang Jing Choa,34岁)是一家名为废轮胎处理工厂(P Tech Resources私人有限公司)的董事。和他一起面控的还包括其所属公司的另一位董事,叶永亮(译音,Yap Yoke Liang,36岁),及一名印度族罗厘司机马里达斯(Maridass,35岁)。

20190325 accused 2.jpg
新加坡籍的王景超(中)和两位马国人士叶永亮(左)及马里达斯(右)被控涉及金金河污染事件。(马新社)

3人被控在3月7日午夜12点至1点间,在柔州巴西古当马赛城的一个扩桥工程处,将化学废料倾倒入金金河中。

其中,马里达斯被控使用罗里将废料倒入河中,而王景超和叶永亮则被控与马里达斯共谋将废料倒入金金河。

三人都在马国《1974年环境素质法令》被控。一旦罪成,3人将面对监禁不超过5年的或罚款不超过50万令吉(约16.7万新元)。

叶永亮及马里达斯分别以25万令吉(约8.8万新元)及10万令吉(约3.4万新元)保释。至于王景超,法官以他是外国人的理由拒绝他的保释申请。

两位公司董事被加控15条罪名

前脚刚踏出法庭,王景超及叶永亮今天再次被传召上庭,并被加控15项没有按照规范处理废料及污染空气相关的罪名。

P Tech Resources私人有限公司和作为该公司董事的王景超及叶永亮,在环境素质法令的废物处理相关条款下,被控没有妥善处理可能造成环境污染的废料。

新加坡籍被告这一次获准保外候审

根据《中国报》报道,王景超及叶永亮的辩护律师苏峇马念今天成功为王景超争取到保释机会,面对主控官坚决要求法庭不要批准二人的保释要求,他反驳道:

“前首相纳吉震惊全国的案件都可获法庭保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庭必须秉持法律及原则。”

王景超最终获准以14.1万令吉(约4.7万新元)保外候审。案件将于4月30日过堂,在此期间王景超必须每月到马国巴西古当警局报道。

据悉,P Tech Resources私人有限公司的另一名新加坡籍董事也被传召,但他并未出现在法庭。马国柔佛总警长莫哈末卡利表示:

“我们正在追寻这名男子的下落,以展开进一步调查。”

20190325 johor police chief.jpg
马国柔州总警长莫哈末卡利表示他们正寻求和我国警方合作通缉另一位涉案的新加坡籍业者。(马来邮报)

根据《星报》报道,马国柔州警方正寻求我国警方的协助,以便寻找另一名涉案的新加坡籍业者。

新加坡警方回复《联合晚报》询问时表示,我国警方正与马国警方接洽并等待对方的正式要求,由于案件仍在调查中,因此不便置评。

金金河毒气污染事件于3月初爆发

金金河位于马国柔佛州的巴西古当。自从3月7日有民众向柔佛州消拯局举报有人在金金河倾倒大批化学废料后,在该地区附近的中、小学及住宅区陆续有民众和师生出现晕眩、呕吐及呼吸困难等症状而入院治疗。

柔州环境局主任莫哈末依占尼告诉媒体,估计有20至40吨的化学废料被非法倒入金金河中。

马国卫生部长祖基菲里在3月20日告诉媒体,截至当天为止一共有5,848人因为这起毒气污染事件接受治疗。其中951人住院,25人在加护病房接受治疗。

20190314 patient.jpg
毒气污染事件造成巴西古当许多民众出现不适症状入院治疗。(马新社)

随着毒气事件造成越来越多学生及教职员出现不适症状,马国教育部长马智礼宣布巴西古当区内所有111所学校全数停课,并在之后进一步将停课时间延长至马国学校假期结束,即3月31日。

由于邻近巴西古当,毒气污染事件也一度引起本地榜鹅居民的恐慌。唯我国政府多次发表声明毒气并未蔓延至我国,同时供水系统也不受影响。

马国消拯局曾批评州政府太晚展开清理过程

马国消拯局总监莫哈末韩丹在3月13日表示,如果有关当局在发现有毒化学废料的当下,迅速清理受影响的河流区域,或许后续许多民众不适入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他指出,有关当局判定金金河中的化学废料已不再活跃后,为了节省成本而做出不进一步处理的决定。他告诉媒体:

”因为现在炎热的天气,(那些)化学废料再度挥发有毒气体,随后随风扩散并导致更多人受害。”

柔佛州卫生、环境及农业委员会主席萨鲁丁曾表示,有关当局在3月7日开始初步清理河中废料,但由于该废料具有高毒性,清理工作在3月8日暂停。随后陆续爆发几波毒气蔓延后,柔州政府终于拨出款项委派承包商进行金金河化学废料的清理工作。

20190314 cover.jpg
马国柔州政府的危机处理方式引起争议。(马新社)

毒气污染爆发期间,巴西古当区国会议员及部分政治人物曾疾呼联邦政府在巴西古当颁布紧急状态,以便更有效处理毒气污染事件。然而,马国首相马哈迪在探视灾区时表示,柔州政府已控制情况,因此联邦政府不会颁布进一步颁布紧急状态介入。

此外,柔州大臣奥斯曼沙比安在事态仍相当严重的当儿,还选择在3月15日到印度尼西亚峇淡岛与当地旅游业者会面的举动,也引起马国舆论的抨击。他随后解释那是早已安排好的行程,同时也已将三天行程缩短至一天。

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jpg
大难当前却仍出国“拼旅游”的柔州大臣奥斯曼沙比安备受抨击。(马来邮报)

马国政府于3月20日宣布毒气污染结束

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于3月20日宣布金金河长达1.5公里被化学原料影响的区域已清理完毕:

“指定承包商从3月13日展开的清理工作已在3月17日结束。”

她指出,金金河多达900公吨的土壤和1,500公吨的水遭到污染,有关当局在清理完毕后将会在之后的25天持续监控当地的水质。

随着清理工作结束,因应毒气污染事件而设立的救援医疗中心及灾害管理委员会行动室在3月20日正式关闭。

20190325 stop.jpg
工作人员在救援医疗中心关闭后进行善后工作。(马新社)

杨美盈也表示,整个清理工程预计花费超过1千万令吉(约333万新元)。其中将化学废料从金金河清楚的费用就高达640万令吉,而这还不包括转移废料等其他费用。

20190325 completed.jpg
马国环境部长杨美盈宣布金金河四周区域已无毒气污染情形。(杨美盈面簿)

马国卫生部将针对病患进行追踪调查

马国卫生部长祖基菲里表示金金河毒气污染事件属于一次性急性曝露(acute exposure),不会对患者造成长期的慢性影响。

祖基菲里表示相关单位确实曾在空气中发现氰化氫(Hydrogen cyanide),但其含量不高,不会造成致命影响。

如果在短时间内吸入高浓度氰化氢,严重者会停止呼吸并死亡。

同时,祖基菲里也表示卫生部将对金金河毒气污染事件的病患进行长期追踪,调查他们是否有罹癌的风险或对身体造成其他负面影响。

20190325 Dzulkefly Ahmad.JPG
马国卫长祖基菲里表示卫生部将对相关病患进行追踪调查。(马来邮报)

马国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曾公布,环境局人员的化验结果显示金金河内含有5种化学物质,即苯(benzene)、甲苯(toulene)、二甲苯(xylene)、乙苯(ethyibenzene)、D-柠檬烯(D-limonene)

其中,苯高度易燃,毒性很高,是一种致癌物质,人体若接触苯会导致一系列急性及长期的不良健康影响。

就在有关当局疲于奔命处理金金河污染事件当儿,环境局于3月18日在巴西古当的另外两处地点确认出现非法倾倒的化学废料,指定承包商随后前往该处处理。

杨美盈于3月20日表示根据卫星图显示,巴西古当尚有46个潜在的非法倾倒化学废料地点:

“我们希望州政府及地方当局会采取行动清理那些地点。”

马国政府准备修法对付非法倾倒

有鉴于金金河毒气污染事件爆发后,马国其他地区也陆续传出有化学废料污染的案例,马国政府决定采取行动修法,加重相关肇事者的刑罚。

杨美盈表示马国政府将会修正《1974年环境素质法令》,修正后的相关法令除了对付犯下罪行的个人,同时也将对付无法有效监督规范性化学废料处理过程的相关公司企业。她强调:

“造成污染的肇事者必须为做出的破坏赔偿,但如果那些肇事者只是司机呢?”

“我们如何强迫他们支付上百万的赔偿金?”

她指出,相关基层人员或许只能宣布破产,最后埋单的还是政府。因此,她认为修正后的的法律也必须惩罚那些无法有效监督自身废料处理的公司。

20190325 river.jpg
马国政府将修法以遏制类似金金河污染事件再度发生。(星报)

马国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也表示,该部将加强与环境部配合成立委员会,以便指定SOP监管并逐一检查巴西古当当地靠近河边的化学工厂。该部也将推出指南,以便加强控管化学工厂执照的批准过程。

杨美盈也在今天宣布,马国政府将在三个月内开始针对能源再生(Waste-to-Energy )展开公开招标,以使马国的废料处理过程更安全。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