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巴西古当化学废料污染 近千人吸入毒气就医

更新:
2019年03月18日 15:49
柔佛巴西古当化学废料污染,上千人吸入毒气就医

新加坡暂时不受影响。

马来西亚柔佛州巴西古当(Pasir Gudang)金金河(Sungai Kim Kim)发生有毒化学废料非法倾倒污染事故,至今已有937人,因废料导致的化学气体污染而出现不适症状就医。

20190314 hospitalized.jpg
多达900人因吸入毒气而产生轻重不一的症状。(马新社)

无良业者违法将高毒性废料倾倒在非规定地点

这起马国近年来最严重的化学气体污染事故发生在3月7日,据柔佛州环境局的调查显示,有民众透露3月7日凌晨左右曾发现一辆大型罗厘将化学肥料倾倒在连接巴西布爹花园及马赛城一处桥梁下的金金河。红蚂蚁补充一点背景知识,巴西古当是柔佛重要的工业区,当地有许多运输、物流、造船、石化等工业。

柔佛州消拯局在3月7日凌晨5点15分接到当地居民投报表示该地区在凌晨2、3点左右开始发出恶臭。当局随即在凌晨5点27分赶往现场查看并发现大批化学气体开始从河里挥发。

邻近学校的师生开始出现不适症状

数小时后,邻近金金河的巴西布爹花园国中即巴西布爹国小开始有师生陆续出现晕眩、呕吐及呼吸困难等症状。校方立即采取行动,将至少30名师生送入医院治疗,并且立即疏散1,400名师生。

20190314 patient.jpg
毒气导致数百位学生因呼吸不顺、晕眩、呕吐等症状被送入院。(马新社)

在天气、风势及雨势的影响下,这些毒气逐渐蔓延扩散,前后至少形成四波伤害。马国卫生部长祖基菲里阿末表示,目前已有937位人因吸入毒气而就医。

这起污染事件陆续在3月7日、3月11日、3月12日分别造成103人、106人及260人出现不适症状,部分受影响居民甚至必须住院治疗。伤者主要面临呼吸道不适的症状。

正当各方以为事态趋缓,距离金金河污染源较远的森德镇国小及森德镇国中昨日(13日)再有97名师生因吸入毒气而感到不适,当局迅速派出救护车将伤者送至医护人员驻守的民众会堂进行治疗。

20190314 community hall.jpg
医护人员开始进驻当地民众会堂以便提供第一时间的治疗。(马新社)

马国教育部长宣布巴西古当所有学校停课

由于受毒气影响的患者大部分是学校的师生,且蔓延现象没有缓和的迹象,马国教育部长马智礼昨日(13日)宣布从今天开始,巴西古当区内所有111所学校全数停课直到另行通知。

化学废料被证实具毒性

马国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13日表示,环境局人员在污染事故发生后迅速采取行动在受污染的金金河采样,化验结果发现河内含有5种化学物质,即苯(benzene)、甲苯(toulene)、二甲苯(xylene)、乙苯(ethyibenzene)、D-柠檬烯(D-limonene),其中最后一种成分用作裂解轮胎。

20190314 PasirGudang examine 010319.jpg
马国环境局人员在倾倒地点收集样本。(马新社)

而柔佛州环境局也正式,在金金河找到的污染物是具有高度易燃的苯和甲烷(Methane)的船用燃料,这种废料对环境具有高度危害性,因此必须妥善处理。其中苯高度易燃,毒性很高,是一种致癌物质,人体若接触苯会导致一系列急性及长期的不良健康影响。

上吨废料被倒入河中

柔州环境局主任莫哈末依占尼3月8日告诉《马来邮报》,估计有20至40吨的化学废料被非法倒入金金河中。

而柔佛州卫生、环境及农业委员会主席萨鲁丁在今日表示,3月7日事故爆发后当局在当天就已从河中清理了2.43吨化学废料,并将废料运到环境局规范的地点丢弃。然而,由于接获卫生部及环境局的相关建议指废料具有高度毒性,清理工作在第二天(3月8日)被迫暂停,以便在符合更高安全标准下重新展开。

为了加快清理速度,柔佛州政府今日已批准一笔640万令吉(约213万新元)的紧急拨款,并追加指派两家承包商加入清理工作。目前一共有三家承包商正在处理金金河的化学废料。

20190314 SUNGAI_KIM_KI143_1552551671.jpg
有关当局分秒必争清理河中的化学废料。(新海峡时报)

马国国油公司(Petronas)也将派出21名专家协助救援工作,通过空气扩散模型(Air Dispersal Moduler)准确计算气体流动及蒸发,以便有效策划应对工作。

当局逮捕三位涉案人士

柔州环境局根据线索于3月10日展开行动逮捕3名嫌犯,其中一名嫌犯是柔佛古来一家轮胎回收工厂的业者,另两名嫌犯则分别是巴西古当一家化学原料工厂的业主和员工。

柔州环境局主任依占尼指出,其中两名嫌犯在当局突击巴西古当化学原料工厂时,正试图把化学原料销毁。根据化验结果,该工厂废料的成分与金金河化学废料的成分有90%吻合。

轮胎回收厂业者原订将在今日被控上庭,然而马国检察署要求柔州环境局提供更多证据,因此展延提控。

马国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昨日曾对媒体指出,考量到污染事故的严重性,她认为仅以该部援引的《1974年环境质量法令第34B条文》来调查和提控被告是不足够的,因此她已致电向马国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了解,嫌犯是否可在刑事法典和其他条文下一起被控。

《1974年环境质量法令第34B条文》的罪成者最高可被判罚款50万令吉(约17万新元),及监禁不超过5年。

20190314 Yeo02.jpg
马国环境部长杨美盈要求严惩涉案人士。(互联网)

马国国会辩论是否颁布紧急状态

事发地点所在的巴西古当国会议员哈山卡林今早在国会语气激动地请求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协助让马国政府宣布巴西古当进入紧急状态,以便调动一切能用上的资源尽速处理废料污染问题。

马国国会随后同意他提出的紧急动议,以让国会辩论是否颁布紧急状态。

联邦政府暂时不颁布紧急状态

无论如何,经过一小时的紧急辩论后,马国首相署副部长哈尼巴在国会中指出,联邦政府认为柔佛州政府仍有能力处理危机,因此不会颁布紧急状态介入。但他也强调,马国联邦政府将会比照紧急状态的规格提供协助,并同意拨款800万令吉(约266万新元)以处理金金河的污染状况。

柔州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昨天告诉媒体,巴西古当尚未达到需要进入紧急状态的地步。他强调,由于学校是开放性空间,因此学生容易受到毒气影响。住家相对来说是封闭空间,因此目前也较少受到居民投报不适。

马国首相马哈迪及副首相旺阿兹莎于今晚抵达巴西古当探视伤者,并召开记者会表示情况已受控制,因此政府不会颁布紧急状态。

马哈迪告诉媒体:

“我们不能说最坏的状况已经过去,我们也不能说情况会进一步恶化。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应对(这个)问题。”

20190314 mahathir.jpg
马国首相马哈迪(中)、副首相旺阿兹莎(左)及柔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针对毒气事件召开记者会。(马来邮报)

口罩供不应求

毒气污染引发巴西古当民众的恐慌,当地药局所售卖的口罩几乎售罄,尤其空气污染专用的N95型口罩更是被当地民众横扫一空。

随着事态发展越来越严重,马国一些民间组织如圣约翰救伤队和红新月会也开始动员协助救援工作,出动救护车协助疏散人群,并筹募口罩与干粮送到当地,以便分发给灾民及执勤人员。

20190314 st john.JPG
圣约翰救伤队出动救护车协助运载政府单位应接不暇的伤患到医院接受治疗。(星洲日报)

我国暂不受影响

我国农粮兽医局、国家环境局、公用事业局和新加坡民防部队也在今日发布联合文告,强调国家环境局与民防部队正密切与马国当局联系以掌握状况。

文告指出,受化学废料影响的区域位于柔佛河集水区外,因此我国水供不会受到影响。农粮局也严密监控本地养鱼场,目前并未发现任何异常状况。而环境局也表示自马国发生化学废料污染事故的3月6日开始,我国的24小事空气污染指数(PSI)均处于良好及适中水平,监控站也并未侦测到空气中有超标的苯和其他化学物质。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