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羊补牢:武装部队在刘凯事件后落实八项安全改进措施

更新:
2019年02月11日 23:28
刘凯葬礼
军训时意外身亡的刘凯的灵柩。(今日报)

代价很高。

犯错的涉事人员将绝不被轻饶。

这虽然不是国防部长黄永宏的原话,却是他今天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时所释放出来的弦外之音。

黄永宏部长在公开全职国民服役人员刘凯遭倒退战车碾压的细节后,郑重说道:

“现在就让总检察署来判断,是否有充分理由能够在刑事法庭上控告促使刘凯中士死亡的任何一个人。就算总检察署没有提出刑事诉讼,新加坡国防部也会采取纪律行动,在我们的军事法庭处分那些在此事件中出现过失的人。我们将会通知公众最终采取了哪些纪律行动。”

20190211 NEH in parl.jpg
黄永宏。(国会视频截图)

黄永宏也透露,所有涉及刘凯军训死亡事件的人员都已经被调派到非战斗性质的工作岗位。

在刘凯事件中,参与整个调查过程的独立调查委员会(COI)在最终报告中指出,军演的安全措施基本到位,不过在训练和安全管理上有三方面仍有待改进。换句话说,军训时的安全网是存在的,也是足够的,只不过可以编织得更严密一些。

武装部队安全检讨顾问团(External Review Panel on SAF Safety,简称“ERPSS”)在解读这份调查报告时,也同意COI所提出的改进建议,虽然这在当时并不会改变刘凯事件的最终结局,因为刘凯的伤势实在太严重了。

COI:训练和安全管理上三大方面有待改进

一、安全管理计划的执行
COI发现,在意外发生后,安全管理计划的执行因训练区域内的不良通讯信号而受阻,导致现场延后联系上安全总指挥官,也导致现场与第一救护人员之间的协调出现困难。

二、紧急医疗应对行动
新加坡武装部队的紧急医疗应对行动的概念,目前采用的是快速撤离现场,将伤员送往更高级的医疗设施。然而,这样的应对措施在伤员无法被快速撤离时,例如刘凯的情况,就显得不足够。

三、附属人员的安全意识
COI的调查显示,被指派前去支援演习的运输操作员(transport operator)并没有受邀参与演习的解说会,而是由他们各自所驾驶的车辆的车长分别向他们进行解说。这主要是因为运输操作员一般都是在演习解说会结束后,在演习开始前的不久才被派遣到现场。

除了上述三方面提议,COI也在报告中提出五项具体的军训安全改善建议。新加坡武装部队在消化了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建议和ERPSS的意见后,作出八项改进工作。

第一方面:Bionix步兵战车

20190211-Bionix (front view).jpg
Bionix步兵战车。(国防部提供)

改进一:在战车后部添加额外两个紧急喇叭(emergency horn)按钮;
改进二:在车内安装后视摄像显示屏(rear view camera);
改进三:改进车辆和设备的操作性能。

在刘凯事件发生前,所有的Bionix战车内只有在车长的位置才设有一枚紧急喇叭按钮。刘凯军训身亡后,武装部队已从去年11月起,在所有军训用途的Bionix战车的后座舱,装置两个额外紧急喇叭按钮,让后座士兵可以在通讯设备故障时,能及时通知驾驶员刹车。以下视频显示紧急喇叭按钮的“刹车”功能。

目前,在Bionix驾驶舱内,驾驶员是完全无法看到战车后方的情况,必须完全依赖后座士兵的指示来倒车。

emergency horn.jpg
战车内的紧急喇叭按钮。(国防部提供)

武装部队从今年3月起至2020年,将分批在所有用于军训的Bionix战车的驾驶舱内,装上6.5寸显示屏,让驾驶员可以在进行后退撤离演习时,实时看清战车后方的情况。后视摄像头所使用的是高感光摄像头,即使在光线阴暗的情况下,也能拍摄到清楚画面。

20190211-rear view camera.jpg
今年3月起将安装在战车外的后视摄像头(左)和驾驶舱内的后视显示屏。(国防部)

此外,所有重型军车,例如5吨军车(five tonners)也会装上后视摄像头,以及更多后视镜来减少倒车时的盲点。

武装部队也将根据ERPSS的建议改善现有军车和配备的操作性能,加强技术支持和服役人员的维修操作能力。

第二方面:人员

改进一:沙盘演练安全措施;
改进二:演习时部署更多有经验的正规军人;
改进三:提升医务兵的技术。

今后陆军在开展高风险军训前,将通过沙盘演练来熟悉安全措施,确保演习指挥官在演习前都能熟悉所有的紧急应对措施,以及疏散计划。

此外,武装部队也将在演习时,部署更多有经验的正规军人训练员在现场。

从今年3月开始,医务兵也将有机会被借调到医院的急诊部门进行临床培训,或者派遣到救护车队进行实习,提升自身的急救复苏技术和应对紧急事件的能力。

第三方面:车辆安全距离

改进一:训练员今后军演时不得乘坐路虎车;
改进二:Bionix战车倒退时必须得到后座士兵确认安全后才能倒车。

武装部队目前规定Bionix战车后方与下一辆车之间的安全距离为30米,这是经过反复测试得出的,足以让支援车辆在突发情况下作出应对。为了消除安全隐患,军方规定今后在高风险军事演习当中,训练员不再只是乘坐路虎军车跟在服役人员后面,而是要进入服役人员的战车内,和他们同行。

今后在执行后退撤离指令或者普通倒车时,驾驶员必须得到后座士兵确认安全,清楚给予指示后才能开始倒车。

黄永宏指出,这两项安全措施,加上额外的两个紧急喇叭按钮,将能大大改善装甲部队在进行后退撤离演习时的安全。军方也将严格规定只有参与演习的必要车辆才能进入演习区,将意外的风险减至最低。

黄永宏:失去刘凯,我们失去一名宝贵的儿子

黄永宏在发言时称赞刘凯是一名备受爱戴也让许多人尊敬的士兵。他在服役时充满自豪地奉献,在同辈们心中,他们将永远记得刘凯的无私奉献与献身精神。

liu kai.jpg
刘凯。(国防部)

“我们哀悼这名宝贵儿子的逝去。我们也希望新加坡武装部队所落实的措施能够在未来阻止同样事件发生。”

《新明日报》总结说,22岁的刘凯是家中幼子,上有两名姐姐,他的父母在1992年从中国福建南来,一家人目前是新加坡永久居民。刘凯9岁到本地就读小学一年级,他的志愿是成为一名工程师。

刘凯的二姐刘虹(24岁)透露,毕业于南洋初级学院的刘凯事发前已经收到新加坡管理大学入学通知,准备退伍后念大学。

20190211-Liu Kai Father and sister.jpg
刘爸爸(52岁)与二女儿刘虹(24岁)在记者会上强忍着悲恸,冷静地接受媒体采访。(新明日报)

刘虹还说,母亲去年4月被诊断患癌,健康每况愈下,祖母也在5月过世,一家人还没走出伤痛。父母一直都把期望寄托在弟弟身上,如今弟弟又不幸走了,让全家人悲痛不已。家人虽然收到国防部的一笔保险金,但仍希望国防部彻查此案,确保有疏失的人受到严惩。

今天部长披露了刘凯死亡前半小时所发生的细节,让原本开始愈合的伤口被赤裸裸地扒开,看完除了心痛还是心痛。

如果说刘凯的死亡产生了什么意义,应该就是弥补了Bionix战车在演习时,那些早前根本无人注意到,也没有意识到的“盲点”。只不过这当中的代价实在太高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