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水不够用 我国多卖27个泳池的水

更新:
2019年01月07日 15:29
不计前嫌。
新柔长堤的输水管。(海峡时报)

不计前嫌。 

蚁粉周末如果有关注新闻的,应该都有听说马国近日受河流污染影响,柔佛州的水供日前一度中断,我国应柔佛要求,上周连续三天每天额外供应600万加仑的净化水。

虽然过去一个多月,新马两国为了新隆高铁项目、修改柔佛水价、海域空域吵得沸沸腾腾,不过当马国有事相求,我国还是秉着邻居守望相助的精神,非常有风度地伸出援手。

不计前嫌。
在武吉知马高速公路旁,可见到衔接柔佛和我国的输水管。(海峡时报)

马国《星报》上周报道,一家采砂公司污染柔佛河,柔佛滤水站的运作因此受到干扰,导致新山宏艺花园(Taman Desa Tebrau)与临近地区的水供,从元旦起中断超过30个小时,影响3000户家庭。

不过蚁粉请放一万个心,我国位于柔佛哥打丁宜的柔佛河自来水厂未受此次河流污染事件影响

我国公用事业局向《联合早报》证实,

在柔佛的要求下,公用局开通了巴西古当的供水管,在上周三(2日)至周五(4日)期间,除了平日供应的1600万加仑净化水,每天额外供应600万加仑的净化水,协助柔佛居民克服水供中断的问题。

也就是说,三天内我国就额外供应1800万加仑的净化水,足以装满约27个奥林匹克标准型泳池,非常地豪爽。

公用局进一步透露:“根据1962年水供协定,新加坡每天必须为柔佛供应500万加仑净化水。而实际上,我国应柔佛要求,一直供应每天1600万加仑净化水。”

原来我国不止首次雪中送炭了,而以下只是其中一个例子。

公用局说,

去年我国也同样应柔佛的要求,有20天在平日的1600万加仑之外,再额外供水。

之前老马喊检讨新马水供协定时,红蚂蚁也提到我国慷概供水的其他例子,没看过的蚁粉赶紧看过来,点这里

要知道,我国的水资源是何其的珍贵,我国每一次大方为柔佛额外供水,用“两肋插刀,拔刀相助”来形容最贴切不过,真的是莫大的自我牺牲。

尽管我国根据协定只须供应每天500万加仑的净化水给柔佛,但公用局秉持善意,在额外供水时仍一样是收取水供协定下每千加仑0.50令吉的价格。当局透露,这个价格仅占我国净化生水成本的一小部分。而这么做并不影响我国在水供协定下的权利。

据新加坡2003年的官方数据,净化生水的成本是每千加仑2.40令吉,意味着新加坡是以亏损价格把净水卖回给柔佛。

我国没有坐地起价,算是有情有义。

不计前嫌。
新柔长堤常出现交通阻塞情况。图中右方是新柔长堤的输水管。(联合早报)

公用局说:

“新马两国水务管理机构之间长期合作。公用事业局本着睦邻友好精神,一直以来都积极协助柔佛居民缓解水供中断的影响。”

虽然马哈迪跟新加坡对着干,不过柔佛人民还是有着一颗感恩的心。

另一边厢,新马海域纠纷继续燃烧,马国民航机构上个月25日发出一份“飞行员通知”,宣布1月2日起为了“军事用途”,在柔佛州南部新山巴西古当(Pasir Gudang)上空设立一个永久性的飞行管制区。

我国交通部随后回答本地媒体询问说,这个飞行管制区所处空域交通拥挤且受管制,马国设立管制区的做法将影响这个空域里现有的飞机通行正常运作。

而赛富丁星期天在关丹出席活动时,再次向当地记者说:

“我们的立场是一致的,将重申欲着陆实里达机场的飞机不能使用马来西亚领空。” 

可见马国态度依旧强硬,不过赛富丁也说:

“希望来临1月8日会面时,能在需要解决的事情上达成一致意见。”

明天,新马外长就要在新加坡见面了,要就新马领海的争议和实里达机场仪表降陆系统(ILS)课题协商,能不能达成一致意见还是个未知,赛富丁上周六透露,马方也准备在这次会谈上重新协商新马水供协定。看来,是有意做“捆绑式谈判”,拿不同的课题做筹码。

不计前嫌。
维文医生(右)和赛富丁(左)。赛富丁就任马国外长后在2018年7月30日首次对新加坡进行正式访问。(取自维文面簿)

就这么巧,柔佛缺水,我国提供“及时水”,在新马谈判之前的善意举动再次说明,“远水救不了近火, 远亲不如近邻”,邻居还是要以和为贵,尽量争取双赢,而不是翻来覆去故意刁难。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