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问题:柔佛王储和老马唱反调 感恩新加坡拔刀相助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感谢新加坡政府在柔佛州干旱季节及面临缺水危机时给予援助。” (海峡时报)
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感谢新加坡政府在柔佛州干旱季节及面临缺水危机时给予援助。” (海峡时报)

网友奇想:新柔合并一家亲?

同样是水问题,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和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态度大不同。老马频频向新加坡施冷箭,依斯迈则给新加坡送温暖。

依斯迈昨天通过官方面簿和推特账号“柔佛南方之虎”(Johor Southern Tigers)发文,感谢新加坡在柔佛州面临干旱问题时伸出援手。

他以“邻居与朋友”称呼新加坡并说:“感谢新加坡政府在柔佛州干旱季节及面临缺水危机时给予援助。我们一直以来都互相帮助,希望这数百年来的密切关系及友谊能够永久长存。”

在这之前,马哈迪接受媒体专访时才说,新马1962年签署的水供协定“ 代价太高”,称卖生水给新加坡的价格低得“荒谬”,这是马国必须和新加坡解决的问题之一。

20180629 mahathir bloomberg.jpg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彭博社)

和马哈迪的“荒谬说”对比,依斯迈显然对新加坡友善多了。依斯迈没有在贴文中说明,他是感激新加坡在哪一次的干旱季节或缺水危机出手相助。红蚂蚁查看了网上资料,没有找到柔佛州最近闹干旱的报道,只看到2016年柔佛因受干旱影响,要求新加坡提供额外食用水,我国公共事业局因此把每日提供给柔佛的饮用水增加至约2200万加仑。

如果真是指2016年,那就是两年前的旧事了。依斯迈这个“迟来”的感谢,显然是回应老马这些日子以来不断在水问题上向新加坡放话“找茬”。这位老爷子在第一次担任马国首相22年期间,不只一次在水问题上把新加坡当“小弟”般欺压,回锅当首相还是死性不改,想继续“打(口)水仗”,连柔佛王储都看不下去了。

网民瞎想:新柔合并一家亲?

依斯迈的贴文很快就引起了新马网民的热烈回响。

网民除了大赞依斯迈通情达理外,也呼吁新柔继续保持睦邻友好、合作共赢。最让人喷饭的是,有网民竟然突发奇想,希望“新柔合并一家亲”。网民肯定是过关卡忍尿忍疯了……

这个网民说:“如果柔佛州和新加坡合并,两边都能取得和平、繁荣与进步。”

根据面簿翻译,这个马国网民说,如果柔佛和新加坡成为一个国家,它可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

类似贴文虽然条数不多,但都出现在依斯迈的面簿账号及新加坡媒体官网。可见新柔两地民间往来有多么密切。你来工作赚钱、我去消费购物,一水之隔的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新柔长堤经常塞爆,估计网民们是等过关卡等疯了,才会引发“新柔合并”的奇想,不用盖护照的话那多方便啊。

曾修宪削弱王权 马哈迪与王室结怨

柔佛是马来西亚经济最发达的州属之一,柔佛王室在柔佛更是享有崇高地位。马哈迪在担任首相期间,曾经修宪削弱王室权力,包括撤销统治者的免控权、并设立特别法庭专司涉及统治者的刑事案,此举引起王室不满,双方结怨由来已久。

据报道,34岁的依斯迈曾经在面簿发文称,他永远不会忘记1992年发生修宪危机时,当时的中央政府官员是如何对待柔州王室;除了有人尝试解散柔佛王室御林军,就连柔州行政议员也接获指示不能去机场迎接他的祖父。

在马国5月选举之前,依斯迈还提出“不要换船长”论,被外界解读为,呼吁柔佛人民票投国阵,不要没事换政府。有一些网民认为,依斯迈这次公开向新加坡示好是有意与中央唱反调。

卖生水、买滤水、再卖水:马方获益不小

根据新马在1962年签署的第二份水供协定,新加坡以每1000加仑3分令吉的价格向马国购买生水;柔佛州则以每1000加仑0.50令吉,每天向新加坡购买部分处理过的滤水。

如果马国要调高供给新加坡的生水价格,那么柔佛向新加坡买滤水的价格也随之调升。最后到底是谁输谁赢,这笔账不妨好好去算算。关键不在于新加坡用3分令吉向马国买生水,也不在于新加坡以0.50令吉卖滤水给柔佛,而是柔佛最后是以什么价码将水卖给当地居民?

根据马国媒体《星洲日报》2013年的一篇报道,民主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指出,柔佛州的家庭用水费和工业用水费冠全马。若以首35立方米的水来计算,柔佛人得缴付1.05令吉每立方米(相当于3.98令吉每1000加仑)。在工业用水方面,若以首80立方米单位来计算,柔佛人缴付每立方米2.80令吉。

根据新马水供协定,马国以每千加仑3分的价格将生水卖给新加坡,之后能买回12%的处理过的滤水。我们不清楚柔佛每天向新加坡买回多少的滤水,根据《新明日报》的报道,这些年,在柔佛的要求下,新加坡每天供应约1600万加仑的饮用水给柔佛。

如果以简单的价差计算:3分令吉卖生水给新加坡、0.50令吉向新加坡买回滤水、3.97令吉卖水给柔佛居民(用较低价的家用水费来算),那么柔佛州政府可赚取的价差保守估计是:

                         3.97  -  0.50  +  0.03  =  3.50令吉

这相信是一笔利润不小的生意。

虽然马哈迪口口声声马国政府是“低价卖出水、高价买回水”,但事实上不能排除,马方从这笔“卖生水、买滤水、再卖水”的生意中获益甚多。

新马、新柔应以“双赢”为合作目标

持平地说,新加坡也没有完全吃亏,虽然我们承担过滤水的成本,但如果马方不供应生水,我们也没有那些水可处理。所以,柔佛供水,我们过滤水,然后再卖回去,这应该是一场各取所需的安排。如果马方要调高生水价,新方肯定也要调高卖滤水给柔佛的价格,这笔账最后怎么算?新方的成本增加了,然后柔佛要不调高当地水价引起民怨,要不就柔佛州的获益要减少。

20180625 linggui 2 .jpg
新加坡建在马国柔佛州的林桂(Linggiu)水坝在确保新加坡这一主要水喉能供应充足食水方面扮演重要角色。(联合早报)

作为关系密切的邻居,新马、新柔应该以“双赢”为合作目标。柔佛王储相信也深懂这个道理,所以他形容新加坡是“邻居与朋友”,并表示“希望这数百年来的密切关系及友谊能够永久长存”。我国领导人也经常北上柔佛访问,以巩固新柔关系。

20180629 johor sultan and shan.jpg
6月19日,我国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到柔佛,向苏丹伊布拉欣传达开斋节祝语。(柔佛苏丹伊布拉欣面簿)

这个月中旬,我国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就到柔佛,向苏丹伊布拉欣传达开斋节祝语。据马国媒体报道,两人会谈近两个小时。在这之前,卫生部长颜金勇和与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也到柔佛向苏丹传达佳节祝福。

马国防长:新马关系宛如夫妻

幽默风趣又草根亲民的马国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在接受《海峡时报》专访时,形容新马关系宛如夫妻,十分传神。

新加坡是我们最重要的邻居,(两国)永远都会面临问题。这是正常的,就算是夫妇也会出现问题,但这是可以解决的……至今新马之间还没有出现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是好邻居。”

20180629 msia defence min.ST.jpg
马国国防部长末沙布(海峡时报)

也是国家诚信党主席的莫哈末沙布指出,两国接下来可合作的其中一个管道是在新加坡海峡的入口航道加强安全合作。

太繁忙 马国10月增派200名官员到新山关卡

新马关系千丝万缕,经济上既竞争也合作,历史文化十分相近。1965年分家后,也阻挡不了民间密切往来。马国内政部长慕尤丁昨天就表示,通过新山与振林山两个关卡进入柔佛的旅客去年达1亿人次,占了全国旅客总数的71%,因此有必要改善通关与塞车问题以带动旅游业。他宣布,移民局将在10月增派200名官员到新山关卡,以确保所有出入境柜台都能运作,希望能舒缓交通堵塞问题。

20180629 causeway jam.jpg
新柔长堤经常大塞车。(新明日报)

这对经常受困在关卡人龙或车龙的两地民众来说,都是天大的喜讯,大家都希望以后不必再忍尿了。

多做这些促进两地民众交流的事比较有意义,不要再玩老招烂招,故意挑起另一方的敏感神经,一下说要取消新隆高铁,一下又说要检讨新马水供协定。

水供协定神圣不可侵犯

任何对等的谈判或协议,都不可能是一方“单赢”,必须是“各取所需”或“双赢”。国与国之间签署的协定,更不能单方面说改就改。新加坡也已经多次表明,水供协定是新加坡建国的一份神圣不可侵犯的文件,我们独立时的其中一项条款就是马来西亚保证柔佛会继续供水给新加坡,直到2061年,这绝对不能改变。

过后如果真是一拍两散,那只能是新加坡全面发展新生水,柔佛自己处理生水,而那些原本流向新加坡并为马国带来外汇的水,也将全部一并流进大海。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