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会不会大选?子女会不会从政?听总理为你一一解答

更新:
2018年11月07日 20:29
李显龙总理昨晚出席首届“彭博创新经济论坛”的欢迎晚宴
李显龙总理昨晚出席首届“彭博创新经济论坛”的欢迎晚宴,与主持人彭博社总编辑约翰·米思伟(John Micklethwait)进行了约27分钟的对话。(联合早报)

开埠200周年是理想时机?

什么?总理说大选可能提前至明年2019年举行?

别紧张,以下是李显龙总理的原话:

“这个可能性总会有的。政府可以有很多理由提前或不提前举行选举,我们再看吧。”

李显龙总理昨晚是在出席首届“彭博创新经济论坛”的欢迎晚宴上,回答主持人彭博社总编辑约翰·米思伟(John Micklethwait)询问:新加坡明年庆祝开埠200周年,政府是否会视这个时机会为利好因素,提前举行大选时,作出上述表态。总理的答复将了主持人一军,引起全场大笑。其高明之处在于:回答了,却什么都没透露。

(红蚂蚁小贴士:想听总理的这句答复,可以快进至视频的24分33秒处。)

《联合早报》用“语带玄机”和“为下届大选何时举行增添伏笔”来形容总理的这句话。不过网民们却认为,总理的答复过于模棱两可,毕竟“凡是都有可能”这样的句子,可以适用于任何一种情况,包括买彩票,看似回答了,却什么也没说,其实就是在卖关子。

有意思的是,总理的这句话并没有在网上引发探讨新加坡明年会否举行大选的热议,反而是引起网民在英文媒体的面簿上留言质疑为何新加坡政府要砸钱庆祝开埠200周年(注:开埠200年指的是莱佛士1819年登陆新加坡至今已近200年)?

有网民甚至“威胁”说,

“这根本是胡闹,开埠200周年这段被殖民的历史有什么好庆祝的?庆祝新加坡建国50周年(SG50)我完全支持,也为我们50年来的建国成就深感骄傲。不过如果政府花钱庆祝莱佛士登陆新加坡,那铁定就会失去我的支持和一张选票”。

学者和政治观察家:明年是举行大选的理想窗口

《联合晚报》和《新明日报》就总理的这句话采访了几名学者和政治观察家,他们都异口同声表示,明年举行大选的可能性颇高,是一个“理想的窗口”。

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兼职讲师陈添金博士告诉《联合晚报》:“新加坡明年庆祝开埠200周年,会有许多庆祝活动,国人参与之余有机会回顾我国一路走来取得的成就。总理或许想趁此民众情绪高涨的机会举行大选。”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则告诉《新明日报》,即使明年举行大选,相信也会在明年下半年,如果明年没有举行选举,那几乎就可能会在2020年上半年之内。这主要是让国人有时间更进一步了解总理接班人。关键就看总理接班人会否在这周末即将举行的人民行动党的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中出炉。

政治观察家赖涯桥副教授也认为,若趁庆祝200周年时举行大选是非常好的时机。新加坡今年所举办的多个重要国家会议,包括美朝峰会(特金会)“无形中发挥了一些作用,在外力结合内力的情况下,开始起了正面效应。”

南洋理工大学社会科学院助理教授胡君杰也说:“人们在庆祝开埠200周年回首过去的成就时,也会展望未来,所以人民行动党有可能借机让人们好好想想过去50多年是谁领导新加坡,接下来他们又该投票给谁……从行动党的角度来看,明年举行大选料是更理想的选择。”

更何况,政府已经放话,将在2021年至2025年之间,把消费税从目前的7%上调至9%,所以不太可能在2021年,人民不开心时举行大选。

不过,红蚂蚁想和蚁粉赌五毛钱:明年不会举行大选。

虽然2015年9月11日的大选是在庆祝建国50周年(SG50)之后举行,不过政府却早在2014年2月就推出“建国配套”,到了2015年第三季度成效已相当显著,也收获不少民心,算得上是个“理想时机”。

相比之下,“立国配套”刚在今年8月的国庆群众大会上演讲上由总理首次公布,具体细节将在2019年初的财政预算案中宣布,“立国配套”推出后还必须至少等上一年左右才能收获成效。有消息人士称,庆祝开埠200周年的重头戏目前暂定在明年年底举行,所以下一届大选比较有可能在2020年上半年举行。 (最迟必须在2021年初举行)

merdeka G MCI.jpg
“立国一代”是我们身边的uncle和auntie们。(新闻及通讯部)

身为“李显龙”的孩子已经够不容易的了

得不到李显龙总理对大选明确答复的主持人约翰·米思伟立即转移话题问道:

“您说您不打算70岁以后依然在任……但您从政,您父亲也从政,李家的下一代有人考虑从政吗?您会在新时代鼓励任何人从政吗?”

总理答说:

“我的子女当中没有人表示有意从政。他们可以从政,但我不认为他们会像我当年从政时把这视为义务一般有着一样的感召。他们有自己的责任和事业,我相信他们会尽好新加坡公民的本份,以自己的方式为国家做贡献。我如果还给他们增加更多负担,那就太苛刻了,他们身为我的孩子已经够不容易的了。”

李显龙总理有四名子女,包括长女李修齐、长子李毅鹏、次子李鸿毅和幼子李浩毅。总理过往受访时曾不止一次提到,孩子们都没有兴趣参政,他们必须理出自己想走的人生道路。

四名子女当中只有31岁的次子李鸿毅目前在公共领域服务,是政府科技局(GovTech)政府数码服务数据科学署副署长,去年底带头开发了数码停车应用parking.sg

lihongyi2.jpg
2015年3月29日,李鸿毅为爷爷李光耀念悼词时一度伤心落泪,眼眶泛红。(海峡时报)

在去年年中引爆的李光耀故居纠纷当中,李鸿毅也在面簿上公开表态:

“不论你们相不相信,我对政治真的没有兴趣。”

红蚂蚁注意到,总理在说“他们身为我的孩子已经够不容易的了”这句话时,英语是这样表述的:It's difficult enough for them carrying my name,直译就是:他们顶着我的名字,已经够不容易的了。一句话道出了身为李家子女所肩负的重担,父母越有名气,子女肩上的担子就越沉重。相信总理在讲这句话时是以过来人的身份在发言,颇有感触。

中国会否学习“新加坡模式”?

总理在昨天的对话会上从新加坡在中美关系中扮演的角色,谈到新加坡在中国发展道路上发挥的作用,新加坡与邻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双边关系,到新加坡今年作为亚细安轮值主席国所扮演的角色,再谈到“新加坡模式”(医疗政策、公积金体制、教育体制、退休政策、移民政策、生育政策等等)的可取之处,是否能被其他国家复制?

总理也就特金会、《疯狂富豪》电影,以及互联网假新闻对新加坡及其他国家的影响发表意见,并回答了较为私人的问题,包括李家下一代是否有人考虑从政,以及李光耀故居(欧思礼路38号)的去留问题等。

LHL and John Micklethwait.jpg
李显龙指支持人约翰(右)夸大了新加坡所扮演的角色。美国只是把新加坡看成中国版的‘盆景模式’。(联合早报)

在27分钟的对话会上,总理游刃有余地针对各种课题侃侃而谈,还不时纠正主持人约翰·米思伟的一些表述以及认知(约翰原本以为李显龙今年60岁,总理纠正他说今年66岁)。当约翰提到,在美国看来,新加坡似乎在中美关系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也是中国学习的对象时,总理幽默地答说:

“我想,你夸大了新加坡所扮演的角色。美国只是把我们看成中国版的‘盆景模式’(bonsai model,全场大笑),看上去很引人入胜,细看也相当奇妙有趣。然后你就会问自己,中国比新加坡大上好几百倍,这当中有哪些是适用的?希望这当中有些无法言喻的精髓依然能为他们所用,能让他们拿回去试着转化成可在中国扎根的模式吧。”

主持人又追问:人们都认为新加坡是一个比较民主的亚洲版治理模式,认为日后中国或许会采纳同样的模式?

李显龙

我不认为他们(中国)把我们看成中国日后会进化的道路,他们最感到好奇的是,新加坡是如何做到,在定期举行自由开放的选举的同时,又能维系多政党的政治,而且由一个政党执政那么长时间。(全场大笑)

主持人:这真的很奇特。

李显龙:确实奇特,对新加坡而言,这样的成果其实并非必然。

蚁粉们,这才是语带玄机好不好?不只美国和中国好奇,相信大家也很好奇。大选前,就看执政党如何说服人民,新加坡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新加坡网民还是挺幽默的,有人说:看到李显扬和陈清木都吃早餐了,大选当然要提前啦!

你说呢?敢不敢跟红蚂蚁赌五毛钱?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