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新谣阿姐的最后一别,诉说那些你从不知道的颜黎明轶事

更新:
2018年10月16日 20:09
yanliming2
所有参加“拥抱黎明——颜黎明同学惜别会”的观众,都获得一张纪念书签、一张由海蝶音乐制作的《颜黎明歌曲珍藏特辑》,以及一朵粉红色的康乃馨。粉红色也是颜黎明最喜欢的颜色。(郭跃男摄)

又哭又笑。

用卫生棉按着伤口开车去医院、卖保险、当大笑姑婆……一些关于颜黎明的轶事,就连最忠诚的新谣歌迷,也未必听过。

昨天下午,颜黎明的新谣伙伴、同学、同事还有亲友,在首都剧院举行的“拥抱黎明——颜黎明同学惜别会”上,通过视频、音频和照片等形式,轮番追忆与颜黎明的相处往事。

新谣大姐级歌手潘盈回忆,颜黎明是“强人”。患上罕见的滑膜肉瘤(synovial sarcoma)并接受治疗后,有一次伤口半夜流血,竟然就用卫生棉按着伤口,自己开车上医院。和潘盈轻描淡写地提及此事时,颜黎明还一脸的乐观。

听到这里,红蚂蚁的心不禁抽紧,还听到周围窸窸窣窣的抽鼻声。没想到一分钟之后,大家破涕为笑。

原来啊,曾和颜黎明合作专辑,还合唱经典名曲《你的倒影》的歌手洪劭轩分享,颜黎明演唱之余,有天主动约他“出来喝茶”,谈人生规划。结果聊着聊着,“我把我人生第一份保险,跟她买了。”

类似这样的故事还有不少。主办机构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与海蝶音乐现场播放了梁志强导演邀请颜黎明本色出演的电影《孩子不坏》片段。

戏中被绑架的颜黎明,不忘教训儿子不好好学华文。结果首次在本地公开露面的颜黎明长子谢思敬上台时的第一句话就是:“她(颜黎明)刚才说不好好学习华文的话,其实说的就是我。”

颜黎明的二弟颜耀宗则爆料,“妈妈以前说,这个姐姐比较像哥哥……四个(姐弟)里面,我是最(顽)皮的,刚好我又跟着她从华义小学读到立化中学,给她一直盯着我……以前我回家,很害怕她也回到家。因为她的级任老师刚好也是我的(级任老师)。她(级任老师)跟黎明投诉,黎明就会跟妈妈投诉,那我就完蛋了。”

全场再次大笑。

现场的1000名观众在故事与歌声交叉,眼泪与笑声齐飞的氛围中,再次认识了身兼多职仍保持开朗乐观、充满正能量的颜黎明。

颜黎明上月22日因癌症在香港病逝,终年55岁。噩耗传回新加坡,震惊新谣界。昨天的惜别会上,来了许多颜黎明生前的旧友新知;但更多的是与她仅有数面之缘的歌迷。

现场从上午11时许开始已有歌迷聚集,到了派发门票前一小时,人龙已超过百米,蜿蜒至剧院外的大马路。700张免费门票在下午3时开始派发后不久就分发一空。一些领不到票的公众,过后也留在剧院外,通过大荧幕收看全长约两个半小时的直播。

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歌迷,有的已在四天前由弹唱人举办的纪念音乐会现场亲自送上哀思,今天再次赶来纪念;有的拿不到当天门票,于是昨天提早到首都剧院外排队,也顾不上吃饭,最终得以进入会场。

一些歌迷在等候入场前,和红蚂蚁诉说各自喜爱颜黎明的原因。不论是陪伴成长的歌声,还是勇于抗癌的事迹,颜黎明从台前歌艺,到幕后处世,皆给一代新加坡新谣迷树立了正面的榜样。

(幸运儿之一郭银娟(63岁,退休人士)与颜黎明既是立化中学校友,又同月同日生日。她说自己是怀着感恩的心,一早从蔡厝港的家坐MRT来参加惜别会,与颜黎明作最后的告别。)

颜黎明若天上有知,还有这么多人想着她,爱着她,会开心的。

 


 

【小窗口:当音乐遇上教育政策】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