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毕丹星杠上 张志贤:“工人党若执政,部长薪水和行动党一样。”

更新:
2018年10月01日 23:22
副总理张志贤和工人党秘书长今天在国会上就部长薪金问题交锋。
副总理张志贤(左)和工人党秘书长今天在国会上就部长薪金问题交锋。(曾庆祥制图)

副总理连何光平也一起批。

新加坡部长薪金议题向来敏感,有事没事都会被网民调侃一番,近来更是成为“假新闻”的炒作对象。总理年薪220万被疯传成450万,连政府网站都不得不高调出面澄清。

为了扫除部长薪金这这个地雷,主管公共服务的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今天亲自出马,在国会上答复行动党议员询问时,再做最新一轮澄清。

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根据2012年部长薪金白皮书,初级部长110万元的年薪是包括固定和可变薪金部分,以及所有的花红。总理的总年度薪金应是初级部长薪金的两倍,即220万元,这包括所有的组合部分,如国家发展花红等。

记得这组号码:220110,总理和部长的薪水就是这个价,不多不少,喜欢的话可以去买万字票组合。

张志贤把工人党“拖下水”

张副总理肯定也知道,说到口水都干也难消新加坡人对总理和部长领百万年薪的不满,所以干脆用这一招:把工人党“拖下水”。

他说,工人党在2012年的部长薪金白皮书辩论中,同样支持部长薪金独立委员会订出的三大原则:薪金须具竞争力;二、从政应该有奉献精神;三、薪酬应该完全透明,不隐藏额外好处。

更绝的是,张副总理还拿出“道具”佐证说,工人党建议的部长薪金计算法和部长薪金白皮书的sama sama,最终得出的数字也是sama sama。

毕丹星承认两版部长薪水计算法“确有雷同”

有证据在手,张副总理得势不饶人。对工人党步步逼近,针对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9月向李显龙发出的书面提问,三次要求他澄清立场。贝理安不愿正面回应,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只好挺身委婉承认,“确有雷同”。

毕丹星说:

“答案是‘是的’,副总理在国会上分享的那张表,部长薪金白皮书2012对比工人党建议的计算法是正确的。”

张志贤在国会上亮出的是这个2012年的历史“道具”:

20181001_salarystructurev2.jpg
(曾庆祥制图)

张副总理说,根据部长薪金白皮书,初级部长年薪设在110万元的水平,其中35%根据国家经济表现等指标变动,65%是固定部分。

张志贤指出,工人党在2012年提出的部长薪金计算方式一样会得出110万元的薪金水平,只不过薪金里的固定部分占81%,只有19%是可变动部分,虽然整体而言得出的金额相似,但固定部分比独立委员会提出的65%高出许多。

张志贤说:

“在工人党的方程式下,无论个别人士表如何,即使在没有达标的情况下,都得支付110万中的88万,相对而言是更高的。尽管工人党和白皮书的建议书加总起来的年薪相同,但(工人党)的建议将让薪金和表现的关联变得较弱。”

言下之意,政府采纳白皮书的薪金建议比工人党提出的建议还要好。根据工人党的计算法,一个部长的表现好坏对薪金影响不大,高薪照样拿。

张志贤还做了一个火力很猛的小结:

如果,如果今天是工人党政府执政,按他们的计算法,工人党部长也会领取今天部长们领的薪水,毕丹星也会领取同样的薪水。

为何张副总理会把工人党“拖下水”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最新这轮“总理假年薪”的传言,是在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发出书面提问并获得总理书面回复之后迅即在网上传播开来。

李显龙总理当时回复贝理安的询问时说,2016年的平均表现花红是4.3个月;2015年则是4.4个月,是五年来最高,但没有透露具体个别部长领取的花红数额。于是,网民根据4.3和4.4做算术,最后加到来,总理年薪从220万变成450万。

cabinet-MCI.jpg
李显龙总理与现任内阁成员开会。(李显龙总理面簿)

张志贤没有透露具体部长花红数额

张副总理一再强调,部长薪金结构透明,不存在见不得光的利益,但他也没有透露总理和部长的花红具体数额是多少,只抛出年薪的整数及花红和工资的占比。

毕丹星看准这点,不甘示弱反击说,如果张志贤能给出一个具体花红数额,假信息传播的概率就更低一些。他还挖苦政府说,贝理安是在9月10日在国会上提出部长薪金的书面询问,之后网络上出现曲解部长和总理薪金的传言,但政府Factually网站在六天后才出面澄清。身为国会打假“新闻”委员会一份子的毕丹星认为,手脚太慢,不够及时。

张志贤一听赶紧起身反批:“我觉得毕丹星有点不诚实。”

他说,贝理安要了一些数据,然后隔天那些数据就被曲解,然后假信息就疯传。他希望能够澄清政府的立场,然后表示希望工人党也把正确信息放在工人党的网站上。

张志贤批何光平认知有误

张志贤和反对党交火之后欲罢不能,继续批下一个对象,这回是一个知名企业家。

他说,部长薪金是个“情绪化”课题,而且“容易被政治化”,即使有学问、对政治很有兴趣的善意人士也会有错误的认知,这个人就是悦榕控股(Banyan Tree Holdings)执行主席何光平。

20181001_teocheehean&hokwonping.jpg
副总理张志贤(左)在国会上批企业家何光平认知错误。(曾庆祥制图)

66岁的何光平接受亚洲新闻台访问时表示,部长的薪金不应该与最高收入者的收入挂钩,而应该以中等水平收入的国人为基准。他还建议,应该“由非常可靠、保守和亲政府的人所组成的独立委员会”来决定,部长的薪金是本地中等水平收入的多少倍数。

张志贤回应说:

“从我今天的回复,各位可以看到,不只有一个独立委员会而是两个来决定……连何先生这么有见闻的人都有有严重的错误认知,他说他的薪水比部长低,还好访员有做功课,指出他的薪水加花红,具体数字我就不说了,比部长高出许多,肯定没有低过部长。”

张副总理今天左右开弓,左打工人党,右批何光平,能不能洗脱“百万总理”和“百万部长”的“原罪”呢?

一个字:

红蚂蚁在这篇文章题为《政府驳斥部长薪金“假新闻” 总理年薪是220万非450万》文章中也说过了,220万和450万对一个小市民来说,没有差别,反正都是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部长高薪就该骂,管你有理由无理由,而且一定成为民众泄怨的最大箭靶,没有之一。

张志贤希望工人党在它的网站澄清“部长薪金”的假新闻,但工人党不但没有这么做,今晚反而继续在面簿官方账号再向行动党下战书:

“你知道吗?2012年白皮书列明部长的一般花红应该是七个月,但从2013年到2017年,整体实质花红,平均而言,是9.7个月。”

WP fb post.png

工人党还说,“我们要听听你们的说法。你觉得部长薪金该怎么计算?”

都已经广邀网民发表意见了,看来“百万薪金”的话题注定要打持久战,一路烧到来届大选。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