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称马国能打败新加坡 网民呛:你是说槟城laksa吧?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前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前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互联网)

炒粿条和鸡饭也有取胜潜能。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之间的竞争,一直是个争议性话题,总是能戳中痛点,也可能是笑点,就看你是哪里人,从哪个角度看。

1965年分家,新加坡在不太和睦的情况下脱离马来西亚。结果,那个缺乏天然资源的小岛不只活了过来,还发展得比那个拥有丰富天然资源的大块头好。但始终改变不了的是,双方是距离最近的邻居。政治的离合与恩怨、文化的亲近与疏离、经济的竞合与依存,编织出一种微妙关系,那爱恨交织的复杂滋味,大概只有新马两地人民才能深刻领会。

昨天,新马竞争这个老话题给马国财政部长林冠英挑起,在社交媒体上马上引发热议,毫无意外。

据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报道,林冠英说:

马来西亚必须要具有‘做得到’的精神,就好比为何马来西亚每次都要输给新加坡?我们可以在他们自己的比赛中击败他们,你可以做到,槟城已多次击败他们。

林冠英是在大马全球创新与创意中心(MaGIC)全球加速计划(GAP)推介礼时,向企业家发出这项呼吁。

哦,原来林部长是向企业家喊话。所谓能赢新加坡,是希望企业能打败新加坡。但是所谓槟城多次击败新加坡,是指赢了什么东西?

有个网民神回应:

是槟城叻沙打败新加坡啦。

Penang-Asam-Laksa.jpg
原来是小小一碗槟城叻沙立下大功……(互联网)

林冠英还表明,自己并非反新加坡,他只是要激励企业家要有“做得到”的精神,更何况新加坡用了很多马国人才。

确实,没记错的话,我国交通部长许文远就是在槟城出生、成长,后来移居并入籍新加坡。义顺集选区国会议员李美花出生于马六甲。新加坡各行各业也有很多马国人才,单是红蚂蚁熟悉的媒体业就有不少。

20180620 Khaw Boon Wan and Lee Bee Wah.jpg
2015年7月30日,三巴旺集选区议员许文远(国家发展部长)与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走访义顺选区,在咖啡店与居民互动。(海峡时报)

林冠英还说,新加坡人在市场行销方面确实表现出色,新加坡甚至宣称马新多项常见美食是源自新加坡。

据马国媒体报道,林冠英还揶揄:

它的行销策略很好。(它自称)鸡饭是他们的啦……若我们一个不留神,‘炒果条’也会变成是它的。但最好吃的在槟城。大马是有素质的。

此话引起哄堂。

当然全场笑啦。林冠英担任槟城州首席部长有十年之久,如果他说槟城叻沙是槟城的,没人敢抗议,名字都摆在那里了,你能怎么样?但鸡饭和炒粿条没有冠上地名,新马哪一边要说是它的都可以吧,部长何必在这种小节小点上打转?

20180620 penang char kway teow.jpg
我是谁的?(互联网)
20180620 chicken rice.jpg
我又是谁的?(互联网)

新马饮食文化相近,有很多美食是重叠的,但也各有特色。槟城炒粿条确实好吃,如果部长坚持,那就给槟城赢吧。大家不妨学学中国海南吧,他们最大气不过了,都没有大声说海南鸡饭是他们的。

马国部长把新加坡当做出气沙包或拿新加坡作为激励马国人的对象,这一点都不新鲜,但以鸡饭和炒粿条举例说明,林冠英倒是有创意。但是创意也分好坏。好创意,让人产生共鸣,马上就猛点头赞同。坏创意,让人皱起眉头思索,部长在讲什么啊?

企业之间的竞争,甚至是国家之间的竞争,如果拿美食来做比喻,那未免也太low了。马国美食boleh,不等于马国企业boleh,不等同于马国经济boleh。只能说,马国新政府在马哈迪的领导下,对新加坡的态度看似竞争多过合作,林冠英的谈话是一个最新的佐证。当建国总理李光耀还在世时,老马和李光耀就一直在竞争。一位老人走了,另一位老人回锅当首相,竞争意识看来不减当年。

在面簿上,两国网民们又是怎么看林冠英向新加坡下的战书呢?

红蚂蚁抓取了两块:

一、马国先整顿自家经济再说吧     

林冠英呼吁企业家与新加坡竞争,最好还要像槟城叻沙那样打败新加坡。但是,很多网民都把这个意思无限扩大,认为林部长的意思是,希望马来西亚整体能打败新加坡。结果,在新马两地都引起争议。新加坡网民建议马国财长,先把国家的财政状况搞好再说吧。

这个说,财长先生,你的工作不是卖鸡饭,新加坡会不会搞营销不关你的事,专心把你国家的财政状况拉回正轨吧。鸡饭和印度煎饼就别操心了,吃的机会一大把。

这个看似新加坡网民说,这个林冠英真是的,专心把马国经济搞好吧,你的人民每天来新加坡工作,就因为马币太弱了,如果自家问题解决不了,就不要和别人比较了。

这个看似马国人的网民也没好话。他说,能不能把你财长的工作做好?拟定一个可以带领国家前进的计划,不要再废话了!

结果,这位网民的留言引起小小的围剿。有马国人反问同胞说,如果你做财长,马来西亚就会更好吗?还有人质疑,这位网民其实就是已经沦为在野的马华支持者。

二、新加坡制度好,马国学吗?

林冠英提到,新加坡用了很多马国人才。这是事实,从新加坡部长到装修工人,都有大量马国人或原籍马国人在新加坡工作。林冠英一番毫无新意的话再挑起另一个老话题:马国人才为何不愿留在马来西亚?

网民纷纷指向核心问题:马来人和土著优先政策。

这个说,新加坡自1965年就领先了。如果马来西亚可以摒弃种族政策,早就能够打败新加坡,因为你有天然资源,新加坡完全没有。成功的关键是“色盲”。

这个也认为,马来西亚推行种族政策,加上种族主义者占多数,永远都不能与新加坡任人唯贤的制度竞争。它能够很好地找出人才、雇用人才和奖赏人才,而不是看那个人是什么肤色。

这个说,首先要取消种族政策,对所有学生都要公平,让他们都能进入公立大学,减少人才外流。

马国能放弃拐杖政策吗?

马来西亚长期推行以马来人优先的土著政策,意味着其他族群必须在非均等的机会下求生存。在现代全球村里,人才可以随处流动,如果有好的发展机会,有谁愿意留在自己的国家当二等公民?如果马国不放弃拐杖政策或不给予华族更均等的机会,人才流失的情况估计难逆转。

马国基于种族的政党政治也根深蒂固,当年新马分家,原因之一就是双方在这个问题上互不妥协。红蚂蚁刊登的《马来西亚种族政治急刹车?》一文中也指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个理念在马国始终难以实现。

马国新政府的竞争意识很强,但如果人才不足,马国或马国企业能打败新加坡吗?换个方式设想,如果槟城州政府规定,炒粿条要优先考虑让某一族群的人来炒,槟城炒粿条还会那么好吃吗?

中国网民有句名言:钓鱼岛是中国的,苍井空是世界的。红蚂蚁的“和事佬”结论是:贪污腐败是世界的,鸡饭炒粿条是新马的。至于说想打败新加坡,那就放马过来,大家一起在竞争中进步吧。Malaysia Boleh, Singapore Boleh.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