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种族政治急刹车?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马哈迪旺阿兹莎林冠英莫哈末沙布慕尤丁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前排中)在5月12日宣布了四名重要内阁部长人选,分别是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前排左二)出任副首相、民行党秘书长林冠英(前排右二)任财政部长、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前排右一)任国防部长和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前排左一)任内政部长。图为马哈迪在5月17日率四位内阁部长出席一场记者会。(彭博社)

任重而道远。

马来西亚联邦政权在5月9日第14届全国大选易手,至今仍感觉难以置信。这也让马来熊想起两年前跟民主行动党一名领袖的一席话。他当时说,只要有10到15个百分点的马来选票转向,就可能出现“马来海啸”,反对党联盟有可能拿下联邦政权。

马来熊当时坦白告诉他,这样的预测有些过于乐观,因为当时的观感是马来选票不会转向,就连非马来选票也可能回流国阵。他当时也承认,“马来海啸”尚未出现,但他认为政治发展难以预料。

岂料,马来西亚选民确实实现了这名民行党领袖的预言,让包括马来熊在内的大多数马来西亚政治观察家大跌眼镜。

选后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希望联盟的马来支持票确实增长了15个百分点左右,整体马来票三分天下,希盟、国阵和伊斯兰党各占三成左右。非马来票不仅没有回流国阵,反而更坚决地支持希盟;其中,95%的华人票和七成的印族票流向希盟。

从这样的投票结果来看,希盟在五年后的大选要保住马来票,有一定的挑战。它首先必须让支持票看到这五年有所作为,能实现大选承诺,能反腐和促进经济增长;它要进一步吸走国阵/巫统的铁票,就必须证明它能取代巫统,保障马来人的权益;它也必须把转向伊党的支持票吸收过来,这意味着它要么比伊党更伊斯兰,要么必须说服选民它也能保障穆斯林的宗教信仰。

对于华族和印族选民的大力支持,希盟肯定必须实现大选承诺,而最直接的衡量标准是马来西亚的种族政治是否正在急刹车。

林冠英:我不以华人自居

20180606_lim_guan_eng.JPG
林冠英是马来亚1957年独立以来的第三个华人财长。(路透社)

华族选民对希盟的大力支持,体现在民行党赢得的国会议席数量上。尽管民行党一直以来否认自己是华人政党,而它也确实有不同种族的党员、领袖和国会议员,但它上阵的国会选区以华人占多数的选区或混合选区为主,所以很难完全摆脱华人政党的印象。本届大选,民行党赢得42个国席,仅次于人民公正党的47席,远多于土著团结党的13席和国家诚信党的11席。

马哈迪政府组阁面对的第一个挑战,就是如何根据四党的选举成绩,予以恰当的部长职务,即所谓的“分官”。选后第三天的5月12日,马哈迪即宣布四个重要内阁部长人选,分别是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出任副首相、民行党秘书长林冠英任财政部长、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任国防部长和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任内政部长。

林冠英任财长,是马来亚1957年独立以来的第三个华人财长,之前的是1957年至1959年的第一任财长李孝式和1959年至1974年的第二任财长陈修信。因此马来西亚内阁是相隔44年后再次出现华人财长。

一般的印象是,华人会做生意,自当管钱。林冠英是会计师出身,从政前在银行工作。他领导的民联州政府掌政槟城10年,成功大幅度削减该州的债务,一直是过去几年民行党积极推销的政绩之一。由此看来,希盟四党领导人当中,林冠英具备当财长的实力。

不过,林冠英被提名财长的过程并不顺利,其中一只拦路虎是公正党。在马哈迪召开记者会作出宣布后,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发表声明指这份内阁名单并非最后定案,人选名单仍有待四党同意。拉菲兹的反应被认为希盟内部因“分官不均”而内讧。马哈迪的记者会只有民行党、土团党和诚信党的大佬出席,不见公正党的任何领袖,连副首相旺阿兹莎也没出席。

不同媒体引述各种消息来源报道,指公正党更希望该党实权领袖安华能参与拟订名单;也有指公正党作为希盟第一大党,是想出任更多重要部长职。

后来有更多消息流出,指公正党对林冠英任财长曾提出异议。消息说,该党高层对此事的第一个反应是:“冠英,我并非质疑你的能力,但你是华人。”由此可见,即使是一直被认为支持废除种族政治的公正党,也过不了华人任财长这一道坎。

后来马哈迪在记者会后到医院探望安华(当时安华尚未获得特赦出狱),安华重申对马哈迪的支持,并要求党内各派支持内阁任命,才终结了公正党对林冠英任财长的不满。

20180606_hospital.jpg
马哈迪(中)5月12日公布三名内阁成员后,就到医院探望安华(右)。左为安华夫人旺阿兹莎。(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面簿照片)

林冠英也及时出言安抚马来盟友。记者会上有中国媒体记者问他,对于马来西亚相隔40多年再度出现华人财长有什么看法,他说:“我不以华人自居,我视自己为马来西亚人……”这个回答让记者会现场内外都响起掌声,场外的掌声尤其难得,因为过去这种说法恐怕给林冠英惹来数典忘宗的批评。

民行党向来主张“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尽管这个理念在现实中不容易实现,但它是马来西亚政治现实中一个政治正确的主张。即使民行党在大选中赢得42个国席,但林冠英知道马来西亚仍是马来人当家做主、马来人不会放弃这权利的政治现实。在华总会长方天兴提议委任华人副首相时,民行党候任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即抨击方天兴是在为国阵出头找碴。从林立迎的驳斥可以看出,有些政治现实是难以宰杀的圣牛。

20180606_kini.jpeg
国家元老精英委员会的成员包括前财长达因(左一)、国家银行前总裁洁蒂(左二)、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右二)、国家石油公司前总裁哈山马力肯(中)及经济学家佐摩(右一)。(当今大马)

不过,林冠英这个财长有多大的实权,还是一个问题,因为马哈迪成立一个名为国家元老精英委员会的最高政府顾问团。这个顾问团的成员包括前财长达因、国家银行前总裁洁蒂、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国家石油公司前总裁哈山马力肯及经济学家佐摩;其中,达因曾在马哈迪上一个任期两度出任财长,论经验比林冠英丰富。根据马哈迪的说法,顾问团的任务是为新政府提供经济和财政方面的咨询,协助新政府顺利落实百日新政的承诺,以及协助调查前朝国阵政府的种种弊端。目标完成后,顾问团也将解散。从目前看来,国家元老精英委员会是一个掌握实权的组织。

非马来人出任总检察长

虽然圣牛不可宰,但马哈迪似乎正在挑出一些小圣牛逐一宰掉。

20180606_thomas_law_malaysia.JPG
汤米·托马斯。(中国报)

马哈迪要委任资深律师汤米·托马斯出任总检察长,最高元首拖了一个多星期,终于在6月5日同意委任他为总检察长。

当今大马6月2日的报道说,马哈迪政府提名托马斯为总检察长,在一个星期前向元首提呈名单。换句话说,元首可能在5月26日接到提名,但一直没有按首相的建议敲定。

有报道说,元首因为总检察长人选不是马来人和穆斯林而无法接受。也有报道说,元首是希望有更多人选供考虑,尤其是具备联邦法官经验的人选。还有报道说,统治者理事会希望总检察长知晓伊斯兰刑事法和伊斯兰法。

不过,马来西亚宪法规定,有资格成为联邦法官的律师可成为总检察长,这资格包括必须是马来西亚公民和从事司法工作至少10年;宪法并没有规定总检察长的种族身份和宗教信仰,而托马斯有超过40年的经验,尽管不曾担任联邦法官,但就出任总检察长的资格而言是绰绰有余。

尽管无从知晓元首究竟基于什么原因拖延委任托马斯为总检察长,但从国家王宫事务协调官旺阿末达兰6月5日凌晨发出的声明可以看出,元首确实在这过程中考虑到马来人特权和伊斯兰的问题。

旺阿末达兰在这份志日6月4日的声明中说,元首对于拖延委任总检察长的不准确和负面报道感到失望,担心这会影响国家的和平与和谐。“元首说他有义务维护联邦宪法,保护马来人和土著的特殊权利,以及保护伊斯兰。”

从1948年到1963年,马来亚联邦历任总检察长都不是马来人,从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以来,总检察长都是马来人。马来人任总检察长显然已成为不明文规定的传统,50多年来没人想过动这头圣牛。

从这两件事可以看出,马哈迪政府确实是在推动更平衡的种族政治,但这些举动会不会惹怒马来选民,在五年后反噬寻求蝉联执政联邦的希盟,仍须继续观察。可以肯定的是,马来西亚要真正消除种族政治,不是一两年或一届政府可以实现的理想。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