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性特金会吸引全球目光,厉害了我的国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特朗普、李显龙、金正恩
左起:美国总统特朗普、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薛渤杨制图)

说的是新加坡。

这估计是维文2015年10月担任外长以来,最忙、最抢镜的一周。

外长先是忙着招待到我国出席香格里拉对话会的贵宾,接着6月4日和韩国外长康京和通电话。6月5日,飞美国华盛顿进行旋风式的一日工作访问,分别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紧接着续程到朝鲜,与朝鲜外交部长李容浩及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会面。

20180608 vivian us 2.jpg
6月5日,我国外长维文在华盛顿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面。(法新社)
20180608 vivian.jpg
6月7日,我国外长维文与朝鲜外长李容浩在平壤万寿台议事堂会谈。(朝中社)

外长很忙很忙,为啥?不就为了历史性的“特金会”。

当初媒体报道说,新加坡和蒙古二选一,是特金会的承办地选项时,红蚂蚁和大家一样觉得太不可思议。小红点怎么可能被相中去承办这么重大的国际性和平会谈?当然,最大的问号是:很少坐飞机出远门的金正恩,怎么会要坐飞机来新加坡呢?蒙古的可能性大些吧。

从“狼来了”变“人来了”

没想到,一切从看似“狼来了”变“人来了”。

维文在美国接受《海峡时报》采访时爆了个小料说,当初是美国先联系新加坡,表示希望在新加坡主办特金会,朝鲜随后也提出同样请求。(潜台词是:不是小红点举手说“要”的hor。 )

维文还说,我国分别与两方都能进行良好的讨论。双方的首要选择条件是安全,其次是能传达正确信号的场地。维文也说,新加坡承办特金会凸显美朝对我国信任,也可以被视为我国为世界和平作出的一点贡献。

厉害了我的国。

按李显龙总理的说法,美朝双方选择在新加坡会面,说明两国都视新加坡为朋友,新加坡也是两国在政治层面上能接受的场地,双方也相信新加坡能办好峰会。据《南华早报》报道,李总理在接受美国专栏作家普雷特(Tom Plate)的访问时也指出,峰会要一夜间取得突破性成果并不容易,但这为恢复美朝对话跨出第一步。
 
在中国访问的财政部长王瑞杰在南京大学与师生交流时也说:“希望(美朝)双方都能严肃对待会晤,我们所有期待和平进展的人,都愿意尽己所能支持这场具有历史意义的峰会。”

20180608 hsk.jpg
财政部长王瑞杰6月4日在南京大学演讲。(联合早报)

古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过去一个星期,我国有三位内阁成员在不同国家和场合被问到了关于新加坡在“特金会”上扮演的角色,足以凸显“小红点”确实成功地将“阿基米德理论式”的外交之道发挥得淋漓尽致。

因为安全和中立,新加坡获各方接受

就像许多大咖、专家和媒体所指出的,“小红点”获涉及朝核问题各方接受的两大因素是:安全和中立。

安全,这个不多说了。

我们承办过1993年台海两岸的“汪辜会谈”、2015年两岸领导人的“习马会”,还有香格里拉对话会、六方会谈部长级会议、亚太经济合作论坛等等。当然,“特金会”的层级和重要性显然比之前的国际性活动都要高,而且特金两人都是“庞大目标”。与之对应,新加坡这一次动员的维安阵容,即使不是最庞大的,也肯定是最庞大之一。

况且,在新加坡你想去“演说者角落”发言抗议、搞集会活动,全都得向警方申请,社会秩序不会是大问题,也不必担心贵宾的车队走在街上时,遇到什么反核组织、人权组织在街头示威。担心蜂拥而至的外国记者大哥不守规矩吗?新加坡警察抓人就是。

刚刚,我国警方就公布,两名韩国(KBS,Korean Broadcasting System)记者因为擅自闯入朝鲜大使住家而被逮捕

出师未捷身先死,哀哉!

中立,这个其实也不用多说了。

新加坡与美国一直维持友好关系,这个众所周知,红蚂蚁不再赘述。新加坡和中国关系也好。王瑞杰本周访华接受新加坡媒体采访时,就高度评价中国领导人说,这一代中国领导人是一支了不起的团队,不仅行政能力强,也了解天下事及所负责的领域,还能专注地以结果为导向进行长远规划。王瑞杰在南京大学演讲时还说,我国第四代领导班子接棒后会继续推进新中友谊,希望“新朋友也会成为老朋友、好朋友”。

在中美之间,新加坡也坚持不选边站,以自身国家利益为出发点,走的是灵活务实的外交路线。李总理最近还提醒美国说,美国不宜因彼此有差异而敌视中国。比起“中国必需跟你一样才能做你的朋友”的观点,李总理更希望美国能意识到“中国不需要和你一样,但你仍能跟他们打交道”。

我国与朝鲜40多年前就建交

至于朝鲜嘛,很多人或许不知,新加坡与朝鲜也有点“麻吉”。根据网上资料,我们早在1975年11月8日就建交。 

据《联合早报》报道,我国政府领导人访问朝鲜,最早是在1968年。当时的教育部政务次长李昭铭博士曾经访问朝鲜。1988年,前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高级政务次长雅迪曼也曾正式访问朝鲜。2008年,时任外长杨荣文成为第三位访问朝鲜的我国政府领导人,也是首位正式访朝的新加坡外长。

kim yong nam and GY.jpg
2008年11月5日,在朝鲜访问的时任我国外交部长杨荣文和朝鲜最高会议委员长金永南会晤时,把纳丹总统及他本人分别送给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纪念品,即一幅滨海湾风景画和新加坡河风光图转托金永南送交金正日。(海峡时报)

新加坡和朝鲜也有不错的经贸联系。据新华网报道,2008年12月2日,新加坡与朝鲜签订了一项投资保障协议,以保护双方的投资者和他们的投资利益,促进双边的投资活动。隔年2009年6月,一家新加坡公司与朝鲜签订合约,在平壤开设Samtaesung快餐店卖汉堡。据《南华早报》报道,Samtaesung在平壤目前拥有30多家分店。

20180608 sg burger in Nkorea.jpg
我国商人苏炳强(左三)十年前赴朝鲜平壤,与另两名新加坡籍创办人一起设立快餐店卖汉堡。(互联网)

去年11月,我国为了执行联合国对朝鲜进行的制裁决议,宣布终止和朝鲜的贸易关系。但是啊,今年三月英国广播公司(BBC)引述一份联合国报告草案称,有两家新加坡公司涉嫌违反联合国制裁决议,为朝鲜提供一系列奢侈品。报道引述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在一份声明中强调,"金管局将会对任何违反扩散融资规定的金融机构采取严厉行动"。

此外,总部设在新加坡的非盈利组织“朝鲜交流”(Chosun Exchange)致力于帮助朝鲜培训商业人才。根据官网介绍,自2010年成立以来,它们已经同上百个外国专业人士合作,协助培训上千名朝鲜人。

在双边关系方面,根据媒体报道,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长金永南曾经在2012年5月、2009年5月、2007年8月访问我国。现年90岁的金永南被称为朝鲜名义上的国家元首,因为他负责接待到访的国家元首、批准大使的资格,并代表朝鲜到国外进行国事访问。

kim yong nam.jpg
2012年5月11日,时任总统陈庆炎(右)在总统府会见到访的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长金永南。(新闻及通讯部)
kim yong nam and nathan.jpg
2009年5月7日,时任总统纳丹会晤到访的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这是他第二次以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身份到我国作工作访问,上一次是2007年8月。(海峡时报)

这一次特金会,大戏中之大戏当然就是“火箭人” 与“老糊涂”首次碰面。但是小恩恩与东道国领导人李总理的见面,想必也相当有意思。(怎么个有意思呢?等两人见了面,红蚂蚁再评头论足。)

20180608 kimLee.png
李显龙总理(左)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薛渤杨制图)

新加坡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桥梁

新加坡过去一直自诩为东西方的桥梁,换个角度看,其实更像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桥梁。新加坡高度拥抱资本主义,推崇自由贸易、市场经济和效率,但是长期一党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政府也像个人民保姆,事事都插一脚,住房政策和公积金制度都带有社会主义的味道。这或许也是为什么,资本主义老大哥美国和社会主义国家朝鲜都能接受新加坡吧。

虽然有部分网民对于我国政府需要为特金会的维安成本“埋单”而有所抱怨。但各位不要忘了,一个在世界地图上小到需要放大镜才能看到的小国,竟然能穿梭于大国中间,靠“中立”(软实力)与“安全”(硬实力)两个长项吃糊,承办如此重要的历史性世界级和平会面,相当于是国际间给“小红点”的务实外交路线大大点赞了。

红蚂蚁斗胆说,新加坡是国际“小国大外交”的典范之一,应该不为过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