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朝鲜提供葡萄酒?两家新加坡公司被指违反联合国制裁决议

更新:
2018年03月13日 21:33
朝鲜
由于联合国实施制裁,自2006年起,向朝鲜售卖奢侈品属违法行为。(档案照)

朝鲜的奢侈品哪里来的?

朝鲜最近新闻多多,一下派团参加在韩国举行的冬奥运、一下又传出金正恩与特朗普一少一老将会面。今天,这则朝鲜新闻离我们更近一点,因为它可能与新加坡公司沾上了边。

英国广播公司(BBC)引述一份联合国报告草案称,两家新加坡公司涉嫌违反联合国制裁决议,为朝鲜提供一系列奢侈品。报道说,我国政府已经知晓这起案件,并开始针对“可靠情报”展开调查。

由于联合国实施制裁,自2006年起,向朝鲜售卖奢侈品属违法行为。新加坡法律也于数年前开始实施相关禁令

报道称,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新加坡公司证实违法,不得不怀疑在亚洲此类行为是否只是冰山一角。

两家公司否认有关指控

根据这份已提交联合国安理会的报告,接受调查的是名为“OCN”和“T Specialist”的姐妹公司,董事为同一人。它们被指为朝鲜供应葡萄酒和烈性酒等奢侈品,最近一次交易发生在去年7月。最终报告有望在本周较迟的时间公布。

20180313liquor.jpg
平壤一家商店出售进口酒精饮料,其中许多种类在联合国制裁中被禁止出口到朝鲜。(NK News)

这份报告指出,2011年至2014年间,OCN和T Specialist利用在朝鲜大同信贷银行开设的银行户头,将超过200万美元(约262万新元)转移到T Specialist的新加坡银行户头。这笔款项相信是向朝鲜售卖奢侈品的收益。不过T Specialist向联合国作证时宣称,收益其实来自一家在香港注册的公司,并且涉及的是2012年之前的销售额。

OCN和T Specialist受询时否认有关指控。

两家涉案公司的背景

乍看之下如此神秘,两家涉案的新加坡公司究竟有什么背景?

彭博社资料显示,OCN和T Specialist同为登记在如切路381号(381 Joo Chiat Road)的私人有限公司。OCN创立于1988年,业务包括电子产品、电视与收音机的批发与分销;T Specialist则于1997年成立,主要经营非耐用消费品的的批发与分销。

OCN董事吴琼华(Ng Kheng Wah,人名译音)去年7月接受亚洲新闻台电话访问时称,OCN已在五年前撤出朝鲜,并且从未从事奢侈品贸易。公司也转型为管理三处房产的控股公司。除了租金收益,OCN的核心业务是由吴琼华的双胞胎女儿负责的Lagun Sari马来婚礼公司。

20180313joochiat.jpg
OCN位于如切路381号的楼面,是一家名为“Lagun Sari”的马来婚礼公司。(海峡时报)

根据会计与企业管制局(ACRA)的资料,吴琼华也是T Specialist公司的股东。他当时告诉亚洲新闻台记者,T Specialist是百佳(Pokka)罐装饮料在中国的批发商,同时也处理快熟面等消费品。

《海峡时报》去年引述吴琼华的话称,OCN曾于2000年至2012年之间独家分销百佳罐装饮料到朝鲜。可是,自从日本于2012年起全面禁止出口朝鲜之后,已经停止相关业务。

但研究朝鲜的美国新闻网站NK News去年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除了提供奢侈品,OCN在平壤经营两家小型高端百货公司,销售国际与日本品牌的商品,包括化妆品、珠宝首饰和平面屏幕电视机。

除了涉嫌与朝鲜进行奢侈品贸易,两家公司也被联合国指控与在2017年被美国加入制裁名单的柳京商业银行(Ryugyong Commercial Bank)拥有“长期且紧密的联系”。但两家新加坡公司否认上述说法。

律师:公司近期没有与朝鲜公司有财务联系

OCN和T Specialist的律师埃德蒙德(Edmond Pereira)向BBC确认两家公司正在接受新加坡当局调查,但坚称公司近期没有与朝鲜的公司有任何财务联系、利益或其他关系。

埃德蒙德承认他的客户“曾与朝鲜的公司做过生意……那是在联合国制裁生效以前”。他补充说,两家公司已经“减少了它们在朝鲜的参与度”,但是“这些事需要一点时间”。

新朝贸易去年11月完全禁止

据BBC报道,新加坡去年11月完全禁止与朝鲜的贸易,此前一些贸易得到当局允许。

联合国报告称,一些OCN和T Specialist与朝鲜进行的交易似乎利用了新加坡的金融体系。新加坡金融管理局 (MAS) 表示,它们已与联合国就案件展开紧密合作。

银行难以监管

如果新加坡公司证实违法,外界会联想到的问题是:为何拥有成熟金融监管体系的新加坡,也无法阻止类似违法行为发生?

前联合国专家小组成员威廉(William Newcomb)告诉BBC,朝鲜善于寻找金融监管的漏洞。例如在A地设立一个空壳公司,然后在B地设立另一家公司,在C地开设银行账户,再在D地做生意。

“这样涉及到多个司法管辖区时,事情就变得挺复杂了。这是(朝鲜)打破制裁所使用的手段之一。”

德勤(Deloitte)金融犯罪网络亚太地区负责人蒂姆(Tim Phillipps)也认为,银行要及时发现这类行为存在困难。“你很可能永远都不知道,那些资金来自朝鲜。”

有分析人士表示,如果有新加坡企业违反了联合国制裁规定,那么不排除其他东南亚国家也向朝鲜提供类似服务。毕竟其他东南亚国家的监管体制尚未成熟,更难追踪这些犯罪行为。

这就不难解释,朝鲜牡丹峰乐团团长玄松月今年一月访问韩国时,携带价值三万元的爱马仕订制包,是怎么来的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