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总理:行动党没有无限期统治新加坡的权利

更新:
2018年05月16日 23:16
李显龙
李显龙总理今天在国会参加政府施政方针辩论时发言。(互联网)

失民心即失政权

马来西亚老牌执政联盟国阵在上周大选中兵败如山倒,61年来首次丢失江山引发极大震荡,这起“黑天鹅”事件相信让不少国家的领导人看傻眼。

我国总理李显龙今天在国会参加政府施政方针辩论时的讲话内容,处处可见马国大选的影子。他主动谈到在马国不受欢迎的消费税政策,工人党作为我国反对党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以及行动党没有无限期统治新加坡的权利等政治议题。总理说,一个政党能执政多久,将取决于它能否自我更新、继续为民服务,以及带领国家前进。

总理警告:“一旦我们(人民行动党)失败了,那我们输掉(政权)是活该的。”

有国阵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眼前,我们不难理解总理为何选在国会辩论中谈及“政党执政寿命”的问题,因为民主选举制基本上有“共性”:政党一失去选民的信任,就会丢失政权。李总理将近一个小时的发言来得及时,无疑是给第四代领导班子发出一次重要告诫,不可自满腐败,一旦失去选民信任,下场就是下台。邻国政党轮替,人民行动党当然要引以为戒。

李总理:周六赴马来西亚与马哈迪会面

新马关系紧密,李总理透露,这个周六将到马来西亚与首相马哈迪会面,希望两国能继续保持友好关系,并为两国人民的利益保持合作。

LHL and Mahathir.jpg
李显龙(左)在2001年于柔佛新山与马哈迪见面。(取自李显龙面簿)

新加坡作为开放小国,无可避免将受周遭情况的改变所影响,总理说,我们因此“必须为任何变化和意外事件做好准备。”总理也说,不论是前首相纳吉,还是首相马哈迪在任时,两国都在惠及双方人民的重大项目上合作过。此外,他也表示与马国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相熟,安华当年担任马国副总理时,李总理正好就是新加坡的副总理。(安华获得马来西亚国家元首全面特赦,今天已经获释。)

李总理:反对党在我国政治体制扮演关键角色

近来,李总理和贸工部长陈振声先后称赞反对党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引起外界诸多揣测。特别是陈振声在马国反对党执政联盟希盟胜选之后给刘程强点赞,更让一些联想力丰富的网民认为,执政党这么做是想淡化部分网民心中“政府欺负反对党”的印象,因为在国会辩论中,执政党议员好几次都把工人党议员逼到墙角,引人反感。

20180516_lee_low.jpg
上周第13届国会第二会期开幕,刘程强(左)和李总理闲聊的画面被摄影镜头捕捉。(取自工人党面簿)

今天,总理又肯定了工人党作为反对党,在我国政治体制扮演关键角色。总理说:“反对党的存在确保我国政治体制是可竞争的,人民行动党没有垄断的权力,也没有无限期统治新加坡的权利。”总理说,只要行动党政府表现好,获得选民的支持并继续执政,反对党就无法进逼。但如果行动党政府变得无能或腐败,反对党自然会壮大。

以GST为例 李总理:政府必须执行艰难政策

总理强调,“我们(行动党)把每次选举都看成是严肃的竞争,也认真看待每一场国会辩论。”总理向每一位行动党国会议员发出一个重要信息,红蚂蚁将之译为16字箴言:“努力工作、为民服务、坚守阵地、赢得选举。”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行动党政府会为了讨好选民而避开困难的决定,或不执行那些不受欢迎的政策。李总理斩钉截铁地说:“政府的工作是治理,如果部长不准备治理,就请放弃(你的工作)” 总理还说,领导人必须解释、劝说及说服人民,“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这么做是有一个很好的理由的”,“这是维系人民的信任的方式,信任很重要”。

说到这里,总理主动引爆具争议性的消费税议题。财政部长王瑞杰在2月份公布财政预算案时已经宣布,2021年至2025年间将把消费税从从7%上调至9%,然后朝野双方为消费税“热气球”探风事件而在国会上争论不休。

20180305_debate.jpg
今年3月,行动党的尚穆根(左)和王瑞杰(右)重炮批评工人党的林瑞莲(中)就消费税提出的“气球论”是对政府作出不实指控。(谢静怡制图)

马国这次选举,前朝政府在2015年推行消费税政策引发物价上涨,令中下阶层的马来族群不满,也成了拉倒国阵的一根稻草。马来西亚财政部今天宣布,6月1日起取消消费税。

本地咖啡店一些多事的阿伯已经在八卦,行动党政府看到国阵倒台后,会不会在消费税政策上来个大转弯呢?想得美。李总理今天说得很清楚,从经济角度看,消费税比销售税好,但马来西亚人把消费税和其他对政府的不满都捆绑起来,拒绝接受政府的解释。

失去选民信任 政府就不敢做艰难决定

李总理指出,政府开支增加就必须提高收入,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政府一定要说服民众,调高税收是出于一个好的理由、一个对的理由,“至于选民接不接受,关键就在于他们相不相信政府”。

从马国选举中要吸取的一大教训是,政府失去选民的信任就难以治理国家,也不敢做艰难的施政决定。李总理说,政治在这个时候就变成是“讨好选民的艺术”,你说你降税,我说我取消税,你就说你要给红包。但钱从哪里来?

“很显然的,接班人预计在下一届大选之前产生”

在谈到第四代领导人时,李总理没有丢出太多新鲜点,但他第一次比较明确地表示,“很显然的(certainly)”,接班人预计在下一届大选之前产生。换句话说,下一任总理就是那位率领行动党去打下一届选战的“真命天子”。

总理说,他知道大家都急着地想知道谁是下一位总理,但领导人必须赢得团队的尊敬和忠诚,也必须得到新加坡人广泛的支持和信任,这些都需要时间,不能强迫。

20180105_RECcover.jpg
(谢静怡制图)

总理也不认为,团队已经准备好要敲定下任总理人选。他否认有所谓的总理接班人“领跑者”,并认为把这个过程当做赛马或只是争取支持某一个人选的运动是无益的。总理强调,“这是一个团队竞赛,我们要的是一个强大、有凝聚力的团队,使‘新加坡团队成为赢家’”,就像李光耀、吴作栋和他自己一样,靠的都是团队。总理坚持,第四代部长携手合作、学习如何相辅相成、共同决策和承担后果,这比谁会是总理接班人更重要。

总理否认有接班人“领跑者” 但提及“双王一陈”名字

有意思的是,虽然总理矢口否认有接班人“领跑者”,但他承认 “有不只一位符合资格的人选”,而且在讲话中还点到了财政部长王瑞杰、贸工部长陈振声和教育部长王乙康的名字,这三人就是坊间死咬不放的“三匹领跑马”。

20180516_three.jpg
坊间盛传的三位总理接班人“领跑者”。左起:王瑞杰、陈振声和王乙康。(谢静怡制图)

内阁在上个月改组,媒体报道引述观察员称,谁会是下一任总理胜负虽未定,但陈振声稍赢一个马鼻。陈振声军人出身,对国防事务熟悉,后来又在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当部长,并在职总接触工友,唯一欠缺的贸工与经济相关经验,如今也随着他将成为贸工部长而补足。在下届大选来临前的这几年相信十分关键,谁表现好、谁能赢得尊重和信任,估计就是那个人了。

李总理:政府是新加坡的守护人

总理在发言收尾部分提出,政府不是新加坡的主人,但也不仅仅是新加坡的管理人(manager),它是守护人(steward),负责把国家照顾好,不负众望地把国家建立好,然后把国家交给后代。总理乐观地说:“他有信心,当他交棒给新总理时,新加坡会交到好的守护人手上。”

是的,但要做好“新加坡守护人”,还先得做好“行动党政权的守护人”,没有执政权,守护人就要换人做。

作为邻国,马国选举大海啸肯定牵动着无数新加坡人的思绪。从网络舆论判断,我们会不会也出现政党轮替,这个问题已经浮现在好些网民脑海中。每个政党被选民唾弃都有不同的引爆点,但共同点不脱内部腐败和分裂。人民行动党在可预见的未来相信不会出现这些问题。但20年、30年以后呢?在第六代、第七代领导班子之后呢?权力无法继承,只能靠守护人自己去争取守护权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