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来,听听李显龙总理爆李家的料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5
(资料图)

总理:我是到了很多年以后才发现我母亲不讲华语的原因。

李显龙总理在昨晚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讲中,除了高呼大家“多做爱、勤减肥、改用App”之外,我们也听到了总理用父母作为例子,分享了一段段温馨的小故事。

我们大胆地设想,如果李总理是一名说书讲古的先生,他会如何讲述这些小故事呢?

故事一:发音不准闹笑话

从前,在南洋这一带,有很多“吃马铃薯长大”(读英文书)的学生,说华语时都带着一股浓浓的南洋腔调,分不清平上去入、阴阳上去,四声不分,听不出其中的差别,也无法准确地发音。

我十多年前-成年之后-(大家注意到了吧,我十多年前才成年,目前还很年轻)才开始注意发音。因为在我学生时代,没机会学标准发音,那时候汉语拼音还没有面世,所以我的华语带着南洋腔。

我的父母很重视孩子的母语学习。3岁时,父母就把我送到南洋幼稚园读书,希望我能在一个使用华文华语的学习环境里成长,打好华文的基础。在老师用心的教导下,我轻松、愉快地学习华文华语。

20170821-PM and Mum.jpg
11岁的李显龙总理与母亲柯玉芝和弟弟李显扬摄于南洋女子中学校前面。(资料图)

虽然我是华校生,但还是觉得发音不容易。一直到现在,偶尔还会走音。(唱歌有没有走音,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shi 和 si 我总是分不清,还经常把“电视”发音为“电四”、“艺术”念成“艺速”、“出发”说成“醋发”、“结果”读成“借果”。

(小编想在这里安慰一下总理。“电四台”的说法其实也没错,毕竟当年新加坡的电视台还真的只有四台频道。艺术在新加坡的发展也是非常迅速的,说是“艺速”也没错,意思浅浅。“醋发”也是很有创意的组合,以后我们想说某某人吃醋了,可以改说:噢,他醋发了。至于将“结果”念成“借果”,也确实是南洋特色,念“开花借果”的人并不在少数。)

发音不准,自然会闹笑话。

如果学生想请教老师时,本来应该说“我要问一问老师”,却说成“我要闻一闻老师”,甚至是“我要吻一吻老师”,那情况就很糟糕了,肯定不及格。

跟你们说个小秘密,我母亲就是没有机会从小学习准确的发音,所以才很少用华语沟通。

母亲是在二战时期,20岁左右才开始学华语的。她能够读、能听、能说,不过很少用华语沟通。有时人家以为她不会讲华语,就用华语畅谈,她就在旁静静地听。

我是到了很多年以后才发现她不讲华语的原因。有一天,她有一个朋友告诉她,她讲的是英式华语,有英式口音。或许妈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过后就不讲华语了。

可见,脸皮厚对于学好一门语言是不可或缺的。长大后才学习语言真的很不容易。从我和我父母的经验来看,确实应该尽早学习语文。

故事二:争最小块的牛排

这个故事是榜鹅东的国会议员张有福(64岁)告诉我的。

话说,多年前的某一天,我父亲李光耀以内阁资政的身份请张有福去总统府吃午餐。当时,就只请了张有福一人。(呵呵,别问我为什么。)

上主菜时,张有福看到托盘上摆着两块牛排,一块完整的,一块小小的,面积还不到一半的牛排。

20170821-small steak.png
(图片取自互联网)

好啦,那么问题来了。两个人要平分1.5块牛排,该如何分才能做到公平公正呢?

身为客人,侍应生自然先将托盘拿给张有福挑选。张有福当下就愣住了,然后开始冒汗,哎呀,该怎么办才好呢?

张有福为了对我父亲表示尊敬,就选了那块小的半块牛排。借果,说时迟那时快,我父亲突然伸出手喝阻了张有福的举动,并告诉他:“放下,这块是我的,你拿另一块(大的)。”

张有福说,我父亲年轻时就非常注重饮食、控制体重,每一餐都吃得不多,非常自律。除了定时运动、小心饮食之外,也确保自己有足够的休息和睡眠。他吃大量的水果和蔬菜,也时常以长者身份给予后辈们忠告,要大家多注意健康。

自那次饭局之后,听说张有福每回跟别人吃饭,也向我父亲看齐,学会去争那最小块的食物。

故事三:爱在心里口难开

我其实很爱吃椰浆做的食物,非常喜欢吃dodol类的软椰糖,还有那些包裹着香浓椰糖的椰丝球(ondeh-ondeh),以及用醇厚椰奶做成的“珍多”(chendol)冰甜品。

20170821-ondeh ondeh.jpg
椰丝球 Ondeh-ondeh (图片取自互联网)

然而,即使再热爱,我也必须时时提醒自己,注意自己的健康情况,因为我的家族有糖尿病的病史。

我的祖母患有糖尿病,我的好几名叔叔也有糖尿病。我的父亲没有(患上糖尿病)。相信这是因为他非常谨慎注意自己的饮食和体重,在运动方面也非常有纪律。

基因可能引起糖尿病,但是个人的选择却可以改变这个情况,因此我必须非常小心。

每年我都会进行两次空腹血糖检测。如果血糖指数低于6就没问题。如果指数是6左右,就需要进一步检查。至今,我一直维持在6以下的水平,但也离6不远,因此我知道我必须小心。

我每天都有量体重并调整饮食分量。我每天运动,也注意饮食,以全麦面包代替白面包,以无奶无糖的红茶代替奶茶。那种香浓醇厚加了糖的浓奶茶就更不用考虑了。

不过,如果甜品是珍多冰,那我就没辙了,但我只会吃一点点。(这应该算是另一种版本的“爱在心里口难开”吧?)

20170821-Chendol.png
珍多冰 Chendol(图片取自互联网)

我每天也会运动40分钟,步行约7000步左右。另外,每天去办公室时,都是走楼梯上去,然后搭电梯下楼。如果外出回来,我还是会再走楼梯回办公室。

好啦,故事说完了,好听吗?如果还想继续听,那就明年8月份同一时间“电四台”见!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