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11人在新加坡犯了滔天大罪也能有退路

更新:
2019年01月03日 16:36
出狱
一名女囚犯刑满出狱。(海峡时报)

逃过死刑。

17年前受10万新元赏金诱惑,“帮人杀妻”的15岁少年Z(为了保护少年与儿童,在法庭文件中,向来以Z代替他的真名实姓),去年11月2日获得新加坡总统特赦出狱了。

Z mum looking at his photo.jpg
Z的母亲看着Z10岁时与爱犬拍的照片。(海峡时报)

这起“悬赏杀妻”案轰动一时,由于案发时Z未满18岁,因此逃过死刑,被判无限期拘禁。少年的代表律师曾经在2013年请求总统特赦,结果驳回。这次还他自由身,可说是半个世纪以来罕见的案例。

究竟总统特赦是怎么一回事?

你可曾想象过,总统的权力还可“操纵”囚犯的生死大权,还可跟“死神”角力?从新加坡独立至今,又有多少囚犯在总统格外开恩之下,重获新生?

20190103-Death Penalty Singapore.jpg
新加坡执行死刑的方法是将囚犯送上绞刑台吊死。(互联网)

让红蚂蚁为你一一道来。

在新加坡,触犯严重罪行在高等法庭定罪的囚犯,可以向最高法院上诉庭提出上诉,要求减刑或者无罪释放。最高法院上诉庭是新加坡的终审法庭,其判决是最终的,上诉一旦失败,囚犯的命运几乎可说是“盖棺论定”了。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囚犯已“走向末路”,他们还有最后的一个选择,那便是透过法律途径,请求总统特赦。

Istana.jpg
新加坡总统府外观。(联合早报)

依据现有的新加坡共和国独立法令(Republic of Singapore Independent Act),总统持有特赦权,可以在征询内阁的意见后,赦免犯人部分或全部刑期。总统行使这项特权的决定,连法庭也无权过问。

一般上,寻求总统特赦的以死囚占多。请愿书通常是由代表律师准备,详述囚犯的身世背景以及特殊的情况,并且附上他的亲友的求情书,然后呈交总统府。求情书可以包括亲戚之外的任何人,比如:雇主、师长、宗教团体或社团组织等。

Wiriting to President to decide Clemency.jpg
寻求总统特赦的请愿书。(互联网)

总统接到请愿书,先会征询总检察长的意见,并且在咨询内阁之后,再作出决定,最后将决定通知囚犯的代表律师。总统发出特赦令是一种宽厚开恩的做法,主要是考虑到囚犯的特殊情况,基于对囚犯的同情,才会发出特赦令。

虽然,表面看来,任何一个囚犯都可以用“特殊”理由要求特赦,然而,从新加坡独立到到2001年为止,根据监狱部门向媒体发布的资料显示,只有10名犯人获得总统特赦,之后却没有披露相关的数据,可见获得总统特赦的囚犯少之又少。

20190103-Changi Prison Main Gate (ZB).jpg
新加坡樟宜监狱正门。(联合早报)

这些获特赦的囚犯,又以贩毒案和谋杀案囚犯居多。单单贩毒案,只有两名女毒贩获得特赦,由死刑改为终身监禁。而像“帮凶杀妻”案的Z少年那样,得以离开铁牢,恢复自由身,至今似乎是绝无仅有案例。

除此,在获特赦的11人(包括Z)在内,服刑最短的是7年,最长的是26年,目前还有13名囚犯在等待总统发落,命运未明,生死未卜。

综合所掌握的资料,兹将比较引人瞩目的特赦案件简述如下:

当中最引人瞩目的是两名女毒贩的事件。

一、希蒂阿敏娜(Siti Aminah Jaafar)

案发时马来少妇希蒂阿敏娜18岁。由于她是新加坡独立以来第一个被判死刑的女毒贩,新闻见报后轰动国际,除了亲朋戚友联名恳求总统特赦之外,连澳洲也有5000多人联署陈情书。

Siti Aminah.png
希蒂阿敏娜。(海峡时报)

希蒂共有10个兄弟姐妹,她念到中一辍学,在酒吧当吧女时染上服用海洛英的恶习。她在17岁结婚,丈夫因抢劫入狱,留下她和两岁的儿子。

后来,她与25岁的安华阿里同居。1977年5月,她和安华一起在酒廊内被捕,执法人员从她身上搜获43.5克的海洛英。1983年她获得总统特赦,改为终身监禁。

坐牢13年8个月后,她在1991年出狱,没想到,2001年11月,已经42岁的她,又跟毒品扯上关系,再度被控。在这之前,她最少有三次因吸毒出入戒毒所,可说是死性不改。

二、沈亚彩(Sim Ah Cheoh)

她有一页可怜的身世,遇人不淑,又被利用贩毒。她前后获得两名总统的特赦,死里逃生,却又难逃死神的纠缠,病魔最终还是夺走了她的命!

Sim Ah Cheoh (newspaperSG).jpg
沈亚彩。(海峡时报)

1985年4月26日,当年35岁的亚彩,在樟宜国际机登机时被捕,肃毒员从她身上搜出1.37公斤重、总值500万元的4号海洛英。她的同伙30岁的罗纳和31岁的阿海在第二天落网;阿海是国际贩毒集团的要员,罗纳是他的得力助手。

三人在同月28日被控,控状指她贩运毒品。罗纳和阿海则被控唆使她贩毒,三人都不认罪。

不过,经过审讯,三人最终被判贩毒罪名成立,全都判处死刑。1989年,人以控方提呈的证据和控状不符,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结果被驳回。

1991年,亚彩获得总统开恩,赦免一死,改判终身监禁。两名同伙则在1992年上绞台伏法。

Petition Letter.png
当年总统私人秘书发给沈亚彩律师的特赦信。(海峡时报)

1993年6月,她在女子监狱病倒。1994年8月,她紧急送院检验,确诊患了子宫癌,医生估计她仅剩几个月的性命。她哀求代表律师向总统提出特赦。

1995年2月16日:她获准提早出狱医病,送院接受切除癌肿瘤的手术,可惜,为时已晚。同年3月30日,她在监狱含恨而终,死时45岁。 

三、许瑞明(Koh Swee Beng)

身为散工的他22岁时,被控在1988年农历新年除夕,在惹兰中第66座组屋楼下,跟5名男子结伴,持刀杀害31岁的郑姓大耳窿,他在1990年被判死刑,其他5人坐牢两年鞭打4下。

服刑期间,他接受了佛理感化,写下遗嘱要捐器官救人。1991年上诉失败,1992年5月获得总统特赦,改为为终身监禁。

四、莫哈末坤如(Mohamad Kunjo Ramalan)

Mohamad Kunjo Ramalan.jpg
莫哈末坤如。(海峡时报)

这名54岁的罗厘跟车员被控在1975年5月25日晚上,在浮罗西贡路一屋,因酒后发生纠纷,挥舞铁管攻击老友阿鲁慕甘(54岁,罗厘司机)头部,对方当场惨死。1976年谋杀罪名成立,判处死刑。1978年3月获得总统特赦,改为终身监禁。

五、庄华发(Bobby Chung Hua Watt )

洋名波比的木匠庄华发,案发时27岁。他被控在1975年12月18日晚上,在菜市道第32座组屋13楼走廊,谋杀姐夫的弟弟林鸿凯(22岁,店员)。1976年11月罪名成立,判处死刑。1980年,他获得总统特赦,减刑为终身监禁,绝处逢生,1993年刑满出狱。

六、卡里慕都(Mathavakannan Kalimuthu)

他在1996年5月跟两个男子,在黄埔通道第93座组屋底层,杀害了25岁的“小红军”私会党徒沙拉维南。同年7月5日,三人被判死刑。

上诉驳回之后,只有卡里慕都再度恳求总统特赦,所持的理由是他先被对方砍伤后还击,原本无意杀人。1998年4月,他获得特赦,改判终身监禁,他的同伴则上了绞台。

2012年一月,卡里慕都在监狱呆了13年之后,高庭以他的案件发生在1997年终身监禁的定义(在生命自然结束前必须坐牢)出台之前作为依据,让他重获自由。

Mathavakannan Kalimuthu.jpg
卡里慕都重获自由。(新报)

(部分人名译音)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