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前帮人杀妻的少年获特赦了,那起案件堪比恐怖小说

更新:
2018年12月14日 12:51
20181213fakesorrow
当时在妻子棺木上假哭的丈夫。(海峡时报)

作案细节令人不寒而栗。

17年前被人用10万新元诱惑怂恿,帮人杀妻的15岁少年,11月2日得到总统特赦出狱了。

32岁的他17年前因卷入后港那起轰动一时的“’买凶杀妻案”,原本被判无限期拘禁,以为这一生就这样栽了。去年他的律师向我国总统哈莉玛提呈特赦请愿书,今年得到回应,终于让这名青年重获自由。

当年案发时,少年在受人教唆后,在后港9道923座组屋四楼电梯外多次用刀刺杀30岁的梁慧敏,导致她的颈部和胸腔严重受伤,送院后不治身亡。

最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是,当年在妻子梁慧敏葬礼抚棺痛哭的吕伟添,就是此血案背后,教唆少年杀人的主谋。

他在受审后被判死刑,于2002年12月13日正法。不过直至临死前,吕伟添依然没有认罪,也没有表示忏悔,只是带着招牌式的戏谑笑容走上绞刑台。

file6tt9td748ab21dfjgl.jpg
吕伟添抵达法院时脸上一直挂着招牌式的戏谑笑容。(新明日报)

这则买凶杀妻案的细节被收录在2015年《海峡时报》和警察署联名发行的一本电子书内,书中收录了25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真实犯罪案件。

《海峡时报》今早在回顾事件的文章中一开始就写到:一些内容情节可能会令人感到不适。红蚂蚁在地铁上从金文泰站读到了碧山站正好读完,全程确实感到极度不舒服毛骨悚然。

文中不仅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更披露了整个事件中许多细枝末节,包括吕伟添如何进行模拟杀人教学、如何处心积虑步步为营精心布局,这些才是让人更不寒而栗的。

借刀杀人 谋划已久

2001年,受害者梁慧敏在被刺伤多处后送往陈笃生医院不治身亡。在葬礼上,丈夫吕伟添痛哭流涕,并后悔地告诉《新报》记者,那天晚上如果自己没有叫她在楼下见面,她或许就不会被杀害。

他说:

“如果当时我没叫她下楼会否不一样?”

“如果我带了笔会否不一样?”

“如果我和他一起上楼结果会不会就不会这样?” 

他也向记者坦然承认,自己确实搞婚外情,不是一名好丈夫,但和妻子一直保持着妙不可言的关系。

在葬礼说这么多,吕伟添想说的无非就是:他没理由杀梁慧敏。他不是凶手。他也不知道谁是凶手。

不过,吕伟添在陈笃生医院时开始露出马脚。警方表示,通常如果妻子被谋杀,丈夫会非常配合警方,希望早日能将凶手绳之以法,但是吕伟添的态度却非常不友善不配合,引起他们怀疑。

有一点吕伟添并没有说错,他的确不是手持凶器刺向妻子的人。因为,他是那名在背后精心策划了整场借刀杀人把戏的幕后主谋。

梁慧敏的葬礼结束后,吕伟添就被召去刑侦局问话。为掩盖嫌疑,他在交代不在场时间证人时,提到了两名少年:15岁少年,以及16岁的Gavin。15岁少年随后直接承认了自己刺杀了梁慧敏,也交代了吕伟添如何进行“杀人教学”,从挑选作案工具、时间、到最终执行,以及如何逃过警方法眼磨灭证据,都巨细无遗。

为什么少年们会答应杀人?

当年此案轰动一时的原因,一半时因为吕伟添的冷血过于让人震惊,另一半则是不解为何少年会答应杀人,难道果真是为了那10万块心动了?34岁的吕伟添又是如何结识包括15岁少年在内的一群年轻人呢?

在15岁少年的自白中,他写道,自己10岁时就结识吕伟添,当时他喜欢将自己的仓鼠带到楼下的石椅上玩,而吕伟添有一只小白狗(博美犬),经常会下楼遛狗,都是热爱动物的人,一来二往就熟络了。如此可爱的开端,两人究竟是怎样走在一起成为冷血杀妻案件的“同谋共犯”呢?

2001年2月,吕伟添通过15岁少年结识了另外五名少年。吕伟添开始频繁带着自己的博美犬在巴西立大牌444的麦当劳约见几个少年,并在聊天时慢慢带出杀人的话题,问几个少年有没有人敢杀人?其中一名少年脱口而出问道:那要看你给多少钱?吕伟添立即回说:10万块钱做不做?

多数少年都认为吕伟添在开玩笑。直至两个月后,吕伟添开始给他们看妻子的照片,还频频打电话给他们问愿不愿意帮他杀妻时,而且语气听上去十分认真,他们才惊觉吕伟添好像“疯了”。

269658_-_07_07_2005.jpg
死者梁慧敏。(海峡时报)

吕伟添先尝试游说16岁的Gavin来杀妻子,还帮他进行思想教育:杀人是很容易的,只需走到她身后用刀割破喉咙就可以了。

吕伟添告诉Gavin,人的颈项周边的皮肤如同报纸一般薄,接着还将抱枕用报纸包起来,让Gavin练习用刀割破的动作。红蚂蚁看到这里时真的有微微被吓到,不仅把杀人形容为“容易”,还自制人形道具来模拟杀人,正常人谁能想得到?

这样的练习让Gavin感到非常不安,他很快就打退堂鼓。后来他很担心15岁少年会成为吕伟添的帮凶,就一直打电话给15岁少年,但电话并未接通。

梁慧敏被杀害两天后,15岁少年终于回电了,第一句话就对他说:

“吕伟添的老婆,我解决了。” (Anthony’s wife, I do already.) 

威胁少年杀人 那晚组屋楼上发生了什么?

15岁少年在自白中提到,吕伟添让自己想象一下在接下来的四年,每个月赚2千元的感觉。还说只要按照他的计划来操作就不会有事。吕伟添还威胁他说,如果在知道了这么多关于干案的细节后不帮他行凶,就等着被杀吧。

原来如果不杀人,就会被杀。

于是15岁少年就定期去吕伟添家中练习杀人。吕伟添说,必须多练习,这样到时候就不会怕了。

干案当天,吕伟添撕下一小张报纸将凶器裹住放进少年的裤袋后,两人就一起搭巴士到梁慧敏的住家楼下。15岁少年先上楼等梁慧敏出现,吕伟添则在到楼下咖啡店等候。

到了晚上10点多,吕伟添让少年在五楼候着,说梁慧敏要回来了,不过当时吕伟添和梁慧敏所生的四岁女儿也在场,少年并没有动手。吕伟添随后告诉少年,妻子会再度一个人上楼,到时要把握时机。

为何妻子又会一个人上去?原来当时吕伟添约了梁慧敏在楼下咖啡店签署文件,但声称身上没带笔,让梁慧敏上去拿,女儿就留在楼下。梁慧敏根本没察觉到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死亡陷阱。

上楼后,15岁少年就从梁慧敏身后刺杀了她,然后搭德士到海滩销毁了凶器。

杀人细节与注意事项“叮嘱”得一清二楚

最令红蚂蚁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吕伟添竟然还不忘为15岁少年备齐一套《杀人需知 + 注意事项》。这场借刀杀人案中的每个细节都体现出吕伟添的蓄谋已久和冷血变态,简直就是侦探小说中离奇变态杀人手法的真实呈现!

吕伟添从准备过程到执行方式到清理现场都交代的一清二楚,让15岁少年照着办:

  • 带一个可以遮盖全脸的头盔,以防脸部被看到;
  • 从军用商品店买一副手套,避免留下指纹;
  • 用一把容易藏起来的小刀,并且长度足够刺入心脏;
  • 吕伟添表示已经观察妻子许久,知道她有个白色的手提包,届时要拿走里面的Bonia钱包,伪装成抢劫案。如果钞票上沾上妻子的血液,就必须拿到别处烧掉,千万别心疼钱,因为钱包里最多只会存放200新元,干万案后他将能得到比那多很多倍的酬劳。
  • 记得穿长袖,不要让妻子抓伤身体表皮,因为警方可以根据指甲内的皮肤组织顺藤摸瓜;
  • 如果干案后想抽根烟,千万不要将烟蒂丢在现场,因为上面含有指纹和唾液。

有没有被吓到?红蚂蚁一走神还以为在看前几天没看完的《柯南》而不是在看新闻。

这些准备工作都只是冰山一角,善后工作他也交代的一清二楚。包括让15岁少年杀人后将钱包里所有证件都邮寄到他的住址,并写上一张“对不起”的字条,这样警方才不会怀疑到他身上。此外,杀完人离开现场在等车时要装作若无其事,看见警察也不要慌等等。

这些计划让吕伟添听起来似乎是有点头脑的人(虽然是犯罪头脑)。不过他在法庭上的表现又让他看起来是个没头脑的人,回答审问时驴唇不对马嘴。

在法庭上仍演戏 不认罪不忏悔

红蚂蚁本以为吕伟添的律师会主张他精神有问题(因为的确感觉他做的并非常人会做的事),结果并没有。而是他由始至终都否认自己教唆杀人,坚持那只是开玩笑,是少年逞能,在自己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真的杀了他的妻子。

只可惜,所有的少年和吕伟添的两名情妇在出庭作证时都表示,吕伟添说起自己的计划时异常严肃且认真。这些证词让吕伟添所说变成了最大的玩笑。

306144_-_08_07_2005.jpg
(海峡时报)

司法委员郑永光认为吕伟添有充分的动机谋杀妻子,因为当时他已经债台高筑,出售梁慧敏的公寓式组屋将能带来40余万新元的收益,以及4岁女儿的抚养权。

原来,1997年吕伟添的第一任婚外情对象Belinda帮他创立的设计公司生意失败,欠下约10万元债务。妻子梁慧敏当时除了要帮他还债,还要容忍他将婚外情对象直接带回家。到了1999年,梁慧敏终于受够了,带着孩子离开了他,并提出离婚。吕伟添当时已经接近破产。

百密终有一疏

吕伟添的犯罪准备工作慎密,但百密终有一疏。警方在案发现场找到一张报纸。报纸的其余部分在吕伟添家拼凑齐了,坐实了他协助准备杀人工具的实证。

newspaper_crop.jpg
报纸成为重要证物。(海峡时报)

警方也找到了吕伟添在妻子被杀三天后,用自己的电脑与15岁少年的对话,当时两人并排就坐,但选择用电脑打字沟通,因为吕伟添担心少年正在被警方监听。

308978_-_08_07_2005.jpg
吕伟添家中用来和少年沟通的电脑。(海峡时报)

警方人员成功还原了这份已被删除的电子文件,里面让吕伟添定罪的那些话就是:

“酬金可能要等上一阵子”

“我得装作很惊讶,因为那人是我老婆。”

吕伟添被判了死刑,判刑后他苦笑了一下,又恢复一脸戏谑的笑。他临终前告诉自己的代表律师,他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女儿。所有的后续报道都未再提及当年四岁的女儿。她目前应该21岁了,正值花样年华。

15岁少年如今怎么样了?

15岁少年当年因未满18岁,不能面对死刑,因此被勒令关押等待总统发落(President’s Pleasure)。据《海峡时报》报道,代表律师王立清曾在2013年向陈庆炎总统提呈请愿书要求特赦,此次向总统哈莉玛提出特赦请求是第二次提交请愿书。

获得特赦后少年仍需遵守宵禁时间和佩戴电子追踪器。内政部表示,当局会帮他重新融入社会。王立清律师说,这名15岁少年已经从当年那名无知、无定力的小男生,成长成了一个性格坚韧的年轻人。他在狱中也完成了A水准考试,还看完了狱中图书馆所有的书。

转眼17年过去了 

17年的时间无法让人说短。当年那名15岁的少年再次回归这个社会已是而立之年,母亲也已接近六旬,错过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少年的母亲早前受访时表示,少年曾把受伤的小鸟带回家照顾,仓鼠过世也哭了好几天,她真的不敢相信心地如此柔软的他会做出那么暴力的事。少年在狱中的这17年,母亲一直监狱学校两边跑,替儿子交作业,递送资料,出席迎新会和说明会等等。

如今儿子终于回到了身边,这个月也和他一起度过17年来的第一个一起庆祝的生日。

冷血的吕伟添不仅剥夺了妻子的生命,也剥夺了一名少年的17年大好时光。当年吕伟添的谈话中频频出现“杀”这个字眼,仿佛剥夺一条生命,就像是你我每天吃饭喝水那样简单平常的事。

梁慧敏认识吕伟添时,也不过15岁,吕伟添19岁。两人交往五年后结婚生子。梁慧敏用了十余年时间,始终没看清伴侣是个会为牟利而杀害自己的人。

躺在枕边的某某正在思考如何谋杀自己的这种带入感,着实令人不寒而栗。

小说一般的案件看完了,只想问一句:如今17年过去了,社会变迁无数,人心有变好一些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