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老龄员工月薪资不到500新元 新加坡算不错了

更新:
2018年11月20日 18:43
日本老人
日本东京的巢鸭商店街是日本老人喜欢聚集的场所,因此这里也成了一条著名的老人街。(联合早报)

不可名状的伤痛。

450新元对你来说是个什么样的概念?一只手机的价格?每个月的零花钱?

在日本,有一大群年龄在65岁以上依然在职场上打拼奋斗的老人,平均月薪就只有3万7000日元(约450新元)。

日本称这群老年人为“银发工”,他们是真正的钱不够用一族。

日本老龄化现状

日本的劳动人力短缺,退休年龄一再延后(日本政府正努力将法定雇佣年龄上限提高至70岁),退休后所领取的养老金远远不够花,加上身体还算健康,迫于无奈只得重投职场。

日本公共电视台(NHK)最近的调查显示,日本对银发工的需求在过去四年内猛增了将近四倍。去年,在日本约1.2亿人口当中,每月被派遣的银发工就多达43万人,四年前这个数字仅有9万多人。

日本政府也在全国设立了900个银发散工派遣站来为劳动力不足的日本各行业安排老龄人手。这些派遣站的数据显示,在派遣站登记愿意打临时工的65岁以上老人有73万人。目前,年龄在65岁以上的老年人占了日本总人口的28%(约3360万人)。

这些银发派遣站发放的薪资并不高,统计为每月3万7000日元(约450新元)。这样的月薪,意味着一日三餐只能吃平均5元的食物(例如当地一份最基本的麦当劳套餐),这还不包括其他日常生活开销。

那日本的平均月收入有多少?日本厚生劳动省今年2月公布的“工资结构基本统计调查”显示,2017年日本企业的正式员工平均月工资为32.16万日元(约3922新元)。可见,打散工的银发工的月薪资远远低于当地平均薪资水平。

服务运输样样来

银发工们的工作内容也并非你我熟悉的,只是在小贩中心收碗盘,或者在麦当劳当收银员。

其实在新加坡打临时工的老年人并不在少数,而且政府也鼓励老人重新进入社会工作,从事相对较低技能的工作如扫地、洗碗、端盘子和保安等,并提供相关培训。

elderly working in food court ST.jpg
在新加坡小贩中心收拾碗碟或打扫卫生的老人家,有不少都已经六七十岁甚至更年长。(海峡时报)

在日本,重返工作岗位的年长者多被雇用为店员和收银员,占总数的22%。其次是运输业和制造业员工,占18%。由于幼儿园和老人院也非常缺乏人手,因此在福祉行业工作的派遣高龄员工也有12%。东京太田区的托儿所去年就雇用60个高龄保姆,显示日本的女性银发族的活跃度提高。

日本政府目前也在大力推广旅游业,因此,酒店旅馆行业近来也积极聘用年长的服务员和厨房助理。

remove grass.png
日本银发族重新求职不易,僧多粥少,不少人退休后当起杂工。(联合早报)

日本九州福冈市的银发人才派遣站设立初期,当局唯恐高龄派遣员工事故,只允许老人做一些简单的工作,例如替街坊整理脚踏车,上老人院帮忙照顾老人。

elderly taking care of elderly.jpg
日本的老人院也开始缺乏人手,现在已到了“老老”看护的时代。(联合早报)

但是,随着人手不足,现在的年长员工有些也被派去球场当保安,或者被派去停车场当监督员,还有一部分甚至涉足运输行业。银发人才派遣站去年接到的雇用合约有1600个,是两年前的25倍。

反观本地,《海峡时报》报道说,我国2017年的正式员工月均收入中位数为4232新元。清洁工人的平均最低工资约为1120元,保安人员约1100元,园丁的月均最低收入则在1300元左右。

红蚂蚁到处咬了一下,发现在本地麦当劳当兼职临时工,每小时约能赚取8新元,如果按全职员工的工作时间(一天64元,一个月22个工作日)来计算,一个月也有约1400新元的收入。在食阁里收碗碟的老人,月薪也有约1200元。那些普通的清洁工人每个月也能赚取约1000新元的收入。

日本银发工的薪资与本地相比,就相形见绌了。

老龄员工事故增多

不过,银发工的激增,也带来了另一问题——安全隐患大大增加,工作场所里老龄员工事故也日益增多。

根据NHK的调查,最容易发生事故的是高龄司机,发生车祸的个案占了事故的19%。一些年长人士被老人院雇去当司机,结果发生车祸,老司机受伤,车中老人也受伤。去年,遭遇事故的派遣老员工为473人,是四年前的6.5倍。

日本政府今年6月在内阁会议上通过的2018年版《交通安全白皮书》则显示:2017年日本交通事故致死人数为3694人,其中2020人为65岁以上的高龄老人,占54.7%,连续第6年出事故的高龄老人都超过半数。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elderly driving.png
日本高龄老人涉及交通事故的人数有增无减。(互联网)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